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慕容丞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事我已经决定了,况且皇上已经封你为三品大员,你要留在京城帮着肃王,万一有什么危险也可有个照应!"


        

子轩的嘴巴撅了撅,虽然不愿意,可还是道,"那……那好吧!"


        

"长姐,我娘的事情可有了眉目?"这次开口的是落雪。


        

这一段时间肃王也四处打听。想知道何人会用那样的匕首,只可惜却没有任何线索。


        

揽月顿了一下,"暂时还没有,王爷已经让人将那张图纸四处扩散,寻找,一定能找到的!"


        

"嗯!"


        

"等找到了那人,我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给娘报仇!"子轩红着脸道。


        

揽月犹豫了一下,没说话,不过此事说来蹊跷,那些劫走她爹的人明明是南夏的人,可这南夏人中无论是贩夫走卒,还是宫中的高手武士。无一人用这样的匕首的,莫非杀她二姨娘的是其他人……


        

到底是什么人呢?


        

第二天早上,揽月一早就出发,和她一起去的还有夜寒一,柒风,平安,小三,蝉衣。那一干暗卫,二丫则留下照顾子墨。


        

揽月虽然舍不得这个小人,可去南夏比西召更加危险,所以她不能带着他。


        

一路披星戴月,大约半个多月,才赶到南夏的边境。


        

已是秋日,南夏的百姓皆穿上上略厚的长衫,街上的店铺人来人往,倒是一副繁华鼎盛的模样。


        

"小姐,这南夏这么大,咱们去什么地方找老爷!"


        

揽月犹豫了一下,"去京城!"


        

清芷在京城,她爹想来也在京城。


        

夜寒一将目光赞许的落在揽月身上,这个女人,果真比以前聪明了许多。


        

几人晚上在边境住了一晚,第二天就又开始日夜兼程的赶路。大约十日之后,才看到南夏京城高高的城门。


        

南夏京城极为雄伟壮观,不但普通的房屋要比北燕的高大,就连房檐上的装饰,也大多粗狂雄伟,路上行人穿着简单舒服的服侍,和北燕娟秀精致的衣服截然不同。


        

夜寒一和揽月先带着众人去成衣店一人买了一件衣服,这才找了间离京城最近的客栈住下。


        

吃饱喝足后,揽月就住在窗前的小几上看着外面发呆。


        

夜寒一过来道,"在想什么?"


        

"王爷,你说我爹若真是被清芷挟持的,她会把他藏在哪里?"


        

"南夏皇宫规矩森严,若是慕容丞相真的是被她挟持到这里的,那她应该会把他藏在宫外!"


        

"宫外?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清芷必定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前来查看。平安,你和小三每日轮流在宫门外盯着,要是看见清芷,立马来报!"


        

"是!"


        

"王爷,咱们下午就去四处找找,看看这西夏京城有什么可以藏人的地方。或许会有线索!"


        

夜寒一道,"好!"


        

稍作歇息,揽月让小三给他们易了容,这才和夜寒一带着蝉衣柒风上了街。


        

街上栽了大片的梧桐树。两旁店铺林立,揽月和夜寒一坐着马车一边穿梭在四通八达的小路上,一边注意四周的民房。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可两人坐着马车在大街小巷行走了两个时辰,遇到一些荒废或者奇怪的宅院。也挨着探寻了一遍,却没有找见一丝线索。


        

傍晚时分,揽月重新回到客栈,她匆匆用了一些饭,就再次和夜寒一朝着外面走去。


        

这次,她则挨着各个店铺找,她爹虽然位居丞相,可他行事向来低调,和南夏的人更是毫无交集,若是有什么得罪南夏的地方,那唯一的就是当初因为她,曾经得罪过清芷。所以若是她爹真的在南夏,那一定是清芷所为。


        

可据她所知,清芷现在是南夏皇上的嫔妃,若她爹真的是清芷抓来的。无论因为什么原因,她都不可能将他囚禁在宫中,唯一的地方便是宫外。


        

"王爷,你说清芷会不会将我爹囚禁在了哪处民宅的地牢里?"


        

否则他们怎么会一丝线索也没有!


        

夜寒一蹙眉,"这南夏京城极大,若清芷真的将慕容丞相藏在这里,咱们想要找见,只怕很难!"


        

毕竟这许多大户人家的宅院。他们是很难进去查看的。


        

揽月没有说话,她瞧着天上漫天的霞光,让马车缓缓前行。


        

拐过一个弯后,突然。揽月看见前面不远处,一个乞丐坐在那里。已经立秋,他身上依然穿着单薄的夏衣,花白的头发就那样乱糟糟的披在身后,和许多在街上乞讨的乞丐并没有两样。


        

可揽月依然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这个从小到大,用性命护了她一生的人。


        

揽月飞奔下了马车,直直的朝着慕容丞相跑去。


        

夜寒一和蝉衣他们也认出了慕容丞相。可他们刚刚跟在揽月跑了两步。突然看见揽月停在了那里。


        

她的目光定定的落在慕容丞相的身上,却没有在上前半步。


        

"王爷,慕容丞相周围有人看守!"


        

夜寒一眯眼,没有说话。


        

良久后。揽月的神色终于恢复了正常,只见她缓缓上前,去的却是慕容丞相旁边的一家店铺。


        

那家店铺外挂着焦黄的烤鸭,有三三两两的人正在那里排队。


        

揽月排在最后面,轻声叫,"爹!"


        

坐在不远处的慕容丞相一愣。


        

揽月又道,"爹,是我,月儿!"


        

慕容丞相的双唇抖了抖,目光缓缓落在揽月身上。


        

那……那是她的月儿,月儿来救他了,月儿来救他了!


        

"月儿可是想买烤鸭?"夜寒一上前,将手搭在揽月肩上道。


        

慕容丞相听着这无比熟悉的声音,干枯的嘴角缓缓勾起,寒王,寒王也来了。


        

他身后那是……那是蝉衣和柒风。他们的走相,他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他们都来了,都来了。


        

揽月点头道。"我闻着这边的烤鸭很香,想买一只尝尝!"


        

夜寒一拿出一锭银子给她道,"那便买吧!"


        

揽月艰难的扯起嘴角,她朝着前面移了几步。看见店小二热情道,"呦,夫人想买烤鸭?"


        

"来一只嫩一些的!"


        

"夫人稍等,马上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