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三百二十一章 被算计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揽月看着他那迈的飞快的小短腿,揉了揉太阳穴道,"小三……"


        

一个黑影在门口出现!


        

揽月犹豫了一下道,"你们江湖中可有什么稀奇的玩具?"


        

小三扬起下巴,很是不屑道,"你不会以为只有你们宫中有吧!告诉你。我们江湖中的玩具可比你们宫中的有趣多了?"


        

还九玉环?那东西可是玉做的,那是小孩子能玩的,一不小心若是打碎了,还得惹来一顿暴揍,比起他们江湖中的玩具,差多了。


        

揽月瞧着他那得意洋洋的样子,扬了眉道,"说来听听?"


        

"你听说过会走的小木人吗?还有会跳的青蛙,会唱歌的木屋。只不过这些都是出自唐家,平常人可买不到!"


        

揽月睨了小三一眼,"会唱歌的木屋一百两黄金,青蛙和小木人各五十两黄金,你去找吧!至于其他的,我可以看情况给你。不过绝不会让你吃亏便是!"


        

小三一喜,忙道,"真的?"


        

一百两黄金呀,那对于一个普通的杀手来说,已经可以在他手中买一条命了。


        

再加上其他七七八八,他这下半辈子就算是有着落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揽月挑眉,"我可曾骗过你?"


        

小三想起被揽月坑的那些事情,"哼"一声就走了。


        

晚上,夜寒一瞧着揽月辗转反侧的样子,敛了半个眼皮道,"有心思?"


        

"王爷你说若是我们再离开半年,那小子会不会记我们一辈子!"揽月难得愁眉苦脸道。


        

夜寒一蹙眉。"你说的可是西召公主的事情?"


        

揽月点头,她没将西召公主杀害了二姨娘的事情告诉子轩和落雪,就是想自己亲自去报仇,只不过如此一来,她估计又得离开一些时间了。还有小公主的事情,那东夷太子骗了她和小公主,又杀了他们北燕那么多的士兵,此事无论如何都得有个解决。


        

夜寒一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面无表情道,"今日皇兄对我说那个东夷太子正在边境向我皇兄负荆请罪!"


        

揽月一愣,"负荆请罪?"


        

"据说他是带着荆条和小公主一起来到北燕的,只不过他让小公主先进了宫,自己则脱了上衣,在边境负荆请罪,请求父皇的原谅!"


        

揽月蹙眉。"那皇上怎么说?"


        

"我皇兄已经下令,不许他踏进北燕一步!"


        

揽月没说话,隐隐觉得以灵香的聪明。此事只怕不会这么简单。


        

第二天早上,揽月梳洗完毕刚刚出了门,就看见大门口。小三正露着大白牙站在那里笑的跟个白痴似的。


        

揽月瞧着他那花容月貌,有些无语道,"事情办完了?"


        

"王妃请看!"小三侧身,只见在他身后的一个板车内,许许多多的玩具都摆在那里,粗略估算,没有上百件,也有几十件。


        

"王妃你看,这就是会走路的小木人。我特地让那唐家的老爷子挑了一个和小世子一样高低的。"


        

小三将一个一臂长的做工精细的小木人放在地上,又在他身上的某个地方轻轻一按,那小木人便如真人一般。自己行走起来。


        

府里的下人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纷纷围过来看。


        

"还有这个,王妃你听它唱的多好听!"小三将一个房子一样的东西拿出来,在他烟囱的地方摁了一下,那小木屋便叮叮当当的响起来……


        

"还有这个……这个……"小三一股脑的将许多东西拿出来。


        

揽月没搭理他,目光的余光看见人群外。子墨正默默的站在那里,他的眼睛惊奇的看着板车里的那些玩具,一双漆黑的眼睛闪闪放光。


        

揽月挑眉。"我记得你说这里还有会蹦的青蛙?"


        

小三记得那青蛙的价格可是五十两,忙高兴的从板车里将那只青蛙寻出来道,"王妃你看,就是它!据说此物一蹦便是数米,且能一直蹦,只是做工繁琐。王妃五十两黄金买它,着实不亏。而且这江湖中只此一个,若不是我出马。王妃就是叫那皇帝老儿出手,都不一定能弄来!"


        

揽月阴森森的瞧了小三一眼,小三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忙咳嗽了一声道,"王妃看看有什么喜欢的,剩下的我也好给人家送回去!"


        

揽月上前挑了一些京城里没有的,然后让蝉衣和平安拿着那些玩具,转身进了房间。顺便还拿出几张银票给了小三。


        

几息后,子墨进去请安,他瞧着揽月摆在桌子上的玩具,明显的有些心神不宁,揽月只是淡淡的瞧他。却不说话。


        

"给母亲请安!"


        

"起来吧!"


        

"母亲身体可好?"


        

"很好!"


        

子墨看见揽月丝毫没有再和他说话的意思,只得转身朝外面走去。


        

等他出门后,揽月身后打开那个会唱歌的小木屋。一时间,叮叮当当的,如同泉水般好听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子墨的身子明显的一顿。


        

蝉衣则站在那里叹气,想着她家小姐怎么把对付敌人的招数也用在了小世子的身上……


        

一个时辰后,子墨又来了,这次他甚是不稳当的端了一盘糕点,脸上的表情的一如既往的冷冰道,"父亲说让我孝敬母亲,否则就将我送到南书房!"


        

揽月挑眉给了他一个"哦?"


        

子墨将那盘糕点刚在桌子上,顺手拿起那个小木屋道,"母亲说,它为何会唱歌?"


        

揽月看见这小屁孩终于肯叫她母亲了,心中大喜,脸上却依然不动声色道,"唐家擅长制造机关暗器,这小木人之所以会唱歌,想来也是因为这个的原因!"


        

"那母亲可否允许我带回来瞧瞧?"


        

揽月想起夜寒一的腹黑,想着这小屁孩不会将东西拿走就不来了吧!可若是光明正大的拒绝又显得她这个母亲小气,于是只得道,"好!"


        

子墨将那小木屋抱起来,规规矩矩的向着揽月行礼道,"谢母亲!"


        

然后就走了。


        

两个时辰后,揽月瞧着空荡荡的屋子,很是无语道,"蝉衣,你说那小屁孩还会来吗?"


        

"只怕是不会了!"


        

揽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