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公主病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为首的小太监急忙道,"公主,奴才们……奴才们刚才是瞎说呢!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小公主扯起嘴角朝着他们笑了一个,转身朝自己的宫殿走去。


        

紫儿和那个小宫女则连忙跟在她的身后。


        

回到宫殿后,小公主如往常一样站在院子里发呆,她瞧着皇宫里略显萧瑟的景色。脸上是别人看不懂的情绪。


        

紫儿怕她会伤心,小心上前道,"公主别听他们瞎说,若皇上真的发现了驸马的骸骨,又怎么让那么多人继续在外面寻找?况且寒王妃不是说了吗?她已经发现了驸马的踪迹,寒王妃乃是咱们北燕的国夫人,说话向来慎重,定不会胡说的!"


        

小公主没说话,她的目光落在屋顶还没有融化的积雪上。良久才道,"我父皇呢?"


        

"皇上在书房呢,听说今年北方大汗,百姓穷的连年都过不了了,那些大臣正在和皇上商量给北方拨些粮食!"


        

小公主的动作顿了顿,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珠帘上。那珠帘往年她父皇每年都会换一次,唯独今年……


        

紫儿看着小公主的表情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道,"公主放心,咱们北燕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点银子还是能拿的出来的!"


        

小公主没说话,继续看着面前的景色发呆。


        

晚上吃饭的时候,紫儿小心的瞧着小公主,却见她像昨日一样,该吃什么还吃什么,只是人却沉默的厉害。往日她吃完饭后偶尔还会和她们说几句话,可今日却是一句都没有。


        

她仿佛一个木偶一般。默默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和外界没有一丝交流。


        

与此同时的寒王府内,夜寒一听着侍卫的来报,一双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在他旁边,还站着同样脸色沉重的揽月。


        

她的眉毛微微蹙着,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怒意。


        

这几日,公主的饭食刚刚好了一些,人也不像往常那般吃多少吐多少了,没想到却突然传出了这样的传言。


        

"可查出来这话是从何人嘴里传出来的?"


        

"属下已经打探过,不过众人说的各不一样,所以无从辨认是从什么嘴里传出来的!"


        

揽月蹙眉,没有说话。


        

"你下去吧!"


        

"是!"


        

"王爷,你说这话会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


        

"应是西召,如今盼着北燕不好的,就只要西召了!"


        

揽月唇角勾起一个冰冷弧度。西召公主!


        

"小公主现在什么情况?"


        

"刚才宫里来人,说公主看知道此事后什么表情也没有,晚上吃的依然和昨日一样多。"


        

揽月没说话。不过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的感觉。


        

子墨则坐在他们旁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晚上睡觉的时候,子墨像往常一样洗漱之后就熟练的爬上了揽月的床。揽月瞧着他撅着的小屁股,有些头疼。


        

这几日这小屁孩难得安静,对夜寒一上次将他半夜抱回自己房间的事情也不闻不问,不过揽月却总觉得他暗暗憋着劲。


        

半夜,揽月房门被人推开了,只见夜寒一一身黑衣的走进来,他瞧了一眼躺在床上熟睡的子墨,伸手将他抱起朝他房间走去。


        

谁知他才刚刚走了一步,子墨突然就睁开了眼睛。他看着抱着他的夜寒一,先是怔了怔,然后就惊天动地的哭了起来。


        

正在外面守夜的蝉衣听到这惊悚的吓得连忙走进来道。"小姐,发生什么事了?"


        

揽月揉了揉太阳穴,淡淡道,"无事!"


        

夜寒一则一脸阴沉的瞧着他怀里撒泼的小人,隐隐有把他一把扔出去的感觉。


        

这边,惊天哭地的声音依然响起。揽月怕把整个王府的人都惊起来,只得道,"王爷还是先将他放在床上吧!"


        

夜寒一蹙了蹙眉。直接拎起子墨将他扔在了床上。


        

子墨一到床上就立刻不哭了,他就那样虎视眈眈的看着夜寒一,发觉他要靠近,嘴巴一撇,就又嚎了起来。


        

揽月,"……"


        

夜寒一则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朝外面走去。


        

揽月晚上被子墨吵的头疼,早上很晚才起来,谁知她刚起床。蝉衣便在门外道,"小姐,宫里来人了!"


        

揽月脸色一变,"是不是公主出了什么事?"


        

"他们没说!"


        

揽月没说话,匆匆洗漱之后就朝着门外走去。


        

门外果然停着一辆马车,王公公脸色不好的站在那里。


        

揽月连忙上前道,"发生什么事了?"


        

"是公主,王妃……王妃还是随老奴赶快进宫吧!"


        

揽月蹙眉,急忙上了马车。


        

小公主的宫殿内,宫人们正神色匆匆的忙着什么。


        

揽月随王公公一进房间,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小公主。


        

她的脸色苍白,如瀑的长发凌乱的披在身后。在她旁边还坐着一脸愁容的叶太医。


        

在屋子的正中央,皇上和夜寒一则面色阴郁的站在那里。


        

揽月正准备上前行礼,皇上已经开口道。"免了,你去看看公主,她素来喜欢你。或许会听你的话!"


        

揽月起身,朝着小公主床前走去。


        

有阳光照在小公主的脸上,越发照的小公主的脸白的透明,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了一般。


        

揽月瞧了一眼站在那里的叶太医,就看见叶太医将手从公主的手腕上拿开,抱拳道,"公主是气急攻心,所以才会突然昏厥,在下已经使了许多法子,可公主一心赴死,在下也没有法子!"


        

揽月蹙眉,却没有说话。


        

一心赴死!看来她还是相信昨日的传言。


        

"王妃可以试着和她说说话,或许她能听到!"叶太医瞧着双眼紧闭的公主,犹豫的说道,这也是唯一的法子了。


        

只愿公主在听到王妃的话之后,能重燃活着的希望,只有这样,他的药才能起了作用。


        

揽月坐在小公主床前,她的手落在小公主消瘦的脸上,心却狠狠的疼着。


        

她记得她初见小公主的时候,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有意无意的打量着她,虽然是一副端庄模样,可脸上却有着难掩的稚气。


        

可自从认识灵香后,这一切似乎都变了,她开始变得沉稳,开始忍耐,甚至开始不动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