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二百八十章 清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呀,皇上,没了虎贲将军,那些人便是群龙无首,攻下他们是迟早之事,可若放了虎贲将军……"


        

"皇上可是不要臣妾了?"清芷做出一副伤心欲绝模样道。


        

趴在地上的那位北燕将军则被这一幕看傻了眼,不过这位国夫人扮起那位皇贵妃,倒是惟妙惟肖。


        

不但眼神。动作,就连表情也一模一样,若不是事先知道她是国夫人易容的,一般人只怕根本无法看出来。


        

"谁说朕不要你了,来人,把那位虎贲将军放下来!"三王爷阴着脸道。


        

"皇上,万万不可,皇上这样做无异于放虎归山呀!"


        

"皇上,我们好不容易才将此人抓住,切不了这样轻易就放了他了!"另一个小将模样的人也道。


        

三王爷冷哼一声道,"朕能抓住他一回,就能抓住他两回。如今最重要的,是先救皇后!"


        

那两个小将犹豫了一下还准备说什么,三王爷已经一挥手道,"没了皇后,朕要这皇位又有何用,你们休得多言,否则朕便不客气了!"


        

两个小将一听,再也不敢多说什么?城墙上的士兵则上前将虎贲将军从城墙上放下来。


        

一直趴在地上的那个北燕将军一看。连忙上前将虎贲将军扶住。


        

他背着虎贲将军刚刚离开城楼,突然,一个尖利的女声响起道,"皇上,不可!"


        

众人连忙回头,只见城楼的另一头,清芷正拖着常常的裙裾走过来。


        

众人一愣,又连忙看了看城楼下的清芷,顿时脸色大变,两个一模一样的皇后,也就是说这其中有一个是假的!


        

"皇上,她……她是假的!"揽月指着清芷大惊失色道。


        

清芷先是一怔,随即冷笑一声道,"一段时间没见,长姐还是这般聪明!


        

也只有她,才能将她扮的这般像吧!


        

揽月做出一副生气模样。"长姐为何还不肯放过我,还是长姐执意要置我于死地。


        

清芷的话被揽月抢了,顿时脸色一红道,"长姐倒是越来越聪明,竟然能猜得出我想说什么?不过长姐聪明一世,却糊涂一时,长姐不要忘了,皇上可是我的夫婿,我们是不是夫妻,只要看我们是否敢真正的行房便能知道。至于长姐……"


        

清芷冷笑一声继续道,"我记得长姐已经成亲,嫁的还是北燕赫赫有名的寒王,想必长姐如今是不肯亲近皇上的吧!"


        

揽月嘴角缓缓勾起,她倒是小瞧清芷了!


        

"长姐可要试试?"清芷将自己的一只手放在三王爷的身上,一脸挑衅的问道。


        

事到如今,她不会以为,她还是曾经的清芷吧!


        

三王爷瞧着接近他的清芷,和她身上熟悉的味道,大概想到他受骗了,刚才若不是芷儿恰好出现。只怕他现在已经被那个女人给骗了。


        

想到这,三王爷脸色一变道,"来人,把这几人围起来!"


        

可恶。竟然敢骗他!


        

那些士兵一听,忙"哗啦"一声就将揽月她们围了起来。


        

小三皱了皱眉毛,想着自己能不能从这么多人中间将揽月救走。


        

"王妃待会先走,小的给王妃断后!"那个北燕将军看见情况不妙。也压了声道。


        

揽月还没说话,那边,清芷已经闲闲道,"皇上可知道她是何人?"


        

三王爷皱了皱眉毛,"什么人?"


        

"她可是皇上的旧识,皇上可还陪着她去了一日的客栈,若不是那次的事情,我们也不会被那个老东西撞见!"


        

三王爷一愣,"你说她是……"


        

"她是我同父异母的长姐,皇上见她时的样子,是她易了容了的,至于她真正的身份。是北燕的寒王妃,也是北燕皇上亲自封的国夫人!"


        

那些士兵听说城楼下这位冒牌的皇后娘娘竟然是真皇后娘娘的亲姐姐,顿时神色窒,倒也知道她为什么能装皇后娘娘装的那么像了。


        

三王爷的眼睛已经微微眯起道。"你说朕之前认识的那个女子是你的亲姐姐?"


        

"是的!她此次来南夏,只怕是为了救臣妾的父亲!"


        

三王爷没有说话,他的眼睛危险的落在揽月身上,似乎想穿过她的易容,看清楚她的内心!


        

这个女人,竟然设计骗他!


        

"我在京城的时候没有将她真正的身份告诉王爷,是想看看她究竟做什么?可没想到,等我想告诉王爷的时候竟然已经来不及了!"


        

"我父皇……也是她引去的?"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


        

清芷轻笑道。"这个皇上可是冤枉我长姐了,我长姐她虽然行事诡谲,不过此事还真不是她做的,此事是她联合皇上的结发妻子所做。所以将皇上引到那里去的,是皇上的结发之妻!"


        

揽月蹙眉,这位三王爷因为清芷造反的时候并没有将他的结发之妻带出京城,所以如今,那位三王妃还在京城中,不过如此一来,倒也保住了她的性命。


        

三王爷眯起眼睛,"哦?"


        

"我长姐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无非就是想置我于死地,可她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皇上会为了臣妾造反!"


        

揽月没有说话。只是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站在那里的清芷。


        

"风水轮流转,长姐,如今,我是刀俎,你是鱼肉!"


        

揽月笑了笑,她缓缓挑起眉角,声音不慌不忙道,"今日,只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突然,几声震耳欲聋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那三王爷脸色一变,就看见一个士兵匆匆跑过来道,"皇上,咱们的粮仓被人炸了!"


        

"什么?"他刚才不是已经命人去救火了吗?有那么多人在,怎么还会被人炸了?


        

那士兵仿佛看出了三王爷的想法,他垂着头道。"回皇上的话,那些人穿着我们士兵的服饰,且扮成我们的样子,趁着我们救火的时候。将大批火药秘密放入了粮仓中,还趁着无人注意的时候点着……"


        

三王爷的脸色已经铁青,这些人着实太大胆了,敢炸了他的粮仓。


        

揽月则轻笑。想着寒王倒是没有辜负她为了他拖延的这些时间!


        

不过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将火药带进去,倒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