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二百九十四章 鱼死网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七皇子连滚带爬上前道,"父皇,她帮了儿臣那么多,想来这次也只是一时失手,况且她只是一介女子,又怎懂那战场上的事情,还请父皇让她离开,儿臣保证。她定不会做不利于南夏的事情的!"


        

老皇子"啪"的拍了一下桌子道,"荒唐,放她离开,她如今可是咱们南夏唯一的希望,朕怎能这么轻易的放她离开!况且你说她是一介女子,你可知不久前东夷和北燕那场大战,东夷为何会输的那么惨吗?"


        

七皇子一愣,不知道他父皇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提起那件事情。


        

老皇帝一看七皇子就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气的一把将桌子上的茶盏扔在地上道,"你身为朕唯一成年的皇子,整日里花天酒地,不思进取也就罢了。竟然连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朕的江山以后交到你手里,岂不是要白白送给别人?"


        

七皇子眨了眨眼睛,只能委委屈屈道,"父皇!"


        

下面的朝臣则连忙上前解围道,"皇上,七皇子还年幼,等他再年长一些。自然会懂得为君之道的!"


        

皇上冷哼一声,这才继续道,"那次东夷和北燕之战,就是因为有了这位寒王妃,才使得东夷大败,此事乃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如今你跟朕说,她只是一介女流,只怕也只有你把她当成一介女流!"


        

七皇子抬头怯怯的看了老皇帝一眼,良久才有些不甘道,"那次的战役儿臣也曾听说过,可传闻说,那次东夷大败是因为寒王,并非寒王妃!"


        

"这样的话也只能骗骗你这样的傻子了,寒王?寒王行事虽然说不上磊落,但好在还有些章法。可那位寒王妃却是不择手段,所以东夷才会惨败。如今,朕本指着她也能在咱们南夏力挽狂澜,没想到她却害的咱们连输了两次,你说,朕若说她不是故意的,谁会相信?"


        

"况且她可是北燕的寒王妃,北燕皇帝亲封的国夫人,有她在咱们手中,那北燕皇帝定不会看着不管的!"


        

七皇子脸色一变,"父皇莫非是想……"


        

"你猜的对,朕已经决定,用她去威胁北燕的皇上,让他借兵给咱们!"


        

"父皇,此事万万不可,万一北燕皇帝事后再攻打咱们……"


        

"有何不可?朕不管,朕已经时日无多,只要能杀了那个孽子,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朕都愿意!"


        

"父皇。或许……或许还有别的法子,那揽月姑娘乃是儿臣喜欢的女子,还请父皇看在儿臣的面子上,放她离开!"七皇子跪在地上。神色悲戚道。


        

"朕说了,朕不会放她离开的,朕不但不会放她离开,还用立马给北燕休书一封。让他用兵马还换取这位国夫人,否则,就不要怪朕不客气了!"


        

七皇子一听,脸色顿时大变道,"求父皇了,放揽月姑娘离开吧!儿臣……儿臣定会想法子的!"


        

"来人,把七皇子带下去关起来,若是他再敢闹腾,就把他府中那些女子挨着全部杀了!"


        

"是!"


        

"父皇,求父皇饶了揽月姑娘吧!求父皇饶了揽月姑娘吧……"有两个侍卫上前拖着七皇子朝门外走去。


        

满朝的大臣看着这一幕,却没有人敢开口说话,皇上说的对。如今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那位北燕的国夫人了,若是将她放了,那他们南夏只怕真的要拱手让人了。


        

"传令下去,不许让此事透漏出去。以免那些北燕士兵听了会生了旁的心思,王丞相,你立马休书一封给北燕皇帝,告诉他,这位寒王妃居心叵测,如今已经被朕抓了起来,他若想见到活的寒王妃,就立马派些援军过来。朕只会好好招待那位寒王妃!"


        

王丞相一听,忙道,"是!"


        

"什么?南夏皇帝要用那个女人换朕的士兵三万?"


        

"是的皇上,那南夏皇帝的信中的确是这么说的!"李大人在旁边躬着腰道。


        

不过让他郁闷的是。揽月姑娘向来聪明,又怎么会被南夏皇帝挟持。


        

皇上一听,随即"哈哈"大笑道,"用那个女人换三万士兵,南夏皇帝可真是买株还珠呀!去,告诉他们,朕一根毛都不会给她们!再去通知那许将军,让他密切注意南夏皇宫的消息。若是有什么不对,直接听命于寒王的消息,护送他们安全回来!"


        

李大人的脸色微微发白道,"皇上。寒王妃还在那南夏皇帝的手中,万一她……"


        

皇上冷哼,他道,"朕知道你担心那个女人,不过你放心,以那个女人的本事,究竟被劫持的会是谁,谁也不知道!"


        

李大人眨了眨眼睛,想着皇上是不是太高估寒王妃了,她虽然聪明,可终究是个女子,且如今王爷也不在她身边,仅凭着她一人,又如何和南夏皇帝对抗!


        

"你说北燕皇帝说他一根毛都没有?"南夏皇帝瞧着站在他面前的王丞相,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可思议道。


        

怎么可能?他明明听说那北燕皇帝很是喜欢这位寒王妃,据说还给了她一枚他的金牌。怎么可能不救她?


        

那大臣又瞧了一遍北燕送来的书信,这才道,"皇上,这信中……的确是这样说的!"


        

"怎么可能?即使他不在乎寒王妃。可是寒王呢?据说他们夫妻情深,有怎能眼睁睁的看着寒王妃落在旁人手中!"


        

那大臣瞧着盛怒下的皇帝,不知该说什么,只得怯怯道。"这个……微臣也不知道!"


        

"皇上,这可如何是好?"另外一个大臣开口道。


        

如今他们已经彻底得罪了北燕,这下不但没有援兵,只怕原本北燕的士兵也会撤走,万一到了那个时候,那他们南夏可就真的要落在三王爷手中了。


        

"走,陪朕去天牢!"


        

他就不相信,北燕皇帝真的会置这位寒王妃于不顾,若真是这样,那就休怪他心狠手辣了,无论如此,他也不会让北燕的士兵离开这里的。


        

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