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对她家小姐做什么事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蝉衣一听,忙将耳朵伸直。


        

揽月也抬头看向花柔。


        

花柔道,"那两员大将虽跟随三王爷多年,却一直不和,私底下经常较劲,想知道三王爷更看重他们哪一个!"


        

揽月挑眉,"除此之外呢?"


        

"除此之外,听说他们两人一个好酒一个好色。好酒的每攻下一座城池就四处寻找美酒,好色的则寻找貌美的女子,三王爷对此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说人无完人,实属正常!"


        

"这……这也正常吗?喝酒也就罢了,可说听说军中是不许有女子出现的,三王爷竟然也不管管?"蝉衣诧异道。


        

揽月轻笑,却没有说话,看来花柔的消息倒是一点都不比她的少。


        

"对了小姐,小三呢?"


        

他不是一直秘密保护小姐吗?她怎么没看见他,而且小姐坐牢,他竟然也没通知她们一声。万一小姐出了什么事情……


        

"我已经让他去了坞镇!"


        

蝉衣一愣,"坞镇?"


        

那里已经被三王爷的人占领,小三去那里做什么?


        

揽月仿佛看出了蝉衣的想法,她朝着火炉旁靠了靠,淡淡道,"有大用!"


        

蝉衣眼睛一亮,却没有说话。


        

到了傍晚的时候,七皇子回来了。管家看见他从马车上下来。正准备向他行礼,却见七皇子已经大步朝着揽月的房间走去。


        

"揽月姑娘,你没事吧!"看见坐在藤椅上的揽月,七皇子连忙道。


        

揽月瞧着他那风扑尘尘的样子,想来他是这个时候才被皇上放回来。


        

"无事,七皇子可吃饭了?"


        

七皇子一愣,似乎没想到揽月关心的是这个,他挠了挠脑袋,有些不好意思道,"还……还没,揽月姑娘,我听我父皇说,咱们的人打了胜仗,不但如此,还杀了我三哥三万士兵!"


        

揽月扶额,她记得皇上曾答应她。此事不外泄,敢情这不外泄并不包括这位七皇子。


        

"战报是虎贲将军发的,想来是真的!"


        

"揽月姑娘,我父皇说此计是你出的,还说咱们不但胜了他们,还杀了他们三万士兵?"七皇子的双眼亮晶晶的。


        

他就知道揽月姑娘不会骗他!


        

揽月瞧着七皇子兴奋的样子,有些无语,只得点头。


        

蝉衣则警惕的站在揽月旁边,生怕这位南夏国的七皇子一时太兴奋了,会对她家小姐做什么事情。


        

"对了揽月姑娘,接下来咱们要怎么做?"


        

揽月笑了笑,接下来她要做的,自然是该做的事情!


        

与此同时的坞镇,柒风正一身白衣的坐在那里喝茶,他的面容俊雅,一身白衣坐在那里的样子,像极一副画。


        

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一个将军模样的人正摸着自己的胡子坐在那里,在他身边,几个小将也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柒风。那表情跟看白痴似的。


        

这坞镇刚刚经了战乱,就连这里的小商小贩也是被他们用刀逼着才肯开门做生意的,可没想到,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还有人前来喝茶?


        

"头,你说那人是不是傻子?"其中一个小将很是不解的瞧着柒风道。


        

可看他的样子,应该不是一个傻子才是呀!


        

"想知道他是不是傻子,这还不容易。只需把他抓过来就是!"


        

站在他们身边的士兵一听,忙上前几步,将手中的刀"哐当"一声,放在柒风面前道,"我们头让你过去!"


        

柒风回头,就看见他身后,一个大胡子正朝着他阴笑。


        

柒风背起自己的包裹,上前几步道,"大人找我?"


        

那将军上下打量了柒风一番,确定他没什么问题之后,这才道,"喂。你可知这坞镇刚刚经过一场大战?"


        

柒风点头,"知道!"


        

"呦!既然知道还敢出现在这里,你就不怕被我们这些当兵的给杀了?"


        

柒风的唇角勾起个儒雅的笑道,"大人说笑了。大人乃是赫赫有名的将军,又岂会和小人一般见识!"


        

那将军一听,脸色一喜道,"赫赫有名?你听过本将军?"


        

"自然听过,这皇上麾下有两名大将,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皇上能有如此大业,也多亏了二人!"


        

那将军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只见他将手中的茶盏重重的放在桌子上道,"放屁!那个姓孙的只不过仗着皇上喜爱,又日日在皇上面前拍须溜马,这才能和本将军平起平坐。若轮功劳,哪有他半分!"


        

柒风犹豫一下继续道,"可坊间传闻……"


        

"坊间传闻有假,就凭他那样一个整日只知道玩女人的人,也配和本将军齐名?"


        

柒风道,"将军的意思是……"


        

那将军似乎想到了什么,叹了口气道,"不提也罢。省的闹心,你还没有告诉本将军,你是做什么的?"


        

柒风笑了笑道,"在下是谋士。听说皇上大业将成,特来投奔!"


        

那将军一愣,"谋士?"


        

"将军若是不信,在下可以证明!"


        

那将军挑起眉角,"你如何证明?"


        

柒风道,"谋士自然是要替主子解决主子的困难,将军若能将在下推荐给皇上,在下愿意解将军之急,以做报酬!"


        

那将军眯了眯眼睛,"解我之急?你可知我现在最着急的是什么?"


        

柒风朝前走了几步,在那将军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如今皇上大业将成,那接下来要做的,自然是论功行赏,可这大将军的位置只能有一人,将军想想。将军可有所急之事?"


        

那将军先是皱着眉毛想了想,突然脸色一变道,"你是说……"


        

柒风微微点头,那将军脸色一喜。"来人。请这位先生一起和我们回营!"


        

"是!"


        

"先生可是有法子对付那人?"一回到房间,那位将军将拉着柒风坐下,凑在他耳朵旁边问道。


        

这位先生说的对,等皇上大功告成之计。第一件事情就是论功行赏,到时候大将军的位置只有一人,所以他们两个,只能有一人活着。


        

"将军可是确定要对付那人?"柒风的表情闲闲道。


        

"哼!他那样的老色鬼,若不是整日拍皇上马屁,就凭他强抢民女之事,皇上就不会饶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