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二百二十七章 遇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官道上,几个文武百官正站在那里翘首以待,驸马进京路过此地,按照制度,他们应当出城迎接。


        

"李大人,你说咱们驸马长什么样子?"


        

他只听说他们驸马曾是京城出了名的小倌。长相不俗,可究竟长得什么样子,却没有见过。


        

"你管他长什么样子?他可是东夷太子,咱们北燕如今成这般状况,便都是因为他,你只需按照咱们朝中制度,好好迎接他便是,至于溜须拍马,你最好想都不要想。省的到时候咱们皇上和东夷闹翻了,第一个拿你开刀。"


        

那官员一愣,"喂,李大人,我只是问你一句,你知道便知道。不知道便不知道,说这么多有的没的干什么?"


        

另一个官员看见,忙扯了扯那官员的胳膊,压低了声道,"刘大人就少说一句吧,这李大人的一个侄儿在和东夷的战争中死在了战场上,这李大人的哥哥可就那一个男丁!"


        

刘大人眨了眨眼睛,终究没再继续说下去。


        

一刻钟后,一辆马车出现官道的那一头。


        

在马车后面,几十辆黑骑紧随其后。


        

众官员一看,连忙打起了精神,只有那位李大人依然是那副一脸不屑的样子。


        

"恭迎驸马!"


        

马车的帘子掀开了。一只骨干分明,且白皙的手出现在众人面前。


        

众人屏住呼吸,只见一白衣少年从马车里走出来。


        

那男子有着格外漆黑的眼,极浅的唇微微扬起,如瀑的长发就那样披在身后,却给人一种不凡冒犯的感觉。


        

刘大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想着这太子就是太子呀,别说是东夷的官员了,即使他这个北燕官员,见了他也莫名的有些害怕。


        

而且他很好奇京城的那些人是如何将他当成一个普通的小倌的?


        

不过他不知道,面前的少年迷离浅笑的时候,却是另一番风情。


        

跟在灵香身后的那个小将想起灵香身上那深深浅浅的伤痕,则轻轻叹了口气。想着原来即使当了太子,也有这么多不如意的事情。


        

"下官已经准备好了酒菜,驸马这边请!"刘大人屈身道。


        

灵香没有说话。只是跟在那位刘大人身后。


        

宴会上自然是歌舞升平,几个官员频频向着灵香敬酒,尤其是那位李大人。几句话一杯,一个时辰下来,众人皆有了醉意。


        

一直跟在灵香身后的小将想起灵香身上的伤。生怕他有什么事情,连忙让人扶着灵香回去。


        

却没想到灵香只是笑勾了勾唇角,自己站起来就朝着外面走去。


        

那小将瞧着灵香一丝不乱的步伐,才知道自己想多了。


        

这驸马爷可是东夷的太子,他的酒量想来也不是这些地方官可比的。


        

"大人还真是忠心,只可惜这位东夷太子对咱们北燕,未必有大人这么忠心!"


        

那小将一愣,回头瞧了一眼杵在那里的李大人,抱拳道。"我也只是奉命行事罢了!"


        

"奉命行事?想来大人是忘了当初那场大战,听说当初那场大战,大人的手下可是死伤无数!"


        

那小将的脸色变了变。蹙眉道,"你究竟是何人?"


        

"在下只是北燕一个小小的官员,只是不幸,在下的一个侄儿也和大人手下的那些士兵一样,死在了战场上!"


        

那小将蹙眉,"此事已经过去了。且皇上也重新发了抚恤金,你还想要什么?"


        

李大人轻轻一笑,"那大人的意思是。那些人便白死了吗?在下的侄儿也就罢了,可大人和那些士兵同生共死那么多年,想来感情应该格外深厚才是!"


        

"你……"


        

"好了,是在下多言了,大人还是快去照顾咱们的驸马爷吧!"


        

那小将瞧了那位李大人一眼,转身朝着灵香去的地方走去。


        

马车行了大约半刻钟后。突然,有黑色的身影从一旁的胡同里窜出来。


        

马匹受到惊吓,一声长嘶。前蹄直接就扬了起来。


        

跟在灵香身后的那些侍卫一看,连忙举起手中的长剑道,"什么人?"


        

回应他们的是密集的长箭,不过这些长箭虽然来势凶猛,不过对准的却是灵香的马车。


        

只几息的功夫,原来的马车便被射的如同刺猬一样,还有许多支长箭则直接穿过马车的帘子,射进了马车内。


        

跟在灵香身后的一个侍卫看见后,想上前帮忙,却被那小将一把拉住。


        

只见他小心的朝着马车内望了望,这才道,"驸马。你……没事吧!"


        

"没事!"有清冷声音从马车内传来。


        

那小将一怔,连忙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保护驸马!"


        

"是!"


        

"将军。那些刺客已经逃了!"


        

"还不快去追?"


        

"算了!明日早些赶路!"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是!那今日便委屈驸马先在这马车里将就一下,属下定会尽快给驸马找到新的马车!"


        

"无妨!"


        

重新上马后,其中一个士兵犹豫的看着那个小将道。"头,你刚才拉我做什么?"


        

那小将压着声道,"这是东夷太子和旁人的私人恩怨,你参合进去做什么?"


        

那士兵瞪着大眼道,"可……可皇上说了,若是驸马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将军就要提头去见!"


        

那小将揉了揉鼻子,想着自己怎么把这茬子事情给忘记了!


        

"还有,头,我刚才看见那么多长剑射进了马车里,那位东夷太子怎么会没事?"


        

那小将一愣,"谁知道,或许是他命硬!"


        

"什么,你说那位驸马爷没事?"房间内,李大人阴着脸问道。


        

这些人可是他花了重金请来的,那位东夷太子怎么可能没事?


        

"是的大人,小的亲眼看见那位东夷太子从马车上下来,进了驿站!小的一时好奇,还悄悄跟进去,趁着无人注意的时候,看了一眼那辆马车,里面全是长箭,只是……只是那位东夷太子坐的地方却没事!"


        

"哼,看来是老夫小瞧他了,不过他既然来了老夫的地盘,老夫就不能让他活着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