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二百五十二章 提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揽月看见那夫人的眼睛一点一点变亮,如同天上的繁星!


        

"不知姐姐是如何驻颜的,怎会这般年轻?"那夫人不经意的抚摸着自己的脸,脸上的表情无比艳羡道。


        

她若是也能保养成这般,那该多好呀!


        

花柔笑了笑,"也没什么法子,不过我在街头开了一家女子的店,里面不但有胭脂水粉和各种衣衫首饰。二楼还有帮着女子驻颜的雅间,你若是愿意,倒是可以陪我一起去看看!"


        

那夫人一听,忙道,"愿意!"


        

说完又觉得自己有些失态,又道,"那我便和姐姐走一趟吧!"


        

揽月在旁边瞧着那夫人的变化,想着有一日她人老珠黄了,夜寒一会不会也嫌弃她。


        

几人徒步走了一盏茶的功夫,果然看见一栋两层小楼立于众店铺中间。


        

那小楼叫落花楼,几个打扮精致的女子正在里面收拾。


        

瞧见揽月和花柔进来,那几个女子连忙道。"夫人,花姐!"


        

那三王妃看见那些人竟然喊揽月夫人,难免瞧了她一眼,倒是没想到她看起来年纪不大,竟然已经嫁了人。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二楼的雅间可收拾妥当了!"


        

"已经收拾妥当了!还放了柔姐喜欢的香包!"


        

花柔笑了笑,对三王妃道,"夫人这边请!"


        

揽月则站在花柔旁边,佯装花瓶。倒不是她故作矜持,只是她从小到底,别的还难说,可唯独对这胭脂水粉什么的,一窍不通!


        

三王妃微微点头,随着花柔上了楼。


        

楼上比起楼下的玲琅满目,倒是雅致了许多,就连空气中也弥漫着让人浑身通透的香味。


        

花柔领着三王妃进入一个雅间,有小丫鬟给她们上了茶。


        

花柔端起来慢慢喝了一口,这才开口道,"夫人若是只想买我的香包,楼下就有。夫人若是想驻颜,我今日倒是可以给夫人先试一试!"


        

三王妃脸色一喜,"你说……可以试一试?"


        

"当然可以,不过驻颜之术贵在长久,所以今日只能略见成效。夫人若想像我这般。以后只怕日日都得来!"


        

"只要姐姐能将我的容貌恢复到以前的模样,别说日日都来,即使住在这里也未尝不可!"


        

反正三王爷从不进她房间,她在什么地方,有没有回去,只怕没人会关心吧!


        

花柔一愣,随即抿着嘴偷笑道,"夫人说笑了,夫人若真日日住在这里,那夫人的夫君还不把我的店给砸了!"


        

三王妃冷笑,"夫君?只怕我一辈子不回去,我那夫君也不会发现!"


        

花柔和揽月对视了一眼,良久才道,"夫人……是在说笑吧!"


        

"不是说笑,我那夫君心中的女子不是我,所以我的死活,他未必会管!"


        

花柔犹豫了一下,示意三王妃躺在对面的床上,自己则上前轻轻解开她的头发,一边用水给她静脸。一边道,"夫人的夫君心中若是有了人,夫人只管做主,将她纳为你夫君的妾室便好。无需因为这个伤了自己,况且人在眼皮子底下,夫人也好管教些。


        

三王妃笑了笑,"纳为妾室?我倒是想呀。只怕我那夫君还不敢!"


        

花柔一怔。"莫非夫人的夫君喜欢的是有夫之妇?这个就难办了一些!"


        

揽月闲闲坐在旁边,想着三王妃上门,将堂堂皇贵妃,纳为自己夫君妾室的样子,莫名的替这南夏的皇帝愁的慌。


        

若是他知道了,只怕活着也会被气死,死了则会被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


        

"要是如此,倒是也好办,夫人只要假装不经意撞见,让那个女人身败名裂,只怕她以后就再也不能勾引夫人的夫君了!"


        

三王妃的嘴角勾起一个凄凉的笑,"那女人权势滔天。根本不是我能斗的过的,只怕我即使拼上身家性命,在她眼中,也不过蝼蚁一般!"


        

花柔挑眉。"竟这般厉害?"


        

"你们不知,那女人如今的权势,这怕这整个南夏都无人是她的对手!"


        

花柔有些不忿道,"夫人未免太涨他人志气,她即使是当今的皇后,这满朝的文武百官,也有不喜欢她的,怎么无人是她的对手了!"


        

揽月也在旁边道。"花柔姐说的对,人皆有弱点,即使她是当今的皇后,或者公主。这满朝的文武百官中也有不喜她的,怎么就没有对手了,夫人只需将那些不不喜她之人联合起来,想要搬倒她,也不是不可能!"


        

三王妃一愣,这倒是她从未想过的,"要……如何联合那些文……不喜她的人!"


        

揽月闲闲道,"这个好办。若不喜她的是女子,你只需找个机会接近她们,把她们带来这里,这一来二往。自然熟络,到时候想做什么,自然方便些。若不喜她的都是些男子,你就将他们的夫人带来这里,然后瞅准机会捉奸便可。"


        

三王妃想了想道,"然后呢?"


        

"然后?在咱们南夏,私通可是大罪,那女子的夫婿若是知道了,当时就把她浸了猪笼了,哪还有什么然后!"


        

三王妃脸色一喜,良久才道,"谢两位指点!"


        

揽月笑的殷勤道,"也谈不上什么指点,只是我们这落花楼新开,还望夫人以后多多照顾。"


        

三王妃笑道,"这个你们放心。只要搬倒那个女人,你们的大恩大德我定不会忘记!"


        

"夫人严重了!"


        

半个时辰后,花柔终于在那三王妃的脸上折腾完了,她将三夫人扶起来。又细细的给她画了妆容道,"夫人常年眉宇深锁,所以脸上难免有了皱纹,以后夫人可要想开些。切勿轻易皱眉了,否则连我也没有法子了!"


        

揽月则瞧着三王妃明显细腻白皙了许多的脸,有些不可思议。


        

三王妃似乎对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很是满意,她一边欣喜的瞧着镜子中的自己道,"你放心,我定不会再轻易皱眉了,今日回去我便会一个一个的去拜访那些人,明日便会把她们带来,你们要事先做好准备!"


        

揽月忙做出一副势力商人的模样,"谢夫人!"


        

"应该道谢的是我,若不是你们点拨,只怕我这辈子都被那个女人踩在脚下了!"


        

"能帮到夫人我们自然高兴,不过那人若是真的权势滔天,夫人行事要谨慎一些才是!"


        

"嗯,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