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回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只怕即使好了,也……也没有多长时间了!”


        

揽月的心‘咯噔’一声,却不知该说什么?


        

夜半的时候,夜寒一回来了,揽月瞧着他的样子,压低了声道,“驸马找见了吗?”


        

“没有,不过我们在另一个地方发现了许多血迹,还有一具尸体!”


        

揽月心猛地一沉,“是……是灵香吗?”


        

“尸体已经被咬的面目全非,看不出是谁?”


        

“那……拿衣服呢?”


        

灵香是驸马,他的衣服和常人的不同,应该可以看出来!


        

“那尸体上没有可以代表身份的东西!”


        

揽月一怔,却不知该说什么?


        

夜寒一瞧着她,有些不忍道,“不过在那尸体附近,发现了一枚扳指,经过确认,应该是驸马的!”


        

揽月已经无法说话,她呆呆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小公主,想着她若是知道灵香已经死了,不知会怎么样?


        

可让揽月意外的是,小公主再次醒来之后,却决口不提灵香的事情,她就像普通生病了一般,该吃饭吃饭,该喝药喝药。


        

揽月生怕她会像以前一样,突然倒下,于是日日在她面前守着。


        

这日,揽月正在房间内逗小公主开心,突然看见夜寒一走了进来。


        

只见他看了公主一眼,开口道,“皇上派人传信,让我们提早回去!”


        

揽月一愣,“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驸马坠崖的时候东夷已经知道了,东夷皇帝来信,拒绝我们继续兵力相助!还说……“


        

“还说什么?”


        

“还说永不承认驸马的这门亲事!”


        

揽月急忙看向小公主,却看见她轻轻的松了口气,仿佛一直压在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了。


        

“那西召呢?有什么动静吗?”


        

“没有,只不过我们的兵力撤回,西召那边明显轻松了许多!”


        

揽月没说话,倒是公主轻轻开口道,“明日我们回去!”


        

皇宫里,皇上瞧着归来的小公主,眼睛里有悲伤,却也有无奈,他原本公主就极少,小公主又是长公主,他自然偏爱一些,可没想到,他的这个女儿的命却这般苦,即使他是高高在上的皇上,却也无能为力!


        

“你和驸马的事情朕已经问过太子妃了,也已经全部都知道了!”


        

小公主一愣,‘噗通’一声跪下道,“父皇恕罪!”


        

“你若知道驸马居心叵测,只需告诉朕,朕帮你处理便是,你又何须和他一起死!”


        

小公主没说话,只是执拗的看着地上的青砖!


        

“地上凉,你也别跪着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以后别在轻易做傻事了!”


        

小公主没有说话,却也不起来。


        

皇上瞧着她,蹙眉道,“你可是还有什么事?”


        

“父皇,女儿这次来是向父皇告辞的!”


        

皇上一愣,“告辞?你孤身一人,能去哪里?”


        

况且现在东夷皇上对她恨之入骨,万一让他发现,岂有她的活路?


        

“女儿答应父皇,不会再轻生!”


        

“荒唐,你是公主,是朕的金枝玉叶,外面牛鬼蛇神,什么人没有,你一个人外出,朕怎么能放心得下!”


        

“女儿心意以定,还请父皇成全!”


        

“不行,朕不放心你!”


        

“求父皇成全!”


        

“你……”


        

“父皇若是不放心,可以多派几人跟着女儿,女儿保证,不离开他们半步!”


        

皇上没说话,依然蹙着眉看着小公主。


        

她的这个女儿性格从小就倔强,她自己决定了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会悄悄做的!


        

“若朕不答应呢!”


        

“父皇若想女儿活着,便放女儿离开这里!”


        

皇上脸色已经气的发白,他看了一眼站在旁边得叶太医,叶太医连忙上前几步,凑在皇上耳边说了几句,皇上的脸上显过一丝悲色,终究还是道,“罢了罢了,既然你执意要走,朕也不拦着你了,明日朕就不送你了,记住,无论到了什么地方都给朕来一封信,让朕知道你在哪里!”


        

小公主伏在地上道,“谢父皇!”


        

第二天的城门外,揽月瞧着一身普通百姓打扮的小公主,和跟在她身后的那数十个大内高手,却不知该说什么?


        

小公主的身体本就孱弱,如此一来,能活多久,只怕是没人知道了。


        

“王妃放心,奴婢定会照顾好公主得,这次,公主就是打奴婢,奴婢也不会离开公主半步了!”


        

揽月勉强勾起唇角道,“一路顺风,安定下来,记住给我们来信!”


        

小公主点了点头,转身上了马车。


        

把几个大内高手则扮成普通老百姓的样子,跟在她身后。


        

小公主走后,揽月转过身来,她的目光落在面前的城墙上,声音悠悠道,“西召公主可有消息了?”


        

“暂时还没有!”


        

揽月没说话,转身朝京城走去。


        

御书房内,皇上看着跪在那里的揽月和夜寒一,一双杂眉皱起道,“你们要领兵去西召?”


        

揽月答,“皇上不是一直想扩充疆土吗?如今正是时候?”


        

皇上眯着眼睛,“你不是想拿着朕的军队去公报私仇吧!”


        

西召公主杀了这个女人的二姨娘的事情,他可是知道的。


        

揽月道,“皇上若是愿意,臣妾即刻便休书一封,前往南夏,让南夏皇帝发兵,助皇上一臂之力!”


        

皇上蹙眉,却没有说话,他知道这个时候是攻打西召的最好时机,且那位西召公主不但敢动他北燕的国夫人,还杀他重臣家眷,就连小公主和驸马之事,也和她脱不了关系,的确该死,只是如此一来……


        

“那南夏皇帝会同意?”


        

“如今南夏的小皇帝刚刚登基,自然想有一番作为,若皇上愿意,想必他也不会推迟!”


        

皇上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道,“好,那朕便准了,不过朕有言在先,朕的那些士兵可是北燕仅存的士兵,你怎么带他们出去的,还怎么带他们回来,至于出兵的银两。朕记得寒王府中有不少的私银,你们就自己解决吧!”


        

揽月对皇上泼皮的性子早有预防,于是抱拳道,“是!”


        

倒是夜寒一阴阴的看着皇上,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