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二百六十五章 虎贲将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揽月瞧着那女子咄咄逼人的样子,知道自己若是不吓一吓她,以后的日子只怕不得安生了。


        

于是揽月挑起眉角,一双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那女子道,"你家相公对我说,刚才皇上召他进宫,说咱们京城出了奸细,好像是藏在咱们府中。让他查出来送入宫中,处于极刑!"


        

几位莺莺燕燕吓得花容失色道,"奸细?"


        

"是的!因我刚进府,所以七皇子让我留意一下,看看这府中可有什么人行为奇怪,若是有,倒是可以送入宫中审一审。"


        

这下那女子的脸色也变了变,可随即她又想到了什么,绷着小脸道,"荒唐,我们姐妹进府多日,怎么突然会有奸细?"


        

揽月笑了笑。"你这是……觉得皇上在无的放矢?"


        

那女子一愣,"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揽月挑眉,"哦?"


        

"我只是……只是……"那女子说到一半突然觉得没有给揽月解释的必要,于是气的脸色一变,转身朝外面走去。


        

其余的那些莺莺燕燕似乎还想问点什么,可瞧着揽月不太想说话的样子,只得向揽月福了福身,转身朝外面走去。


        

揽月没搭理他们。蒙头睡觉。


        

晚上,揽月梦见了子墨,梦见他用和夜寒一一样狭长阴森的眼睛盯着她看,看的揽月猛地睁开了眼睛。


        

床边竟然有人!揽月眼睛一眯,锋利的袖箭就准备出鞘,谁知她的右手刚刚举起,低沉的声音已经响起道,"是我!"


        

揽月一愣,"王爷!"


        

"你这是想谋杀亲夫?"夜寒一瞧着她一副想要置他于死地的样子,冷着脸开口道。


        

揽月瞧了一眼外面微弱的宫灯,压低了声道,"你怎么进来了?"


        

这可是七皇子府,他怎么就光明正大的躺在了她的床上!


        

"今日外面的天气有些冷!"


        

揽月神色一窒,竟然不知该说什么?


        

"你可是想让我去外面冻着?"


        

揽月,"……"


        

"既然你不想我去外面冻着,那我便睡了!"夜寒一说完。一把将揽月揽住,抱在怀里,手朝着揽月胸前一放,就睡着了!


        

揽月,"……"


        

一觉醒来已经过了辰时,外面的小丫鬟听见屋里传来动静,忙道,"姑娘醒了吗?"


        

揽月瞧了瞧旁边,夜寒一已经离开,在他曾经睡过的地方,被褥已经整齐,俨然看不出曾经有人待过。


        

"醒了!"


        

那小丫鬟这才推开房门,走进来,在她身后,几个小丫鬟端着洗漱用的东西。


        

只见她们上前将揽月扶起来,给她擦洗干净之后,这才道,"姑娘且等一会,七皇子临走前特让厨房给姑娘炖了血燕,马上就好了!"


        

揽月笑了笑道。"好!"


        

直到晌午,七皇子才回来,他兴奋的走进揽月房间,高兴道。"揽月姑娘,那位虎贲将军真的和我说话了。"


        

揽月示意他给她倒杯茶,挑起眉角道,"哦?"


        

七皇子一边给揽月倒茶。一边道,"你不知道,我今日下朝后,牵着我父皇给我的那匹赤焰马,在那位虎贲将军回府必经的路上想要驯服它,谁知那马烈的很,竟然把我摔了下来,后来我就碰见了虎贲将军。"


        

揽月正在喝茶的动作一顿,"那他可说了什么?"


        

"那时我正躺在地上,他把拉起来,然后说……然后说我的马术还是不怎么样?"


        

揽月揉了揉鼻子,"那你说了什么?"


        

"我……我说我将来一定会比他骑得好的!"


        

揽月扶额。无语。


        

"我可是说错了?"七皇子看着揽月的表情,有些惶恐道。


        

揽月只得道,"他说什么了?"


        

"他说他会拭目以待!"


        

揽月望天,良久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是不是又说错了?"


        

揽月放下手中的茶盏。尽量压柔了声道,"你应该说你骑术不佳,请他指教,然后日日牵着马去他府上,一来二往,你们便会熟悉了,然后你以答谢他为由,隔几日便请他来府上喝酒。如此一来。他若真心帮你,便会暗地里指导你!"


        

七皇子一愣,似乎想不到还有这种操作,"那……那现在怎么办?"


        

"下午你便去那虎贲将军的府上。就说这烈马难降,让他指导,他若是愿意,就是愿意帮你。"


        

"若他不愿意呢?"


        

"若他不愿意,我也没什么法子了,所以七皇子要想法子让他愿意才是!"


        

七皇子眨了眨眼睛,良久才道,"哦!"


        

午饭七皇子是在揽月的房间吃的。他一边吃一边仰着头想着什么,那绞尽脑汁苦思幂想的的样子,倒是让揽月觉得有些有趣。


        

到了傍晚,七皇子又来了。这次,他的小脸青一块,紫一块的,瞧着揽月的表情无限委屈。


        

揽月轻轻叹气,"可还伤了别处?"


        

"还有膝盖和胳膊,那马着实太难驯了,我已经被它摔了三次了。"七皇子俊俏的小脸皱成一堆。看起来很是楚楚可怜。


        

"那位虎贲将军如何了?"


        

"他倒是很耐心的教我,只是……只是再这样下去,我会不会被那匹赤焰马给摔死?"


        

揽月笑了笑,"你放心,有虎贲将军在,你不会被它摔死的。再说成大事的人比要受些苦楚的,七皇子是成大事的,这些苦还是要受的!"


        

七皇子嘟了嘟嘴,似乎想说什么,终究没说出来。


        

一连几日。七皇子每日都早出晚归,原先他每日回来的时候脸上还会带些伤,可慢慢的,不但身上没伤了。整个人都变的格外兴奋。


        

不过让大家忧心的是,七皇子竟然一反常态,好几日都没进那些莺莺燕燕的房间,让人很是怀疑他是不是摔倒了什么地方……


        

晚上。七皇子一如往常的来到揽月房间,这次他脸上明显的带了一些自信,只见他一把拎起桌子上的茶壶,对了壶嘴猛喝了几口水,这才道,"揽月姑娘你不知道,那位虎贲将军着实有意思,我如今才知道,这男儿呀,都应该像他那样!策马长鞭,纵横沙场,那才有趣。而且我已经决定,明日就请他来我府上做客!"


        

"那他可还跟你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