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挟持容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一早,肃王果然集齐了所有士兵朝着兴城进攻,如今的兴城被炸的四处都是缺口,他们的人很是容易的就攻了进去。


        

不过让他们想不到的是,城中竟然空无一人,子轩瞧着四处被炸得无比凄凉的房屋,朝着揽月身边靠了靠道,"长姐。你说那东夷的人不会学咱们吧!"


        

揽月眯起眼睛,肃王则连忙下令道,"退出兴城,将这里包围!"


        

如今的兴城不但没有粮食,就连蔬菜也很少,他倒要看看,这些人能在这样的地方撑多久!


        

"是!"


        

城外,子轩瞧着这一城的狼藉,蹙着眉道,"长姐,是不是他们多久不出来,咱们就得在这里等多久?"


        

万一他们将自己的马什么全杀了。在这里撑个数月什么的,那他们岂不是要在外面等数月?


        

"他们很快就会出来!"


        

子轩一愣,"为什么?"


        

"肃王已经让人在这里的河水中下了毒,如今这么热的天,那些人没有水,只怕撑不过两日!"揽月淡淡道。


        

子轩一喜,对呀,只要没有水源。他们即使有山珍海味,也撑不了几日!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子时,揽月正在小憩,突然一阵嘈杂的声音响起,只见许许多多的黑衣人从夜色中冒出来。


        

他们朝着揽月他们靠近之后,从手里拿出一样东西"咣当咣当"扔在揽月她们面前,随即,大量的浓烟冒出来。


        

揽月暗叫了声不好,还没有顾上说话,无数的厮杀怒吼声已经从浓烟的另一头传过来。


        

北燕士兵被那些浓烟呛的半天反应不过来,那些东夷士兵则举着长矛,直接穿过浓烟,刺向站在浓烟后面的北燕士兵。


        

一时间,无数的闷哼惨叫声传来,子轩脸色一变,连忙想护在揽月跟前。谁知他才动了一下,已经有数十条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揽月四周。


        

"快,你们去助肃王一臂之力,平安留在我身边就行!"揽月开口道。


        

小三和柒风还有那些暗卫们一听,连忙越过那些浓雾,朝着肃王附近的那些东夷士兵杀去。


        

那些东夷士兵能暂时性压制住北燕的士兵,凭的是占了先机,如今被小三和柒风他们在身后一搅和,顿时乱了阵脚。


        

再加上浓雾也逐渐散去,北燕的士兵这才怒吼一声,拨出腰间的长剑冲了上去。


        

只片刻之间,整个兴城就血雨腥风。


        

无数的士兵倒下,腥红的鲜血顺着青砖的缝隙缓缓流畅。


        

不过如今北燕的士兵明显的要比东夷的多出许多,再加上有小三柒风,还有那些暗卫助阵,只两刻钟的时间,东夷的士兵便渐渐有些力不从心。


        

又过了两刻钟,剩下的东夷士兵已经不到两万,北燕的士兵则越战越勇。


        

子轩看着东夷已经大势已去。对着揽月道,"长姐,这里太阳大,再不你找个地方避一避!"


        

揽月听着正准备找了地方避避。眼睛的余光突然看见不远处,一个副将模样的人正和容王在搏斗!


        

而且那副将长得五大三粗,容王俨然不是他的对手。


        

揽月脸色一变,"平安。快去救容王!"


        

她虽然对他恨之入骨,可他好歹也是北燕的皇子,绝不能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在东夷士兵的手里。


        

平安一看,连忙去帮容王。


        

那东夷副将瞧着揽月的神色,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他一把抓过容王,长长的剑直接搁在他脖子上道,"别动!"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容王则吓得脸色大变道,"四哥,救我!"


        

肃王蹙了蹙眉,目光落在那副将的脸上。


        

那副将看见容王竟然喊肃王四哥。顿时"哈哈"一笑道,"原来还是名皇子,看来老天待我们不薄!"


        

肃王沉下脸道,"你想怎么样?"


        

那副将冷哼。他知道如今以他身边的这数万人,想要拿下北燕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不过他们的大将军被这些人大卸八块,着实可恨,若是他们就这样退兵,岂不是太便宜他们了?


        

"让我放了他也行,不过得换那个女人过来,还有。要放我们离开,等我们到了东夷,自然会放了那个女人。"


        

肃王不用看也知道他口中的那个女人是谁,只见他面无表情道。"不可能!若是你们想活着离开这里,最好放了手中的人质,本王或许可以考虑饶你们一条性命!"


        

其他东夷人一听,忙纷纷躲到那将军身后,一双双眼睛警惕的看着肃王他们。


        

"少废话,要想让此人活命,最好按我说的去办,否则……"那副将说完。手中的长剑朝着容王的脖子上轻轻一用力,一条鲜血从容王的脖子上留下下来。


        

揽月皱了皱眉毛,如今这些东夷人已经是穷途末路,若是不按他们说的办。或许他们真敢杀了容王。


        

肃王则冷笑一声,继续道,"你可知你手中的人明明是位皇子,可是为什么却穿着士兵的服饰吗?"


        

那副将一愣,果然看见容王身上只是普通士兵的服饰,不但如此,看他的样子,似乎很是落魄。


        

"那是因为他数年前试图谋反,我父皇一气之下,夺了他王爷的身份,将他贬为庶民,还将他发落边境,生死有命!你以为你仅凭着他,就能挟持我皇婶,离开北燕!"


        

那副将原本以为揽月是肃王的夫人,如今听见他叫她皇婶。脸色微微一变道,"寒王妃?"


        

就是那个据说在北燕第一个站在朝堂上的女人?


        

她的行事作风倒是和寒王有些像!一样的阴险狡诈!


        

其他东夷士兵听肃王这么一说,脸上纷纷露出失望的表情。


        

他们原本以为抓到了一个什么紧要人物,没想到却只是一个被皇上遗弃的皇子!


        

容王则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没有说话,他知道肃王说的是事实,也是为他好,可一想到自己以前锦衣玉食的生活。他的心中就满是悔恨,即使他这辈子都只是一个闲散王爷,也比他如今的状况要强上许多倍。


        

落毛的凤凰不如鸡,说的大抵就是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