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把他扔出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东夷国内,灵香看着躺在床上瞪着大眼的小公主有些头疼,几个小宫女怯怯站在两旁,吓的连大气也不敢出。


        

"你已经三日没有吃饭,若是再不吃,只怕身体会受不了。你不是还想杀了我报仇吗?若是身体垮了,你的仇此生可都报不了了!"灵香舀了一勺子汤递到小公主面前,开口道。


        

小公主睨了他一眼,"我要回去。"


        

"除了这个,别的什么都可以!"灵香轻声道。


        

小公主不再说话。


        

灵香将手中的碗放在桌子上,挥手示意那些小宫女出去,自己则揉了揉太阳穴道,"说吧,除了刚才那个。无论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小公主的眼珠子动了一下,"放我走!"


        

灵香,"你就这么想离开我?"


        

"你说过,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会答应我!"


        

"你明知,我说的是除了这些事情之外。只要你答应留下来陪我,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


        

小公主的目光落在头顶华丽的幔帐上,却不再开口。她的嘴唇有些干枯,原本还带着一丝婴儿肥的漂亮小脸,此时也又干又瘦。


        

灵香皱了皱眉毛,"你真的不吃?"


        

小公主不说话,依然死死的瞪着头顶的幔帐。


        

灵香漆黑的眸子微微一暗,端起桌子上的汤喝了一口,然后俯身朝着小公主的唇上摁去。


        

小公主察觉到了灵香的意图,一只拳头毫不犹豫的朝着灵香的脸上打去。


        

灵香一把抓住她的手,脸上的表情带了些愠怒。小公主一只手被擒,另一只手也想上去揍他,却不料被灵香反擒住。他将她的两只手固定在她的脑袋上方,浅色的唇缓缓落在小公主的唇上。


        

他撬开小公主的嘴,有温热的液体流入小公主口中,小公主使劲的挣扎着,灵香哪会给她机会,他的舌头长驱直入,时不时挑逗着小公主的芳香。


        

小公主几次被他吃了豆腐,犹豫了一下,干脆利索的咽下嘴巴里的东西,狠狠的朝着灵香的舌头上咬去。


        

灵香没来得及躲开,痛的轻哼一声,然后用巾帕擦了擦鲜血淋漓的舌头,很是委屈的说道。"你可知这舌头要是掉了,我以后便不能说话了!"


        

小公主继续冷着脸看他。


        

灵香将自己的舌头伸出来,拿着铜镜看了看道。"这下我即使想喂你饭,只怕也不能喂了,再不你将这碗里的东西喝了。我再让你咬我一口如何?"


        

小公主瞧着他,良久才道,"你怎么才肯送我回去?"


        

"除非我死,公主杀了我,便能回去了!"


        

小公主一怔,灵香已经将自己那张漂亮的脸送到小公主面前,他如同以前一样,解开自己的衣衫,露出半边肩膀道。"不过灵香现在怀疑,公主曾经对灵香的喜欢可是真的?还是公主只是可怜灵香,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为了灵香,做出那许多的事情来!"


        

小公主的眸光动了动,仿佛又看见灵香一脸娇媚的站在她面前,明明是漂亮的惊人的少年,却用那样魅惑的眼神看着她,仿佛一块美玉落入尘埃!


        

"是你杀了我父皇!"


        

"我没杀他。他只是受了伤,而且如今东夷的士兵也退出了北燕,公主可能原谅我了?"


        

小公主瞪着大眼不说话。


        

灵香笑了笑道。"我知道公主不想原谅我,可我若是告诉公主,我是迫不得已的,公主相信吗?"


        

小公主连瞧都没瞧他一眼。


        

"公主不相信灵香也是对的,灵香骗了公主多次,就连自己……都不愿相信自己!只不过这饭公主还是要吃的。否则……否则我便的日日都这样亲自喂公主了!"灵香将脸凑到公主面前,呵气如兰道。


        

小公主没搭理他。


        

灵香轻笑,转身朝外面走去。


        

他走后。那些小宫女瞧着他的背影,个个都是一副忿忿不平的样子,更让她们气愤的是,她们英勇无双,整个东夷的女子都想嫁的太子,竟然在这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面前装什么清倌,着实气人。


        

"你说咱们太子到底看上了那个小丫头什么地方?"其中一个小宫女忍不住开口道。


        

其他三个小宫女一听,忙朝着"嘘"了一声,又左右看了看,这才压低了声道,"你不要命了,太子的性子你是知道的。万一让他听见……"


        

"把我像小兰一样活活打死是不是?可我就是不甘心,那个小丫头片子要什么没什么。太子到底为何会对她另眼相看?"


        

"或许人家别的功夫好也不一定!"另一个小宫女捂着嘴轻笑道。


        

"住嘴,太子府这些年的规矩你们全忘了是不是?太子带回来的人你们也敢议论。你们不要命了是不是?"


        

小公主在房间里听着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瞪着大眼不说话。


        

"太子伤的严重,只怕这半月之内。吃饭都有些困难。"房间内,老太医瞧着灵香舌头上的伤,战战兢兢的说道。


        

那桃花眼则在旁边拿着一个茶盏,试图捂住自己的脸偷笑,可他的脸实在是太大了,此举反而此地无银三百两。


        

灵香阴阴瞧着他,"来人,把他扔出去!"


        

几个士兵走进来,那桃花眼一看,忙道,"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你何必动怒。我这次来找你,着实是有要紧的事情跟你商量的。"


        

灵香余光也没给他一个。


        

那桃花眼看见灵香不让那些人把他扔出去了,这才道,"我近日得到一个小道消息,你要听吗?"


        

灵香的眉角挑了挑,那桃花眼一看,忙道,"我说,我说,你这人可真是无趣……"


        

"来人……"


        

"是关于北燕的,据说北燕的寒王和那位寒王妃得罪了西召的公主,只怕……两国迟早都会有一战!"


        

灵香的动作顿了顿,那桃花眼看见灵香没再让人把他扔出去,连忙继续道,"如今西召已经攻下了我们五座城池,太子若是再不想个法子,我们东夷真的要被西召给吞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