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二百三十二章 寒王会不会死给他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揽月趁着那些人都垂头丧气的时候,给小三使了个眼色,小三来回看了看,看见没人注意他,这才一步一步朝着旁边移去。


        

"你们若想活着离开北燕,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放开手中的人,本王许诺你们。放你们离开!"肃王声音沉稳道。


        

那副将冷哼一声道,"许诺?许诺值几个钱,万一你反悔了呢?"


        

"本王的许诺自然算数,若是你们不信,本王也没有法子,不过你们想带他走,那是绝不可能之事,他虽然被我父皇遗弃,可终究是皇族血脉,由不得你们随便羞辱!"


        

那副将眼睛一眯道,"若是我们执意要带他走呢?"


        

肃王的脸色沉了沉,"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那副将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笑。他道,"看来肃王根本就没有把这位胞弟放在眼里!还是肃王看见你这个弟弟落魄了,连肃王也瞧不起他。"


        

容王的身子紧绷,却垂着头,没有抬起来,是他想要杀他们在先,说到底,错的是他。


        

肃王冷笑一声。脸上的神色不见丝毫得不悦,他道,"你以为你的挑拨离间会管用吗?有这时间,你还是好好想想,怎样离开这里吧!"


        

那副将的心思被看穿,气的脸色一变道,"你……"


        

"本王只给你一炷香时间,一炷香之后,你要是还决定不了,那本王就不客气了!"


        

那副将还想说什么,可看着肃王已经移开的眼神,终究没在说话。


        

他身后的几个士兵则凑上前去,几个人低声不知道说些什么?


        

揽月瞧见离他们不远的一棵树下,小三正屏住呼吸站在那里。


        

片刻之后,那副将抬起头来,他道。"肃王不让我们挟持人质,那便是空口无凭,若是肃王反悔,在我们身后下黑手呢?我们又如何保证我们的安全。


        

揽月嘴角微微一勾,此人倒是有点脑子。


        

"本王乃是本燕的太子,本王说会放你们离开,就会放你们离开,你们要是不信本王也没有法子!"


        

那副将脸色一变,"那肃王就是没有诚意了?与其这样,我们还不如背水一战,这样还能多拉几个人当垫背,省的死的憋屈!"


        

"本王有意放你们离开,若副将要是这样想,本王也没有法子!"


        

那副将的眼中闪过一丝凶光,手中的长剑直接就要朝着容王的脖子上划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东西突然打在他手上,那副将吃痛,手中的长剑"噗通"一声掉在地上。


        

下一刻,一个身影已经出现在他面前。


        

那副将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把长剑已经直直的刺入他的胸膛。与此同时,柒风则快速的跃过去,一把拎起容王离开了那些东夷士兵的包围。


        

那些东夷士兵看见他们的副将被杀,怒吼一声正准备上前。肃王已经开口道,"你们的副将已经死了,还不束手投降。想想你们在家中的妻儿,若是你们投降。本王会考虑饶你们一命,若是你们不愿意,本王也可以杀了你们!"


        

他这样一说,北燕的士兵忙"哗啦"一声抽出腰间的长剑。


        

他们被这些东夷士兵欺负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有个翻身虐他们的机会,又怎么愿意错过。


        

那些东夷士瞧着这一幕,又瞧着已经倒在血泊中的副将,和站在那里的小三,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哐当"一声,扔下了手中的长剑。


        

他们已经离家多时,若是能活着回去见自己的妻儿。谁愿意死在异乡!


        

肃王松了口气,"来人,把他们绑了,带回京城由父皇发落!"


        

"是!"


        

"月儿。谢谢你!"肃王身后,容王轻声道。


        

揽月没搭理他,正准备离开,肃王已经一本正经对容王道,"他是咱们的皇婶,又是你的救命恩人,以后,你要叫她皇婶。不能叫她的名字!"


        

揽月原本想要离开的脚步顿了顿,想着这肃王中规中矩的性子,以后当了皇帝会不会变成一个老迂腐!


        

子轩则几步上前,直接插在容王和揽月中间。他向来不喜欢此人,对他大姐拍马奉承也就罢了,还和他三姐眉来眼去,当初他就想不明白,他大姐和三姐为什么会看上他。


        

如今,他知道他欺负了他三姐,还试图杀害他长姐,越发的讨厌他了!


        

容王被肃王一顿呵斥。只得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过他父皇曾经下令,不许他回京,所以他只得继续留在边境。不能跟着大部队回去!


        

一日后,肃王大胜的消息就传到了京城,京城百姓结红菱,穿新衣,载歌载舞。


        

这一段时间,打仗的阴影一直围绕在每个人的心中,即使京城的百姓,也无法在输了二十座城池之后,淡定自若。


        

尤其是那些存了一些家业,已经准备移居别国的商人,听说北燕士兵赢了,他们也不必再搬家了,顿时大喜,有的竟然还公开放粮,以表达自己的喜悦之心。


        

皇宫内,皇上一边频频向王公公询问揽月他们什么时候回去。一边盯着面前的一张纸发呆。


        

王公公看他杂眉皱的很是纠结,犹豫了一下上前询问道,"皇上为何事忧愁?"


        

如今肃王已经大胜,人人都在为此人高兴。怎么皇上反而愁起来了。


        

只见皇上的手指轻轻的磕了一下面前的桌子道,"你看,这是朕答应给那个女人的封号,可有什么不妥?"


        

王公公一愣。忙凑上前去看了看,国夫人?


        

"皇上,这没什么不妥呀!"


        

这可是女子最高的封号了,且只有先祖的时候,曾经出过一位国夫人!


        

据说那也是一个奇女子,不但打仗谋略样样皆通,就连先祖的皇位也少不了她的帮助,所以先祖才封她为国夫人。


        

皇上的杂眉皱起,"你确定没什么不妥?"


        

王公公不知道他哪里觉得不妥,只得躬着腰道,"恕老奴愚笨,着实看不出哪里不妥!"


        

"哼。国夫人,镇国公,你有没有觉得此二人听起来就像夫妻!"


        

王公公脸色大骇道,"皇上,这……"


        

"看把你吓的,朕只是觉得这样一来,便宜了那镇国公了,不如这样,朕除了封那个女人为国夫人外,还封她为一品诰命,这样一来,也算压了那镇国公一头!"


        

王公公这才道,"皇上英明!"


        

若是寒王听到皇上刚才那番胡说八道,不知道会不会死给他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