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没少为她操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刑部的大门外,一辆精致的马车停在那里,马车周围围着层层幔帐,一阵风吹来,有独特的香气从马车里传出来。


        

夜寒一蹙眉,"便是这辆马车的主人说找见了通往城外的地洞?"


        

"是的!"


        

那士兵的话音刚落,马车的帘子被人掀开了,一个婢女从里面走出来。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穿浅色罗裙的女子,那女子有着圆圆的大眼,由浅入深的远山眉,嘴边两个大大的酒窝,笑起来矜贵中带着几分疏离冷漠,她道,"王爷!"


        

夜寒一一愣,西召公主?


        

"臣妾听说王爷近日四处寻找一条能通往城外的密道,于是就和丫鬟帮着寻找,今日清晨终于在城边的一间破庙里有所发现,所以特意前来告诉王爷!"


        

夜寒一闲闲看她。"城边的破庙里?"


        

"是的,臣妾怕臣妾弄错了打扰了王爷,特地让人从那条密洞里试了试,果真能通往城外!"


        

夜寒一脸色一变道,"带路!"


        

破庙前已经有官兵围着,看见夜寒一过来,那人忙让出一条道来。


        

"王爷!"


        

夜寒一没说话,他大步走进破庙。果然在那庙里的佛像前,看见了一条被人为破坏的地洞口,洞里黑压压的,隐隐有风从里面吹出来。


        

夜寒一皱了皱眉毛,抬腿朝着地洞里走去。


        

柒风连忙跟在他身后。


        

公主和那小婢女对视了一眼,也跟在他们后面。


        

密洞显然是刚打通不久的,地上还有凌乱的脚印,夜寒一随着那些脚印走,大约半个时辰后,看见前面传来丝丝亮光。


        

"王爷,前面就是出口了!"柒风高兴道。


        

夜寒一正准备加快步伐,突然身后传来"哎呦"一声,随即就是"乒菱啪啦"一阵响,掺杂着那个小婢女惊慌失措的声音,"公主!"


        

夜寒一回头,就看见不远处的台阶下。西召公主正奄奄一息的躺在那里。


        

那婢女则跑过去道,"公主,你怎么样?"


        

夜寒一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出口,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朝着西召公主走过去。


        

"还能站起来吗?"这个女人,着实麻烦!


        

公主的样子楚楚可怜,"伤了脚,只怕是不能了!"


        

夜寒一皱了皱眉毛,一把将她抱起来,继续冲着洞口的方向走去。


        

外面是一片荒野,从这里望去不远处,就是京城通往别处的官道。


        

柒风瞧着地上凌乱的脚印道,"王爷,那些人应该就是从这里逃走的!"


        

"你让咱们的人兵分三路,从这里开始搜查,看看那些人是逃往了什么方向!"


        

"是!"


        

"慢着!"柒风的话音刚落,从地洞里突然钻出来一个脑袋。


        

只见那个脑袋灰仆仆的,只剩下两只大眼睛半敛着,带着一丝狡猾的味道。


        

夜寒一阴了脸,"摔了一跤?"


        

这个女人刚生了孩子不久。不在家里好好呆着,到处乱跑什么?


        

揽月撇了一眼夜寒一抱在怀里的公主,扯起个嘴角道,"刚才不太小心……"


        

夜寒一没等她说完。就将怀里的公主朝着柒风怀里一扔,直接将揽月抱起来道,"回去!"


        

他记得他小时候在宫里的时候,那些娘娘们若是生了孩子。连床也不敢下,整日里想着法子保养,这个女人倒是好,不再床上乖乖的躺着也就罢了,竟然还到处乱跑。


        

站在旁边的柒风很是无语的看着突然被扔到他怀里的公主,放下也不是,不放也不是,那样子如同抱了一个烫手山芋,脸上的表情很是滑稽。


        

公主则缓缓沉下了脸,她看着揽月灰头灰脸的在夜寒一怀中道,"王爷,臣妾这次来。是有要紧事跟你说的!"


        

"什么要紧事会比你的身体还重要?"


        

揽月从怀里掏出几张画像道,"这些是臣妾根据家中下人的描述,整理出来的,你让士兵拿着去问问。看看通往城外的这几条路上,有谁见过这些人?"


        

夜寒一低头瞧着揽月画像上的人,虽然看起来凶神恶煞,倒也有了几分样子!


        

"拿下去,挨家挨户的询问!"


        

"是!"


        

夜寒一说完就抱着揽月直接上马,柒风跟在他身后道,"王爷,这公主……"


        

"送她回城。请叶太医给她瞧瞧!"


        

"是!"


        

公主没有说话,只是一双拳头紧紧的握着,那样的一个女人,究竟什么地方比她好!


        

慕容府。管家看见夜寒一抱着揽月从车上下来,正准备上前行礼,夜寒一已经大步朝院子里走去。


        

揽月瞧着他阴沉的脸,犹豫道,"王爷,去落雪的房间!"


        

她还有些事情想和落雪说。


        

夜寒一没说话,转身朝落雪房间走去,只见他进了落雪房间。直接将揽月放在落雪的床上道,"来人,去王府让管家给王妃送些补身子的东西过来,半个月之内不许王妃下床!"


        

落雪。"……"


        

子轩,"……"


        

揽月揉了揉鼻子,"王爷,还是回臣妾的房间吧!"


        

这可是落雪的床,她不下床,那落雪睡哪!


        

夜寒一睨了她一眼,直接抱她起来,回了揽月出嫁前的房间。


        

整整一天,揽月果然没有下床,她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想不通夜寒一为什么突然就把她关了禁闭,莫非是因为她摔了一跤的原因?


        

更让她郁闷的是,这府中的下人得了夜寒一的吩咐,每隔一个时辰就送一次燕窝粥来,还必须吃完,吃的她很是上火。


        

第二天。落雪趁着夜寒一不在的时候偷偷来瞧她,揽月躺在床上,看着落雪的表情也是讪讪的。


        

倒是落雪怕揽月因为这个跟王爷生气,安慰她道。"王爷这也是为长姐好,哪有人生了孩子不好好躺在床上休息的,万一得了病根可如何是好!"


        

子轩则摸着自己的鼻子,不知道寒王倒是看上他这个姐姐什么?


        

要说她的长相。还没有他的二姐和三妹好,要说脾性,除了会逞英雄到处惹是生非,再也无半分优点。


        

他记得他爹以前为了这个,可没少为她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