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拍马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七皇子身子一个踉跄,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剩下的那些莺莺燕燕,则一脸诧异的看着揽月,万万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如此的地步,长公主,虽然不是真正的公主。可就凭着这个长字,只怕一般的公主都不敢惹她半分。


        

"长公主,还不赶快过来接旨!"那太监一张老脸笑的跟朵菊花似的。


        

揽月的目光略过那位公公,落在夜寒一身上,却见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揽月有些无语,只得上前道,"揽月接旨!"


        

"见过长公主!"府里的下人看见揽月接了旨,连忙转过身来行礼道。


        

"起来吧!"


        

"谢长公主!"


        

"若是没有旁的事情,老奴便退下了,长公主,老奴来之前,皇上曾跟老奴说过一句话。他说他如今已经时日无多,若是长公主想要离开,还请长公主在离开之前,务必要进宫见他一面!"


        

揽月知道没有南夏皇上允许,她想要离开南夏,只怕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只得道,"揽月知道了!"


        

李公公微笑着行礼,转身朝外面走去。


        

晚上。七皇子出现在揽月的房间里。


        

他的脸色微微有些煞白,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此时看起来却满是受伤。


        

揽月给他倒了一杯茶,又让蝉衣去厨房那些酒菜道,"七皇子可是有话跟我说?"


        

七皇子犹豫了一下,这才道,"揽月姑娘,你是不是……很快就会离开?"


        

揽月不想骗他,于是道,"是!"


        

如今清芷已经被他们抓到,南夏也不会再落入三王爷手中,所以她也是时候离开了,况且她离开北燕这么久,子墨怕是已经认不得她了。


        

"那……那是什么时候?"


        

"三日之内我们的人便会回来,那时我便会离开!"


        

七皇子的脸色白了白,良久才道,"揽月姑娘一定要离开吗?揽月姑娘如今已经是南夏的长公主了。为何还要离开!"


        

揽月正在喝茶的手一顿,她手中的茶盏放在地上道,"七皇子可知,我和寒王已经有了孩子,此时还在北燕等着我们!"


        

七皇子一愣,"孩……孩子?"


        

他是知道揽月是北燕的寒王妃,却不知道他们竟然已经有了孩子。


        

"我出来已经快一年了,若是再不回去,只怕他都不认得我了!"


        

"揽月姑娘回去,那我以后还能见到揽月姑娘吗?"


        

"自然可以,七皇子若是想去北燕,我随时欢迎,平日里七皇子也可以给我寄些书信!"


        

七皇子瞧着揽月淡定的样子,垂了头道,"揽月姑娘,你真的就一定都不留念这里吗?还是揽月姑娘不喜欢这七皇子府,若是不喜欢,我可以……"


        

"七皇子!"不等七皇子的话说完,揽月已经打断他道,"七皇子和我家弟年龄相仿。又单纯善良,以后七皇子若是有事,我自会帮忙!"


        

七皇子的脸色煞白,他怔怔的瞧着揽月。良久才道,"原来揽月姑娘一直把我当弟弟?"


        

揽月勾起唇角,"七皇子年幼我三岁,如今我又是南夏的长公主。七皇子自然是我的弟弟!"


        

"若……若是我不想当揽月姑娘的弟弟呢?"


        

"七皇子若是不想当我的弟弟,我依然是南夏的长公主,只不过……以后我也没了见七皇子的理由!"


        

七皇子一怔,他握着茶盏的手有些颤抖,脸上的表情有些不甘道,"揽月姑娘,你走了,我若遇到事情,又该去问谁?"


        

这朝中之人大多尔虞我诈,他到如今也不知道他该相信谁。


        

揽月心中叹气,不知道将七皇子推到这样的位置到底是好,还是坏!


        

"七皇子若是真有拿不定的事情。可以给我去信,还有,虎贲将军马上就会回来了,七皇子还有什么事情不好拿主意的。也可和他商量!"


        

七皇子没有说话,就那样怯怯的瞧着揽月,他知道现在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会离开,若不是他的父皇有先见之名,见她封为南夏的长公主,只怕她从此之后,就再也和南夏没有任何关系了吧!


        

"七皇子放心。七皇子当了皇上之后,自会有许多大臣辅助七皇子,不会有事的!"


        

七皇子叹了口气,终究还是道。"那你答应我,每隔一年,便会来南夏住几日,我会请求父皇给你盖一座公主府,你可以带着你的孩子来此小住,南夏如今虽然不如北燕繁华,可这里风景极好,最适合住人了!"


        

揽月知道她若是连这个也不答应。只怕这位七皇子是不会让她利利索索的离开了,只得道,"好!"


        

七皇子一喜,这才高兴道。"那咱们今天晚上小酌几杯,揽月姑娘可以跟我说说,北燕的京城是什么样的,还有你的那位寒王,他对你好吗?长得好不好看?"


        

揽月的余光睨了一眼站在门外,纹丝不动的夜寒一,清了清嗓子道,"我们北燕的京城很繁华,寒王……长得也很好看!"


        

门外的身影明显的一窒,揽月的唇角微微挑起道,"而且我的那位寒王年幼时便南征北战,所向披靡,待我也很好,是我们北燕许多女子想要嫁的男子!"


        

门外的身影不自在的动了一下,揽月继续道,"七皇子长大后。也要长成像他那样的男子,智谋双全,不急不躁,只有这样。才能让文武百官信服!"


        

七皇子急了,"他真有那么好吗?"


        

倒是刚从厨房进来的蝉衣吸了吸鼻子,想着她家小姐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谄媚来?


        

"当然,七皇子若是不信。可以进宫问问你父皇,他定会告诉你许多关于寒王的故事!"


        

七皇子哼了一声不想搭理她。


        

"那他行军布阵比揽月姑娘还厉害吗?"


        

"自然是他厉害,我行军大战用的是一些歪门邪道,若是久了,敌人自然有所防备,我那法子也就没什么用了,可他不一样,他用的法子才是真正的行军打仗需要的法子!"


        

七皇子已经气结,他狠狠的瞧了揽月一眼,直接将手中的茶盏"咣当"一声放在桌子上,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