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母老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大人和沈大人心中齐齐叹气,叶太医则瞧着自己手中的那根银针,大概明白什么?


        

"胡说,谁说朕告诉子墨你不是子墨的母亲,寒王妃莫不是听错了吧?"


        

揽月挑眉,"是吗?"


        

这老怪物教子墨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就罢了,竟然告诉子墨她不是子墨的母亲,真是是不可忍孰不可忍!


        

"子墨。你说,皇伯伯可曾告诉过你,这个女人不是你的母亲?"


        

子墨瞧了皇上一样,答,"没有,是她听错了!"


        

"寒王妃,听见了吧!是你听错了,竟然还敢来对朕兴师问罪?"皇上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


        

揽月抱拳,"皇上忘了,臣妾是母老虎,有什么不敢的!"


        

皇上冷哼,装糊涂道。"念你在对北燕有功的份上,这次朕就饶了你,下去吧!"


        

李大人和沈大人则佩服的看着皇上,想着皇上不愧是皇上,都被寒王妃戳穿了,还能这么镇定。


        

揽月一把拎起子墨,"臣妾告退!"


        

皇上睨了她一眼,不搭理她。


        

等揽月走后。皇上这才一把掀来自己身上的被子,冷着脸道,"来人!"


        

"皇上有何吩咐!"一个侍卫走进来。


        

"刚才朕和小世子说话的时候,寒王妃在什么地方?"


        

"回皇上的话,寒王妃在凤舞宫那里站着听皇上和小世子说话!"


        

皇上气的一拍桌子道,"你们是怎么办事的,朕和小世子说话,岂是什么人都能偷听的?"


        

那侍卫一愣,想起以往皇上对寒王妃的态度,不知道寒王妃什么时候成了什么人了?


        

"皇上息怒,皇上刚才不是处理的挺好的吗?而且老奴看那寒王妃也知难而退了,皇上就不要生气了!"


        

皇上冷笑,"你知道个屁,那个女人可是记仇的很,朕现在年纪大了,可不想突然被别人算计!"


        

王公公垂了头。不敢说话了。


        

李大人和沈大人则站在那里,眼观鼻,鼻观心,不知道他家皇上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嘴……欠!


        

一路上,子墨瞧着揽月风轻云淡的样子,心里默默的对她再次定义,如今连皇爷爷都怕她,那他以后是不是要尽量不要得罪她。否则,只怕他皇爷爷也帮不到他了。


        

回到寒王府,子墨果然安分了许多,揽月在房间,他在院子里,揽月在院子里,他在房间。


        

揽月无语望天,着实想不通一个小人怎么就这样记仇……


        

"小姐,花柔来了!"就在揽月苦思冥想的时候,蝉衣走进来道。


        

揽月挑眉,花柔?


        

"花柔见过寒王妃!"几息之后,花柔进来行礼道。


        

她依然穿着揽月初次见她时的那身衣服,如瀑的长发梳着娇俏的坠马髻。发髻上还歪歪斜斜的插着一支流苏簪,看起来如同一个美丽的二八女子。


        

"不必多礼,这几日在府中住的可还习惯?"


        

花柔自从和揽月他们一起从南夏回来后,揽月便让管家给安排地方小住。不过花柔的性子向来清冷,不喜欢和人寒暄,所以揽月也不让人去打扰她!


        

"住的很好,谢王妃关心。不过民女这次来。是向王妃告辞的!民女已经打扰王妃多时,也该是时间回家了,况且我家中的人尚不知民女已经回来,想来很是担心!"


        

揽月知道花柔和她不是同路人,只得道,"来人,把皇上赏我的那套头面给花柔姑娘拿上做个念想,好生送花柔姑娘回去!"


        

"是!"


        

"谢王妃,不过那头面就罢了,那是皇上赏给王妃的,民女不便拿着,况且这次陪王妃去南夏。民女也挣了不少的钱财……"


        

"那些钱财本就是花柔姑娘该得的,至于皇上赏我的那套头面,我曾戴过一次,太过繁琐。也不适合我,如今我就送花柔姑娘,花柔姑娘以后若是想我了,大可拿出来看一看!"


        

花柔看见揽月这么说,只得道,"那花柔谢过寒王妃!"


        

傍晚的时候,夜寒一回来了,他进屋将自己的狐裘放下。瞧着揽月那无比郁闷的脸,转身朝外面走去。


        

子墨的房间内,子墨正在那里拿着那个九玉环玩,瞧见夜寒一进来。子墨抬了一下眼皮,没说话。


        

夜寒一蹙眉,"为何不请安?"


        

子墨瞧着夜寒一来者不善,只得上前道,"见过父亲!"


        

夜寒一在他旁边坐下,面无表情道,"今日可曾给你母亲请安?"


        

子墨想起他皇伯伯说的他母亲是个母老虎的事情,犹豫了一下道。"不曾!"


        

夜寒一挑眉,"哦?"


        

子墨想着他皇伯伯说他母亲是个母老虎,却没说他父亲是个什么?


        

不过瞧他父亲似乎是不太好惹的样子。


        

"这些日子可有人教过你礼仪?"


        

子墨奶声奶气道,"有!"


        

"那他们有没有告诉你。早晚要像母亲请安!"


        

"皇伯伯说我还小,还无需给母亲请安?"


        

夜寒一眉毛跳了跳,"是吗?"


        

"嗯!"他皇伯伯的确是这样说的。


        

"来人,明日卯时送小世子去南书房学习!"


        

子墨一听忙道,"我不去!"


        

他听他皇伯伯说过,那南书房可是卯时就要起床的……


        

夜寒一睨他,"若是不想去,就按时去你母亲房中请安,若是惹她不高兴了,就自己滚去南书房!"


        

"若是我不想滚去南书房呢?"以前这家中可是他说了算的。就在皇伯伯在,也是事事都依着他!


        

夜寒一连余光也没给他一个,"你可以试试!"


        

子墨……


        

夜寒一走后,子墨瞧着守在他旁边的二丫道,"你说我真是他们两个生的吗?"


        

他怎么觉得他像是捡来的!


        

二丫道,"世子,你可是我们看着王妃生出来的。错不了!"


        

子墨蹙眉,不再说话。


        

晚上睡觉前,子墨果然去给揽月请安了,他用他那黑漆漆的大眼睛。很是不服气的瞧着揽月道,"给母亲请安!"


        

揽月瞧着这一臂长的小人,着实想不通这么大点人,气性怎么这么大?


        

"母亲若是没事。那我便退下了!"子墨说完就转身朝外面走去。


        

揽月看着他那迈的飞快的小短腿,揉了揉太阳穴道,"小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