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三百五十三章 月山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皇上轻轻叹气道,“好吧,即然你执意要去,朕也不好拦你,不过朕会多派些人保护你,你不许推迟!”


        

“是!”


        

揽月则瞧着小公主,不知道她为何会突然想起去月山镇?


        

回去的路上,揽月听着落雪和子轩在车上说起事情的经过,一双眼睛微微的眯着,她以前没有亲自去找那位西召公主,是因为不到时候,可没有想到她的胆子这么肥,竟然敢找上门来,如此一来,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


        

“你们可知那位西召公主如今在哪?”


        

落雪想了一下道,“那时公主晕倒,我们着急给公主找太医,没太在意,似乎是几个御林军看着!”


        

揽月脸色一变,目光落在夜寒一身上。


        

夜寒一蹙眉道,“皇兄刚才已经派人去抓她了,若是半个时辰内我们这里没有任何消息,那就说明那位西召公主已经逃了!”


        

子轩一听,差点蹦起来,“你说什么,逃了?”


        

他的杀母之仇还没有报,怎么能让她逃了?


        

“去御林军军营!”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是!”


        

军营里,众人看见夜寒一终于出现,连忙上前行礼,其中一个还一脸委屈道,“头,你终于来了,今日我们抓了……”


        

“那位西召公主呢?”


        

那人一愣,目光有些闪缩道,“逃了!”


        

“什么?逃了,你们的人不是一直跟着吗?怎么能让她逃了呢?”子轩气的跳脚道。


        

落雪也皱了皱眉毛,早知道如此,当初她就应该杀了她!


        

“那位西召公主可是狡猾的很,她趁着大家都担心公主的事情,无法顾忌她的时候就准备了迷药,等大家走后,她就把我们的人迷倒了,然后和人一起逃出了京城!”


        

夜寒一的眼睛已经眯了起来,“你说她已经逃出了京城?”


        

那人垂下头道,“属下去城门问过了,的确有一个和西召公主长得相似的人出了京城!”


        

“那怎么办?难道就让她这样逃了吗?”子轩有些气急败坏道。


        

他好不容易才等来一次报仇的机会,怎么能这样轻易放过。


        

“属下已经下令,让人出城去追!”


        

“皇上那里呢?”


        

“皇上来的时候人已经跑了,不过头放心,属下已经让人兵分三路,一定将那位西召公主抓回来!”


        

夜寒一没说话,转身朝外面走去。


        

路上,子轩有些急躁道,“姐,你说那西召公主能抓回来吗?”


        

揽月犹豫了一下,“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为什么?”这些御林军不是挺厉害吗?为什么会抓不回来!


        

揽月瞧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悠悠道,“西召公主既然敢来,想必已经有了万全的准备,况且如今她又逃出了京城,想要再将她抓回来,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况且那西召公主向来狡诈,若她易了容,在什么地方待个一月半月,再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溜回西召,那只怕咱们永远都找不到她了!”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样让她逃了,你们可不要忘了,她还杀了咱们的母亲!”


        

“你先别急,听长姐继续说,长姐会有法子的!”


        

子轩的目光顿时落在揽月身上,揽月只得道,“你放心,无论那西召公主怎么逃,只要西召在,她就逃不掉!”


        

“那长姐准备什么时候给母亲报仇!”


        

“等公主的事情完结,我会亲自去一趟西召!”


        

子轩一愣,“公主?公主怎么了?”


        

她不是已经好了吗?不但替驸马掩盖了一切,还要陪他出去游玩!


        

落雪则开口道,“长姐是担心公主?”


        

揽月点头,公主这个时候提出去月山镇,的确让人怀疑她的动机。


        

回到王府后,揽月便一直心神不宁,她一会在屋子里喝茶,一会去院子里看晚梅,偶尔还会一个人跟一个人在下棋,唯独坐不住。


        

子墨跟在她屁股后面走来走去,走了三四遍之后终于忍不住了,只见他用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揽月道,“你到底要去哪?”


        

他已经抱着这木人跟着她跑了一下午了。


        

蝉衣和二丫也很是奇怪的看着揽月,想不通她今天这是怎么了?


        

揽月眨了眨眼睛,目光最终落在夜寒一身上,却见他也正奇怪的看着她。


        

他能说他今天被这个女人晃得头疼吗?


        

“你可是在担心公主?”


        

揽月找了个地方坐下,确定子墨不会再抱着一个木人跟着她四处跑了,这才道,“王爷不觉得此事很奇怪吗?”


        

按理说小公主知道了那么多的事情,即使没有和灵香和离,也不应该表现的那么平静才是,况且还流掉了孩子!


        

夜寒一蹙眉,“或许她只是想去散散心,回来再商量此事!”


        

“那她为什么要袒护灵香?”这可不是小公主的性格。


        

“小公主那么喜欢驸马,想必是不愿意让皇上责罚驸马!”蝉衣在旁边道。


        

揽月蹙眉,依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你若是不放心,明日咱们可以和小公主一起去月山镇!”


        

夜寒一的话音刚落,就看见子墨正直直的看着他。


        

他犹豫了一下,又道,“到时候带上子墨,蝉衣,二丫,行动小心一些!”


        

蝉衣和二丫受宠若惊的看着夜寒一,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提到她们。


        

子墨一听,这才放心的继续玩着手中的小木人,揽月瞧着夜寒一蹙眉的样子,想着他们两个什么时候需要看这个小屁孩的脸色行事了。


        

她记得她以前不听话的时候,她爹几个板子下来她就听话了,怎么到她这里就变了。


        

第二天早上,公主府里的马车果然一大早就出发了,揽月他们的马车隔着远远的距离跟在他们身后,偶尔还会找个地方歇一下,省的跟在太紧了,被他们发现。


        

子墨第一次出门,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小木人也不玩了,只是掀开马车的帘子四处张望,若是累了,就倚在揽月身上睡一回。


        

揽月第一次有这种待遇,所以子墨靠着她肩膀上睡觉的时候,她吓得连动都不敢动。


        

二丫和蝉衣托腮看着这一幕,想不通她家小姐横行一世,克星竟然会是小世子!


        

到了月山镇已经是晚上,揽月他们遥遥看见灵香小心的扶着小公主进了他原先住过的那个院子,他们这才就近找了个客栈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