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二百八十九章 不战而屈人之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早上,那些莺莺燕燕意外的发现夜寒一的脸色好了许多,虽然谈不上和蔼,不过比起以前来,起码没那么吓人了。


        

倒是揽月恹恹的躺在藤椅上,一副整晚没睡觉的样子。


        

那位王姑娘这几日已经和揽月熟络,挑着自己的丹凤眼道,"夫人昨晚可是去偷驴了?"


        

揽月用眼睛睨她。"昨日夜寒,所以睡得不太踏实!"


        

那位王姑娘扬起柳眉,"夫人若是想相公,直说便是,又何必绕弯子,以相公对夫人的喜欢,定会早早给夫人一个名分的!"


        

揽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觉得越发和这些人无法沟通。


        

"王姐姐说的极对,夫人这屋里可是咱们七皇子府上最暖和的房间了,若是夫人还嫌冷,那我们岂不是不要活了?"


        

"就是,说来这相公还真是偏心。咱们进府也一年了,可没见相公对谁这么好的,我昨天听说呀,相公为了讨好夫人,把库房都快搬空了!"


        

揽月佯装没听见,继续看天。


        

"说来,我已经好几日都没有看见相公了。你们看见了吗?"其中一个女子说到一半,突然想起为什么道。


        

其余莺莺燕燕一听。也你看我,我看你,"我也没看见!"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我也没看见!"


        

最后大家齐齐将目光落在揽月身上,揽月闲闲道,"这几日,七皇子并未来我房间!"


        

"你们没看见七皇子就对了,我昨日听我父亲说,这几日三王爷越发离谱,皇上的身体也越来越不好,七皇子连着两日都住在宫中,你们又如何能看到他!"那位王姑娘面无表情开口道。


        

揽月挑眉,就见那位王姑娘找了个地方坐下,继续道,"你们有所不知,皇上的身子原本就不好,这几日不知是不是天寒的原因。情况越加不好,据说几次都晕厥过去,只怕是没多少时日了!"


        

揽月一愣,想起那位老皇帝说的,他时日不多的事情,看来他倒是没有骗她!


        

"至于那位三王爷,他这几日跟疯了一般,每攻下一座城池,就烧杀抢掠,不但如此,他还用那些百姓做盾,让他们冲在前面,虎贲将军不忍杀害那些百姓,已经连着丢了三座城池!"


        

揽月皱了皱眉毛,她从那里回来也不过数月时间,他们竟然又攻下了三座城池!


        

"那……那皇上怎么说?"其中一个女子道。


        

"皇上能说什么?如今咱们能派出去的人都派出去了,不但如此,还跟北燕借了三万士兵,若是这样还不行,那这南夏也只能落入三王爷的手中了!"


        

其余几个女子想起三王爷的残暴。脸色微微一变,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揽月则皱眉,没有说话。


        

晚上的时候,七皇子来了。他的眼底是偌大的乌青,看着揽月的表情带着一些凄楚,他道,"揽月姑娘。我父皇……怕是不行了!"


        

揽月向来不擅长安慰人,听七皇子这么一说,只得默默的给他倒了一杯茶。


        

"揽月姑娘,你说我三哥真的会打到京城吗?"七皇子拽住揽月的袖子,有些急切道。


        

不知为何,只有在这个房间,他的心才能静下来。


        

揽月犹豫了一下,道,"七皇子怕三王爷打到京城吗?"


        

"我不怕,我只是担心我父皇和母妃,还有,我三哥他如今性子暴戾。已经有许多百姓死在了他的手中,若是他真的攻下京城,只怕整个南夏都要完了!"


        

揽月瞧着七皇子着急的样子,知道他不是在说谎。他虽然妻妾成群。可也不过和子轩年龄相仿,这短短半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难怪他会如此的焦虑。


        

"揽月姑娘,你是不是有什么法子?"七皇子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满是期盼道。


        

揽月心中叹气,终究还是道,"那位三王爷手下……有几员大将?"


        

七皇子脸色一喜,忙朝着揽月跟前靠了靠道。"两员,不过他们都作战多年,十分厉害,想要从他们入手。只怕不是那么容易!"


        

揽月笑了笑道,"他们性子如何,关系又如何?"


        

"他们跟着我三哥那么久,性子自然如我三哥一般嚣张跋扈,至于关系……"


        

直到深夜,七皇子才从揽月房间出去,倒也半夜,夜寒一如同以前一般。迷晕了服侍揽月的小丫鬟,朝着房间走进来。


        

揽月勾起唇角看他,却见夜寒一冷着脸道,"你莫非又想帮他?"


        

这个女人昨日才答应他的事情。不会今日就忘了吧!


        

揽月笑了笑,"这次只怕要麻烦王爷跑一趟!"


        

夜寒一挑眉,"哦?"


        

揽月凑近夜寒一跟他说了几句话,夜寒一先是皱眉,随即蹙眉看了揽月良久,不过终究没说什么、


        

第二天中午,七皇子出现在揽月的房间时,在揽月的房间里看了一圈道,"你的那位侍卫呢?"


        

他记得他们两个似乎一直形影不离,每次揽月姑娘在房间的时候,他就像个门神一样守在门口,让人看了瘆得慌。


        

揽月到了一杯茶给七皇子,"我让他去了军营!"


        

七皇子眼睛一亮,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可思议道,"揽月姑娘可是想到了好法子?"


        

他昨晚只是将他哥的事情巨无事细的跟她说了说,她便想到了好法子?


        

揽月犹豫了一下。"只能试一试!"


        

至于能不能成功,那就要看看老天爷有没有站在他们这一边了。


        

天气越发的寒冷,白茫茫的大路上,两匹战马正在并排疾行。


        

"王爷。你说王妃的法子有用吗?"柒风顶着风道。


        

"可以一试!"低沉的声音传来。


        

柒风没说话,想不通为何自从王爷和王妃在一起后,行军打仗这样的事情出谋划策的会是王妃,却不是王爷。


        

他记得他家王爷以前可也有着战神的称号来着。当时若不是皇上怕京中有人生出事端,强行将王爷留在京中,哪还有东夷什么事情。


        

夜寒一睨着柒风那副茫然的表情,冷着声道,"王妃的计谋虽然是歪门邪道,可贵在无需动用兵马,乃是上上之策!"


        

柒风一怔,没再说话,使人不战而屈,的确是上策,可他总觉的比起王爷光明磊落的打仗,还是儿戏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