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二百二十五章 给你个机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只见揽月让那些士兵将他们的长箭箭头朝下放进桶中,又朝着桶中加了水,最后从自己的袖子里拿出一包东西洒进桶中。


        

子轩一愣,"你……那你那是什么?"


        

揽月面无表情道,"毒!"


        

其他士兵一听,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没说话。只有肃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想着他这个皇婶倒是和他皇叔越来越像了。


        

"王爷,那个将领又开始在城楼下骂了!"


        

子轩道,"让他骂,反正我们也听不见!"


        

揽月瞧了子轩一眼,半眯着眼睛道,"你不是一直想要揍他吗?今日给你一个机会!"


        

子轩诧异道,"你……你同意我下去和他单挑了?"


        

她不是一直不让打开城门吗?


        

揽月笑了笑,意味深长道,"不是单挑,是群殴!"


        

城楼下,那个将领骂的正欢。突然看见城门打开了,揽月一马当先,身后则是黑压压的北燕士兵。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那将领没想到自己的激将法真的起了作用,脸色一喜道,"既然你们找死,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来呀,攻城!"


        

震耳欲聋的鼓声响起,揽月朝着子轩使了个眼色。子轩举起自己的长矛就朝着那个将军刺过去,"小爷我今日非要把你剁成碎片!"


        

敢骂他是他姐养的小白脸,看他不把他一层一层的剥了……


        

揽月身后的那些士兵则依然不紧不慢的跟着揽月。


        

只几息功夫,那些东夷士兵就冲到了离揽月他们五米的地方。


        

就在这时,肃王一挥手,他身后的士兵就齐刷刷的从背上拿出一面盾牌,那些东夷士兵正想着他们是要做什么的时候,那些士兵突然将盾牌一翻。


        

盾牌那一面是光滑的无比清晰的铜镜,如今被这火球般的,明晃晃的太阳一照,耀眼的光柱直直的射到了对面。


        

那些东夷士兵刚才对面的树荫下冲出来,原本就被太阳照的有些睁不开眼,如今又被这么多铜镜同时一照,别说前进了,连眼睛也无法睁开。


        

那个将领看见情况不对,想要撤兵。却听见肃王声音低沉道,"射!"


        

只一瞬间,许许多多的长箭就如同雨滴一般密密集集的朝着那些东夷士兵射过去。


        

那将军大惊,他原本看见北燕士兵手拿着铜镜,本已经觉得有些不妙,没想到他们身后竟然还藏了箭队!


        

子轩看见那将军分神,顿时一箭朝着那将军的胸口刺去,那将军连忙侧身,可即使如此,那长箭依然刺穿了他的肩膀。


        

离他们不远的地方,那些东夷士兵被巨大的强光照的睁不开眼睛,有些聪明的转过身想来逃,可不等他们逃出两步,身后已经有长箭呼啸着朝他们射过来。


        

一时间,惨叫声,哀嚎声,不停的响起。


        

北燕的士兵许多都没有打的这么痛快过,十分的兴奋。


        

倒是将军在不停地挥着手臂叫唤道,"快撤,快撤!"


        

只可惜已经迟了。无数的东夷士兵倒在地上,更让那将军郁闷的是,那些中箭的士兵无论是什么地方中箭,只要倒下了。就再也没有起来。


        

眼看着那些东夷士兵已经倒下一拨又一拨,那个将军一咬牙,任由子轩一箭刺向他肩膀,他则马不停蹄的朝着揽月的方向疾驰而去。


        

定是这个娘们。定是这个娘们出的诡计,否则他们和肃王打了这么多场仗,怎么偏偏这一场输的这么惨!


        

揽月骑着马站在那些士兵的前面,恰好是强光照射不到的地方。


        

眼看着那将军已经冲了过去,揽月脸色一变,连忙一拍马,朝着一个方向逃去。


        

那将军一看,也急忙翻身上马,直接朝着她追去。


        

只要挟持了她,他就能逼着肃王打开城门,至于今日被他们射杀的这些士兵,这笔账。他会留着跟他们慢慢的算。


        

子轩看见那将军竟然去捉揽月了,也连忙上马去追去,只不过他的动作慢了些,所以只能遥遥的看着那将军和揽月一前一后的奔跑着……


        

转眼间。三人已经跑出了肃王他们的视线,那将军瞧着面前的森林,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笑,这娘们他可是眼馋许久了,看来他今日可以好好的尝一尝了。


        

子轩则在后面急的大喊道,"姐,你快跑,你快跑!"


        

就在这时。揽月身下的马突然一个踉跄,揽月就摔了出去,只见她慌忙从地上爬起来,继续朝前跑。


        

那将军则哈哈一笑道。"小娘们,我看你还是乖乖的投降吧!只有你听爷的话,爷保证,你可以跟着爷吃香的,喝辣的!享不完的荣华富贵,可比跟着肃王那个窝囊废强多了。"


        

揽月没有说话,只是踉踉跄跄的朝前跑着,那个将军一看。更加得意,就在他准备进一步行动的时候,突然,他的马脚下一空。连人带马重重的摔进了一个窟窿里!


        

跟在后面的子轩一愣,连忙下马上前。


        

只见一个巨大无比的坑里,无数尖锐的木桩倒插在里面。只可惜那将军是和他的战马一起摔进去的,此时他的战马已经被插的浑身都是窟窿,而那将军却毫发未伤!


        

"臭娘们,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困住老子吗?"那将军看了一眼已经七窍流血的爱马,气的大骂道。


        

这马可是东夷皇上赐给他的汗血宝马,没想到竟然就这样死了。


        

揽月冷笑,子轩则有些不放心道,"姐,你说他会不会跳上来!"


        

子轩的话音刚落,那将军的袖子里突然飞出一个虎爪,只见他使劲一轮,那虎爪就抓到了岸边的土壤里,随即他几个跃进就离开了那个大坑。


        

子轩瞧了瞧揽月,又瞧了瞧那将军。咬着牙就冲了上去。


        

他虽然打不过此人,可也不能眼睁睁瞧着他在此欺负了那个女人。


        

揽月也不说话,她看了看四周,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下。


        

子轩和那将军大战十回合之后。一回头,就看见揽月在坐在树下乘凉,在她身后还站着小三和平安,柒风。


        

子轩一愣。"你……"


        

揽月睨他,"几年不见,让我看看你的功夫长进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