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二百四十九章 花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揽月回去的时候,夜寒一正坐在房间内喝茶,揽月瞧着他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和站在他身后的柒风和小三,很是无语。


        

这两日平安在皇宫门口看着清芷,小三就一直跟着夜寒一混,不到她倒是没想到小三堂堂江湖第一高手,竟然跟着夜寒一混到了拿着麻袋揍人的地步。


        

"今天天气可真热呀!"小三拿手当扇子,一边扇一边有些不自在的说道。


        

柒风和夜寒一则眼观鼻。鼻观心,一副跟自己没关系的模样。


        

揽月坐在他们面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闲闲道,"热吗?我怎么不觉得,你们可是揍人揍久了,出了汗?"


        

小三,"……"


        

柒风,"……"


        

夜寒一,"……"


        

"喂,你不觉得那个叫什么三王爷的人很欠揍吗?他看你的表情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小三理直气壮道。


        

夜寒一抬起头,"所以你揍了他?"


        

小三一愣。"没!没有,我……我只是觉得他该揍,等哪日有机会了,我一定好好揍他一顿!"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下该揽月无语了,这些人竟然公然赖账!


        

"那个,你们饿不饿,我饿了,我去吃些东西!"小三说完"嗖"的一声就不见了。


        

柒风犹豫了一下道。"属下去看看他去哪了!"


        

然后也面无表情的出去了,只剩下揽月和夜寒一坐在那里大眼瞪小眼。


        

正在揽月准备再次开口的时候,门外,蝉衣走进来,"小姐,北燕来人了!"


        

客栈下面,一女子袅袅婷婷的站在那里,她身上披着一件素色披风,垂至脚踝的长发随便绾了一个发髻,眉目清浅,只是嘴角那浅浅的梨涡然人莫名的想起乍寒的初春,盛开在漫山遍野的迎春花,靓丽,温暖,却又带着希望。


        

在她身后,是一匹浑身黑亮的汗血宝马。还有一名长相硬朗的侍卫。


        

揽月的眉毛挑了挑,她记得王爷曾经说过,说那位曾经的花魁已经年近不惑,这……是年近不惑的人?


        

还是他们弄错了!


        

"见过老爷!见过夫人"两人同时行礼道。


        

夜寒一面无表情道,"起来吧!屋里已经备下了饭菜,两人舟车劳顿,先吃些东西吧!"


        

"是!"


        

房间内,夜寒一瞧着已经洗漱完的两人,开口道,"我皇兄近日可好?"


        

"回王爷的话,自从肃王和国夫人大败东夷之后,皇上便龙颜大悦,据说如今比以前更能吃了!只是……只是时常会念叨公主!"


        

揽月想起小公主一脸端庄的样子,心里微微有些难受道,"你回去告诉皇上,等这里的事情结束之后,我们便会去寻找小公主!"


        

"是!小的来之前,皇上让小的给寒王和寒王妃捎几句话!"


        

揽月一愣,"什么话?"


        

"皇上说如今小世子,和肃王还有子轩大人在京城都很好。让寒王和寒王妃不必挂念,早些处理完这里的事情,早些回去!"


        

"好,我们知道了。你回去后也让我皇兄多保重身体,我们不日就会回去!"


        

"是!"


        

那侍卫用完膳后就匆匆离开了,那女子则向着夜寒一和揽月福身道,"不知两位找民女来;可是有事?"


        

揽月将她扶起来道。"我们近日在南夏遇到了一些麻烦,还望姑娘相助!"


        

那女子一愣,笑着道,"夫人还是叫我花柔吧!"


        

揽月笑了笑,"花柔?"


        

"那是民女的父亲给民女起得,虽然这些年一直没人叫,但是听着亲切些!"


        

"好!那我以后就叫你花柔!听说你驻颜有术,做的衣裙也甚是好看,店铺我已经找好,你只需给我们拉拢住一个人便好!"


        

"谁?"


        

"这南夏国的三王妃,听说她甚是注重仪容,这京城内凡是做的好的裁缝店。还有胭脂水粉点,她都是常客!"


        

花柔盈盈行礼道,"夫人放心,我定不会辜负夫人所托!"


        

当天下午。花柔就去了揽月为她租的那家店面,揽月让蝉衣去协助她,自己则坐在客栈的椅子上,自己跟自己下棋。


        

若是如凤乙所说,清芷和那位三王爷的感情真的那么好的话,那如今清芷也快要露面了吧!


        

"什么?三王爷被打了?"皇宫内,清芷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小太监,有些不可思议道。


        

"回娘娘的话。的确如此,听说打三王爷的是三个蒙面人,且功夫极好,他们趁着三王爷刚刚下了马车。用麻袋罩在三王爷头上,打了他一顿就逃了?"


        

清芷眯起眼睛,"那三王爷可有什么地方受伤?"


        

"除了被打的鼻青脸肿之外,倒也没有别的什么事情?"


        

清芷没说话,她半敛着眼睛瞧着窗外半晌,这才道,"那三王爷有没有说要如何处置此事?"


        

"他说他自有法子,让娘娘不必担心!"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是!"


        

那小太监走后,清芷坐在椅子上,拿起一杯茶道,"出来吧!"


        

屏风后。公主走出来,她瞧了眼坐在那里的清芷,轻笑道,"我们都是娘娘的人,娘娘这样做,未免也太谨慎了一些!"


        

清芷冷笑,"谨慎些总是好的!你刚才说,本宫那长姐去见凤乙,是为了接近三王爷?"


        

"那女人是娘娘的长姐,娘娘对她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据我所知,那个女人可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做什么事情!她若是做了,那一定是有别的目的!"


        

清芷想起她那长姐平日里的为人处世,脸上的笑带了些嘲讽道,"那你说说,她见三王爷又是为了什么?"


        

莫非她以为。容王能因为她抛弃了她,三王爷也会?


        

"这个霄云不知道了,不过霄云亲眼所见,那女子这次易得容倒是比她本人好看多了。这此她去找三王爷用的是男装,若是换成女装,只怕比娘娘也要强一些!"


        

清芷手中的茶"砰"的一声放在地上,声音听起来却柔柔道。"哦?"


        

"娘娘也别生气,那女子素来喜欢抢别人的东西,若是对三王爷动了什么心思,倒也没什么好稀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