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三百零六章 一个不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三笑了笑,他示意那个士兵朝他跟前靠了靠,然后道,"你可知你们将军是被什么人害死的?"


        

那人不知道小三这是什么意思,有些怔怔道,"我们将军是……是被皇上……"


        

"什么皇上。他是被人陷害,所以才会被皇上杀了?"


        

"你说什么?你说我们将军是被人陷害?"


        

小三找了个椅子,吊儿郎当的坐下,然后又端起桌子上的酒喝了一口道,"说来惭愧,我前些日子听说你们将军家中钱财颇多,就想着去看一看,没想到竟然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幕!"


        

那位长相威严的士兵一听,连忙沉下脸道。"你看到了什么?"


        

小三看见四下人少,忙朝着那些人招了招手,这才压低了声道,"你可知你们将军是为什么被皇上灭门的吗?"


        

那些人齐齐摇头,这也是他们百思不解的事情,这皇上对他们将军素来不错。可这次不知为何,竟然灭了他们将军满门,更让他们气氛的是,皇上还下旨不许提及此事,以至于他们到现在都不知他们将军犯了什么错?


        

小三很是怪异的笑了一声,这才道,"那是因为你们将军鬼迷心窍,动了皇上的女人,皇上为了防止此事传出来,只得将你们将军灭门!"


        

那人一愣,"皇上的女人?你说……是皇后娘娘?不可能?我们将军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动皇后娘娘!"


        

众人皆知。那皇上就是为了皇后娘娘才谋反的,谁活的腻歪了,竟然去动她?


        

"我也觉得你们将军不敢,可皇后娘娘真真在你们将军的房中,你们将军一口咬定,说他是去小解的时候发现的皇后娘娘,还说当时她是被人易了容的,他不知道是她,所以才会对她那什么?"


        

那人挑眉,"你的意思是说,皇后娘娘是被人易了容扔在了我们将军门外的?"


        

"是呀,当时你们将军还让皇上看皇后娘娘扔在地上的人皮面具,可那东西早就被陈将军带来的一个士兵偷偷捡起来了,皇上没有看见,认为你们将军在说谎。所以才一时气愤,杀了他!"


        

那人脸上已经青筋暴起,其他人也不可思议的看着小三。脸上全是一副气愤模样,"你可是亲眼看见陈将军的属下将那个东西拾起来的?"


        

"那是当然,当时我就在梁上。所以看得清楚,不过当时看见的人挺多,你们若是不信,可以想个法子把那位陈将军的亲信拘来几个问问,一问便能问出来!"


        

"那你说说,陈将军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们两个虽然素来不和,可如同形势严峻,他们又都是皇上的人,怎么会这个时候互相厮杀?


        

"这个我就不知道。我只是一个小贼,只把自己看见的说出来,至于其他的。就要靠你们自己去问了!"


        

那位长相威严的士兵眼睛一眯,抱拳道,"谢先生提醒!"


        

然后转身朝外面走去。


        

当天晚上,陈将军慌慌张张的来到了柒风的房间,此时的柒风正坐在炉火前喝茶,一袭白衣的样子。倒是像极了一个谋士。


        

瞧见陈将军的表情,柒风道,"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先生。大事不好了,我的那几个亲信不见了?"


        

柒风一愣,猛地从椅子上坐起来道,"你的亲信?你是说……"


        

"对,就是他们,我怀疑是那些士兵是知道了什么?把他们抓去了!先生。这可如何是好,若是皇上知道此事和我有关,只怕……只怕我那下场不会比王将军好多少!"


        

柒风站在那里道。"将军不必着急,此事事情还没有泄露,一切都还来得及!"


        

陈将军一愣,"来得及,先生的意思是……"


        

"既然他们将先生的亲信绑起来,那就说明他们对此事已经起了怀疑,却还没有确定。现在正想法子查询此事"


        

陈将军点了点头,一双眼睛很是茫然的看着柒风,这个他也知道,可他不知道的是这些跟处理的法子又什么关系?


        

"所以如今唯一的法子就是趁着他们还没有发现之前,赶快制止这一切!"


        

先生的意思是……


        

"制止这一切?要怎么制止?"


        

柒风笑了笑,"你说若想让一个秘密永远的变成秘密。有什么法子?"


        

陈将军脸色一变,"你是说?"


        

"我知道将军心慈,可自古心慈者又有几个好下场的。将军想要成大事,便要不拘小节,将军不要忘了。咱们的皇上是如何成为皇上的。"


        

陈将军脸色有些发白道,"没……没有别的法子了?"


        

他们如今士兵本就不多,若是再杀了那些人……


        

柒风摇头,"没有别的法子了!"


        

陈将军脸色煞白的看着柒风,终究还是狠狠的跺了一下脚道,"罢了,罢了,杀就杀吧!大不了……大不了我下次上战场的时候再拼命一些。先生且在这里等着,我这就去寻他们!"


        

柒风轻轻点头,没有说话。


        

当天晚上,整个城外就灯火通明。


        

陈将军的士兵举着火把四处寻找,终于在一处闲置的民房里找到了他的那几个亲信。


        

他们正被王将军的手下绑着吊在房梁上,审问他们关于那些事情。


        

那些士兵原本咬死不说,可王将军的那些手下也不是吃素的,他们将他们分开审问,又用了刑罚,所以没用多长时间,就有士兵招认。


        

陈将军他们赶到时,王将军的那些属下已经逼着那些人写下血书,又摁上手印,正准备去皇上那里告状。


        

没想到他们一推开房门,就看见陈将军正阴沉着脸站在门外。


        

其实在来的路上他曾想过将此事私了,可如今看来,却是不能了,况且如今知道的人这么多,万一谁嘴快传出去……


        

想到这,陈将军脸色一沉道,"来人,不许放走一个人!"


        

跟在他身后的小将一愣,"将军,这里可还有咱们的人!"


        

"本将军说了,不许放走一个人!"


        

那小将一听,只得沉着声道,"弓箭手……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