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朕还能打她一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马车的帘子掀开了,公主从马车上袅袅婷婷的走下来,她今日穿着水色襦裙,里面是浅色中衣,长长的裙裾拖在身后,灵气四溢的大眼睛带着女子特有的矜持清冷,还带着几分高贵,倒是一个公主应有的模样。


        

揽月半敛着眼睛。看见公主缓缓朝她走过来,"慕容姑娘这么急匆匆的,是要去哪里?"


        

"就是,也不知看着路,冲撞了我们公主,你能担得起吗?"


        

揽月眯着眼睛,琢磨着此二人的目的,她可不相信,他们真的只是不小心撞在了一起,然后闲话家常的。


        

"慕容姑娘这是看不起本公主?"本公主的脸色沉下来,声音带着一丝凌厉道。


        

揽月瞧着她想发难的样子,想着莫非她在夜寒一那里碰了钉子。然后就盯上了自己这个软柿子?


        

"公主应该叫我寒王妃才是!"


        

公主脸色一僵,随即浅笑道,"若本公主记得没错,北燕皇帝给我父皇的信中说,寒王已经休了慕容姑娘,本公主才是未来的寒王妃!"


        

揽月冷笑,此人果然是来找茬的!


        

不过估计要让她失望了。


        

"公主记错了,我和寒王。是我休了寒王,不过寒王没有同意,所以如今,我还是寒王妃!"


        

"大胆,你们这是公然欺瞒我们皇上吗?我们公主来这里可是来和亲的,你是寒王妃,那我们公主是什么?"揽月心情不好,也懒得和她周旋,她面无表情道,"你们公主是什么,自然是要问你们皇上,至于我……我虽然是寒王妃,可依然不知道你们公主是什么?"


        

那婢女一听揽月竟然敢说公主是什么,脸色一变,指着揽月的鼻子骂道,"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这样说我们公主?"


        

揽月笑了笑,她瞧着四周来往的行人,突然伸出手,"啪"一巴掌朝着那小婢女脸上狠狠的扇去!


        

她若以为她是个好说话的,那她就是看错人了,她是个什么东西?她要让她知道自己才是个什么东西!


        

那婢女不可思议的看着揽月,急赤白脸道,"你……你竟然敢打我?"


        

"慕容姑娘不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吗?她是我的婢女,即使她做的有什么不对,也应该由我来管教!"公主沉了脸道。


        

揽月冷笑,她上前一步道,"公主让人撞翻我的马车,不和我道歉,却由着自己的婢女一在出言顶撞辱骂,这就是公主调教的下人,还是公主以为,我会任由公主捏拿,不会反抗?"


        

公主的眉角微微挑起来,看来她是小瞧这位慕容姑娘了。


        

"慕容姑娘虽是皇上新封的国夫人,可我是西召公主。我们身份悬殊,我的下人,就凭慕容姑娘还不配管教!"


        

揽月冷嗤,她道。"我记得公主似乎中意寒王,只可惜有我在,公主便一日都入不了这寒王府的大门,不过公主若是愿意好言相求。我倒是可以劝王爷,让公主做个侧妃,不过那样一来,公主就要每日晨起向我请安了,如此说来,我们还真是身份悬殊!"


        

公主气的脸色一白道,"就凭你,也配本公主给你请安?"


        

"是不配,因为我曾和王爷商量过此事,不过王爷却连个侧妃的位置都不愿给公主!"


        

公主已经气的浑身颤抖,她瞧着揽月那如花的容颜,扬起手臂就直直的朝着她脸上扇去。看她把她这张脸撕烂了,王爷还会不会喜欢她!


        

谁知她的手还没有碰到揽月,揽月已经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啪"一声扇在她的脸上。


        

平安和几个暗卫原本还准备上前。如今听着这清脆的响声,忙缩了缩脖子,想着王妃下手还真是狠。


        

"你……你竟然敢打我?"


        

她可是西召公主,就连她父皇都没有舍得打过她。


        

揽月冷笑,"公主今日将我拦住这里,先是辱骂,又是动手,我就想问问公主。可是我什么地方得罪了公主!"


        

公主气的脸色惨白道,"打人的是你!"


        

揽月握了握自己的手腕,"那是公主技不如人,若是我刚才动作再慢些。只怕已经被公主打了!"


        

"你……好,你今日带着暗卫,本公主是不能把你怎么样,可你别忘了,本公主身后可是西召,你惹了本公主就是惹了西召,你等着,本公主这就去面见皇上。我倒要看看,皇上他会不会为了你,得罪整个西召!"


        

公主说完就气势汹汹的走了,那小婢女一看。连忙跟在她身后。


        

"王妃,怎么办?"平安轻声道。


        

揽月冷笑,"让她去告!"


        

打不了她被皇上打一顿板子,也不能现在丢了颜面。


        

御书房里,皇上正坐在那里看奏折,就看见一个侍卫在门外晃了晃,王公公一看,忙放下手中的动朝外面作曲。


        

几息之后,王公公一脸沉思的走进来。


        

皇上睨了他一眼,"发生什么事了?"


        

王公公叹了口气,"皇上,还真是有一件事!"


        

皇上挑眉,"藏头缩尾的,什么事?"


        

王公公躬着腰道,"皇上,刚才有暗探来报。说……说西召公主刚才在城里撞了寒王妃!"


        

皇上一愣,"公主……撞了寒王妃?然后呢?"


        

"然后公主想打寒王妃,被寒王妃一巴掌扇了回去。"


        

皇上想起公主那娇俏模样,隐隐觉得脸疼。


        

"然后呢?"


        

"然后公主就朝着皇宫的方向来了。说是要来找皇上告状!"


        

皇上"砰"的一声放下手中的奏折道,"你说什么?"


        

"而且看时辰,应该已经快到了!"


        

皇上直接站起来,然后在原地转了转道。"你说她跟那个女人打架,打不过也就罢了,来找朕做什么?"


        

"那公主说,要让皇上给她主持公道,还说她身后是西召国,看看皇上是帮着她,还是帮着寒王妃!"


        

皇上的眉皱的跟绳子似的,"她这不是坑朕吗?那寒王妃刚刚打了胜仗,又封了国夫人,公主这个时候找朕给她主持公道,难道朕这个时候还能打她一顿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