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三百五十二章 掩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再次醒来,小公主已经在自己的公主府里,在她旁边,灵香正一脸着急的看着他。


        

在灵香身后则站在揽月,落雪,皇上,寒王,肃王,还有叶太医……


        

“公主,你怎么样了?”灵香轻声问道。


        

小公主没有看他,她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肚子上,良久才嘶哑着声音问道,“我的孩子呢?”


        

灵香一愣,良久才脸色惨白道,“孩子,孩子没了!不过咱们还年轻,以后还可以再要!”


        

小公主没有说话,她呆呆的望着自己曾经隆起的肚子,许久才把目光收回,没了,没了也好,没了她父皇便无需再顾念她了。


        

“你们都出去吧!我想和驸马说说话!”


        

落雪知道小公主现在有许多话要跟驸马说,忙拽着揽月朝外面走去。


        

皇上他们一看,也蹙着眉朝外走去。


        

等所有的人走后,灵香将小公主扶起来,又喂了她一口水,这才道,“公主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小公主瞧着灵香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睛的面孔,开口问道,“驸马还记得月山镇吗?”


        

灵香笑了笑,“怎会不知道,公主曾经答应过我,若是有一日厌倦了这里的生活,便和我一起久居那里,如今我许久没去那里,倒是有些想念!”


        

“明日我便陪驸马一起去!”


        

“明日?公主的身子如今需要好好调养,若是公主想去,等公主的身子好了,我再带公主一起去如何?”


        

“我的身子我知道,不碍事的,只要将马车遮严实一些,想来父皇也不会反对!”


        

灵香正准备说什么。小公主已经继续说道,“我心中烦闷,若是去了那里,想来心情会好一些,心情好了,身子恢复也会快一些!”


        

灵香犹豫了一下,“公主执意要去吗?”


        

小公主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此事便由我和父皇商量,公主静候佳音便是!”


        

小公主勉强扯起嘴角,缓缓闭上了眼睛。


        

房间外,落雪正压着声对子轩道,“今日你听到的话一句都不许泄露出去知道不知道!”


        

子轩一脸不服道,“那那位西召公主呢?就这样放了她吗?”


        

“她的事情自有寒王和皇上处理,如今北燕正准备和西召大战,她这个时候来北燕,皇上和寒王自然不会让她有什么好果子吃!”


        

“你以为我不说皇上和寒王就不会知道吗?你也说了,那位西召公主自然是来挑拨离间的,一定会将这些事情也告诉皇上的!”


        

“她告诉是她的事情,但是你不许将此事告诉别人,这样岂不是如了她的意?”


        

子轩一听,顿时不说话,想让他当她的传话筒,门也没有!


        

“你们在嘀嘀咕咕说什么?”那边,揽月瞧着两人不停的在角落里说着话,上前一步问道。


        

子轩连忙将嘴巴捂住道,“没说什么?”


        

揽月无语的看着他,倒是落雪犹豫了一下道,“那位西召公主和公主说了一些驸马的事情!”


        

揽月眼睛一眯,又是她!


        

“她现在人呢?”


        

“应该被那些御林军关了起来!”


        

揽月蹙眉,正准备朝夜寒一的方向走去,公主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了,灵香一脸苍白的走出来,他向着皇上行了个礼,这才道,“公主已经睡着了!”


        

“公主好好的为何会突然流产?”


        

他几日前才问过叶太医,叶太医说公主这几日的脉象很好,应该没什么问题,这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就流产了。


        

灵香犹豫了一下道,“小婿不知!”


        

叶太医则上前一步道,“回皇上的话,公主是伤心过度,这才会突然流产!”


        

皇上的眼睛微微眯起,“伤心过度?”


        

“不可能,我家公主和驸马一直好好的,为何会突然伤心过度?”紫儿‘噗通’一声跪下道。


        

驸马对公主的好,她可是看在眼里的,况且两人一直都好好的,公主怎么会突然伤心过度呢?


        

“公主刚才去了什么地方,和谁一起去的!”


        

两个小太监怯怯上前道,“回皇上的话,是奴才!”


        

紫儿则看着这一切,不知道该说什么。那个时候她正去了厨房给公主那糕点,等她回来的时候,公主已经不见了。


        

“公主去了什么地方,见了什么人,从实招来!”


        

那两个小太监正准备说话,突然,公主房间的门打开了,只见小公主一脸苍白的走出来。


        

灵香一愣,忙道,“公主不是睡着了吗?”


        

“我听见外面有声音,便出来了,父皇不要责骂他们,是我自己不小心,才会掉了孩子的!”


        

皇上蹙起眉毛,“可叶太医说……”


        

“我掉了孩子,是很伤心,不过却不是因此掉的孩子,请父皇不要再询问此事了!”


        

皇上犹豫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小公主,沉着声道,“你确定不是什么人欺负了你?”


        

“女儿乃是北燕的小公主,没有人敢欺负女儿,不过女儿刚才外出的时候遇见了西召的公主,女儿和她发生了一些冲突,想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皇上脸色一变,“西召公主?”


        

落雪和子轩则一脸诧异的看着小公主,不知道她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想替驸马遮掩!


        

“是的,她对女儿多般羞辱,请父皇为女儿主持公道。”


        

灵香的身子则一震,一张脸越发苍白的看着小公主。


        

“地上凉,你快起来,那西召公主这个时候还敢来我们北燕京城,真是胆大妄为,来人,立刻把她抓起来,砍了她的脑袋,给那个东夷的老小子送去!朕要让他知道,朕的女儿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有士兵上前道,“是!”


        

“还有一事女儿求父皇答应!”小公主重新跪下,她的脸白的如纸一般,可眼睛里却满是执拗。


        

似乎执拗的想要做些什么?


        

“什么事情,好好说便是,为何又跪下了?”


        

有宫人上前搀扶小公主,小公主没有起来,继续跪下道,“女儿想明日去月山镇!”


        

皇上挑眉,“月山镇?那里离这里甚远,你的身体……”


        

“求父皇答应!”


        

皇上轻轻叹气道,“好吧,即使你执意要去,朕也不好拦你,不过朕会多派些人保护你,你不许推迟!”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