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三百六十五章 还有什么坏消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公主的宫殿里,西召公主正在那里拿着一本兵书看,看见老皇帝进来,公主连忙放下手中的书上前行礼道,"见过父皇!"


        

"快起来!"


        

西召公主上前将老皇帝扶到椅子上,轻声道,"父皇刚下朝就来到了这里,可是有事?"


        

有宫女倒了茶过来。老皇帝抿了一口。这才满脸愁容道,"朕今日上朝的时候,听那些大臣汇报,说北燕已经和南夏联手,正朝着咱们西召的方向走来,只怕不用多久,便会到达咱们西召边境!"


        

西召公主的眉毛微微蹙起,那个女人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


        

"霄云,你可有什么好法子?"老皇帝一脸期盼道。


        

他这一生皇子公主不少,可最终活下来的却只有三个儿子,一个女人,可他那三个儿子。一个好色,一个寄情于山水,一个软弱无能,唯独这个女儿有几分他年轻时的胆色,久而久之,他遇事只愿和这个女儿商量,至于他那三个儿子,就听天由命吧!


        

西召公主的脸上闪过冷冽杀意。这个女人倒是会挑时机,不过她以为这样就能把他们西召怎么样吗?也把他们西召看的太无能了一些。


        

"你可是有什么好法子?"老皇帝看着西召公主脸上的表情,犹豫的问道。


        

他对她的这个女儿还是了解的,她虽然只是一个女儿家,可性子却比她三个哥哥沉稳了许多,办法更是层出不穷,而且看她现在的这个表情,倒像是心有成竹。


        

西召公主勾起唇角,她看着外面湛蓝的天空道,"如今北燕和南夏联手,若咱们想打败他,只有一个法子!"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老皇帝一愣,"什么法子?"


        

"或者和东夷联手,或者……打败东夷!"


        

老皇帝犹豫了一下,"联手?"


        

那东夷杀了他一个儿子,此仇不报。着实难解心头之恨。


        

"父皇不想联手也可,可以加大兵力,一举将东夷拿下!"


        

老皇帝还没有说话,就听见外面匆匆有人来报道,"皇上,有紧急战报!"


        

老皇帝已经习以为常道,"念!"


        

说来也奇怪,他们和东夷这几个月虽然一直在对战,可却总是输输赢赢,仿佛一场拉锯赛,不过双方却都没有多少伤亡!


        

"敌军凶猛,昨日已丢城池三座,还请皇上速派援军支援!"


        

老皇帝一愣,猛地站起来道,"你说什么,丢了三座城池?"


        

那士兵吓得战战兢兢道,"是,是的,而且伤亡惨重!"


        

"这又是为何?"


        

他们这段时间不是一直都不曾有什么大的伤亡吗?


        

"回皇上的话,那东夷士兵不知从何处运来了许多的火药。咱们士兵避之不及,所以……"


        

老皇帝脸色已经变白,"火药?"


        

这东夷有火药的事情他也知道,可这些日子东夷一直不曾使用。他还以为是东夷常年征战,已经做不出这样的东西,没想到……


        

西召公主也脸色一变,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


        

"去。把王将军叫来,让他再派一万士兵前去支援,有什么情况立马来报!"


        

"是!"


        

"王爷,说也奇怪,这几日那东夷不知中了什么邪,突然猛攻下西召三座城池,而且还用了他们许久都不曾用过的火药。"军营里,一个小将模样的人一边拿着一只野鸡烤,一边疑惑的说道。


        

在他旁边,除了坐着夜寒一之外,还坐着揽月,和南夏的小皇帝。


        

夜寒一还没说话。南夏小皇帝已经瞪着大眼道,"你是说之前东夷对西召一直没有使用过火药?"


        

这东夷唯一出名的便是火药,他攻下一些小国,用的也是这种东西。这次怎么舍得不使用?


        

那小将点头道,"不但如此,这几个月东夷虽然一直和西召兵刃相见,可总是不温不火的,双方损伤几乎一样,自从东夷太子的死讯传到东夷之后,那东夷的士兵跟发了疯似的,这一段时间已经攻下了西召不少城池。"


        

揽月蹙眉。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


        

"你可查出东夷之前为何没有使用火药?"


        

"你说会不会是因为前些日子天气寒冷,那些火药无法用?"南夏小皇帝犹豫道。


        

"这个属下也查过,据说东夷制造的那些火药跟天气毫无关系,属下也一直疑惑。不知那东夷皇上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那如今呢?"


        

"如今那西召皇帝才知道了东夷的可怕,正四处招兵,想要前去支援!"


        

夜寒一没说话,揽月也皱着眉,这的确是件奇怪的事情,更让人郁闷的是,他们竟然猜不透那些东夷人的想法。


        

"王爷,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这西召和东夷打的正热火朝天。倒是显得他们有些多余。


        

南夏小皇帝双眼亮晶晶道,"自然是趁火打劫,你们看,我们从西召的这边进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或许等他们反应过来,咱们已经攻下来他们半座城池!"


        

"如此一来,东夷只怕要和我们结下梁子了!"那小将犹豫道。


        

"即使不这样,那东夷也和你们结下梁子了,你们可别忘了,那东夷太子不久前才死在了你们北燕,以东夷皇帝的性子,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夜寒一瞧了揽月一眼,看她不做声,开口道,"就按他说的办!"


        

既然他们已经得罪了东夷,那倒不如一次解决了利索。


        

三日后,北燕的士兵就从另一头出发,直接朝着西召皇宫攻去。、


        

此时,西召已经丢了七座城池。西召老皇帝坐在龙椅上,瞧着下面跪着的满朝的文武百官,总感觉自己跟做梦似的。


        

那东夷明明跟他们实力相仿,怎么会突然之间就这样厉害了呢?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众爱卿可还有什么法子?"老皇帝伸出一只手。战战兢兢的说道。


        

那些大臣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说话,或许先前他们还敢在此慷慨激昂几句。可如今情况骤转,已经不是他们随便说几句就能解决问题的了。


        

老皇帝瞧着下面黑压压的脑袋勺。叹了口气,正准备让退朝,突然看见一个士兵匆匆走进来,"报……"


        

老皇帝摆了摆手道,"还有什么坏消息,一起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