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二百三十六章 自求多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公主直接拿起手中的匕首朝着灵香刺去。


        

灵香将双手背在身后,身子微微一侧就躲过了小公主这一剑。


        

小公主一剑没有刺中,再次回头,只见她手中的匕首又快又急,刺的却是灵香的心脏。


        

这次,灵香的身体弯成拱桥的弧度,堪堪躲过了小公主那一剑。


        

"已经两剑了!"


        

小公主没有说话,她趁着灵香身子还没有完全立住的时候。迅速出击,这次刺的却是灵香的后背。


        

灵香的身子凌空跃起,等小公主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立在了小公主的身后。


        

小公主的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再次朝着灵香刺去。


        

这次,她一连刺了几刀,可灵香的身体不是忽左,即使忽右,无论小公主如何努力,都刺不中他半分。


        

"十剑已经够了,公主即使再刺下去,也刺不中我。所以公主还得再好好练习才是!还是一事我想告诉公主!"


        

灵香说到这里,瞧了一眼公主的小脸,这才道,"我今日会带公主回东夷,从现在开始,公主就是我的太子妃了!"


        

小公主的脸瞬间没了血色,她瞧着灵香,良久道。"你想把我像鸟儿一样圈起来!"


        

灵香回头,他的脸上依然是娇媚的笑,声音听起来闲闲散散道,"公主说什么呢?难道公主不喜欢灵香吗?"


        

公主瞧着他,定定道,"我不喜欢你!"


        

"可灵香喜欢公主。"灵香说完,瞧着外面湛蓝的天空道,"没了公主,灵香总觉得生命中少了些什么?"


        

公主的身形一滞,良久道,"我不想当鸟!"


        

"那公主要如何才肯跟灵香走?"


        

公主,"我想我父皇,我想回皇宫!"


        

"公主放心,去了东夷,我会给公主建一座跟北燕一样的公主府,若是公主想。我还可以让人去北燕,将公主喜欢的侍从都带到东夷,这样公主便能和在北燕一样了!"


        

一直站在门外的桃花眼抬头望天,然后轻轻叹气。


        

站在他旁边的侍卫压低了声道,"国师,你说太子不会真的要把这位北燕的小公主带回东夷吧!"


        

这小公主虽小,可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主,若是真去了东夷,当了太子的太子妃,还不把东夷搅的鸡犬不宁?


        

国师没好气的睨他,"你问我,我问谁?咱们这位太子,他决定了的事情,别说是我了,就连皇上,都不一样能阻止,若是他真的执意将那个黄毛丫头带回东夷去,咱们就自求多福吧!"


        

那侍卫垂头,挠了挠耳朵。


        

国师一脚踹他,"本国师还不愁。你愁什么?"


        

"属下……属下这不是整日在太子身边,怕那位北燕公主一时心血来潮,杀了属下吗?"


        

国师冷哼一声,"瞧你这出息。那小公主才练了几日的功夫,她若是能杀了你,你就提头来见我!"


        

那侍卫很是委屈的看了国师一眼,不知道死了还怎么提头去见他!


        

"你是执意不肯放我回家了!"


        

"公主已经嫁给了我。再说公主不知,那东夷的景色可是好的很,不但有公主喜欢的白色的鸟,还有许多公主从未见过的花和树,公主若是喜欢,东夷的夜明珠也是极好的!"灵香继续耐着性子说道。


        

新来的小丫鬟则站在一旁,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不过她从来不知,他们的太子竟然也会这样耐着性子哄一个人。


        

"我要回家!"


        

"公主若是回去了,此生就再也见不到灵香了,或许北燕皇上还会给公主另择佳婿,公主真的愿意吗?"


        

公主看着灵香。良久道,"你是我们北燕的仇人,我是不会嫁给你的!"


        

灵香一愣,随即叹气道。"公主再想想,灵香改日再来看公主!"


        

灵香说完,转身朝外面走去。


        

国师和那个侍卫听见灵香要出来,连忙想要逃,谁知他们才转了个身,带着寒意的男声已经响起道,"站住!"


        

两人一听,连忙回过头来。扯了个笑脸道,"太……太子!"


        

"可是全听到了?"


        

那小侍卫点头,国师摇头。


        

灵香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目光落在那小侍卫身上。"既然你听见了,就在这里护着太子妃吧!以免她做什么傻事!"


        

那小侍卫知道这不是一个好差事,可又不敢说不,只得苦着脸道,"是!"


        

南夏,清芷瞧着站在她面前的小太监,大大的翦眸缓缓勾起道,"你说东夷大败?咱们的人也全死了?"


        

"是的娘娘。咱们秘密借给东夷的五万士兵全都死在了北燕,还有一些被北燕擒了去,做了俘虏!"


        

清芷眯起眼睛,"你说咱们的人被擒了去?"


        

那小太监道。"据消息说北燕擒住的那一万人,是最后仅存的那一万人,想来中间应该有咱们的人!奴才还听说,打赢此战的是一个女人,大家都叫她什么寒王妃,北燕皇上为了嘉奖她,还封了她为国夫人,外加一品诰命!"


        

清芷一愣,随即嘴角勾起绚丽的笑,国夫人,一品诰命,她的这位长姐倒是在北燕混的水起风生。


        

"你下去吧!


        

"是!"


        

皇宫外的一处民宅里,看守房门的侍卫看见清芷,连忙上前行礼道,"见过娘娘!"


        

"起来吧!"


        

"谢娘娘!"


        

"打来房门!"


        

"是!"


        

门"吱"的一声打开了,一股腥臭从里面传出来。清芷嫌恶的在自己的鼻子前面扇了扇,这才拖着长长的裙裾走进来。


        

杂乱腥臭的房间内,慕容丞相坐在一个角落里,他的头发已经全部变白。原本方正的脸也瘦的皮包骨头,只是一双眼睛依然闪着让人无法小觑的光芒。


        

看见清芷,慕容丞相冷冷的哼了一声,眼中却是明显的嘲讽。清芷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脸上的笑却越发的魅惑。


        

她道,"没想到爹也有这样狼狈的时候,要是让我那长姐看到了,可是要心疼了!"


        

"老夫的安危不用贵妃娘娘操心,贵妃娘娘要是闲的无事,就离老夫远些,省的脏了老夫的眼睛!"


        

清芷一滞,随即笑的梨涡浅浅道,"我知道爹从小就厌恶我,可爹要怪就怪自己没有杀了我,由的我长到现在,这才给了我好好报答爹的机会!"


        

慕容丞相冷笑,他道,"老夫光明磊落一辈子,你以为老夫会被你这样一个妖妇给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