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三百六十六章 时日不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皇帝摆了摆手道,"还有什么坏消息,一起说了吧!"


        

"回……回皇上的话,北燕和南夏的士兵已经从东面开始朝我们进攻!如今……如今已经攻下一座城池!"


        

老皇帝气的"啪"的一声拍了一下桌子道,"简直岂有此理,趁火打劫,宵小之辈!众爱卿呀,你们谁带兵前去对战!"


        

那些老臣像是哑巴了一样。静静的跪在那里,谁也没有说话,倒不是他们都怯弱,而是之前能上战场的武将如今已经全部上了战场,剩下的这些大臣皆是些只懂之乎者也的腐朽文官,况且他们这些年在京城养尊处优惯了,让他们上战场,那还不如要了他们的命。


        

老皇帝叹了口气,有些疲惫道,"你们都退下吧!"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殿外,公主正等在那里。看见老皇帝出来,西召公主连忙上前一步道,"父皇!"


        

老皇帝揉了揉太阳穴,"北燕的事情你可听说了吗?"


        

"听说了!"


        

"北燕那个老家伙当初有难时,第一个想起的就是咱们,如今咱们落难,他竟然落井下石,此事说起来。也是父皇的错,若当初父皇没有冷眼旁观,也没有以借兵相要挟,执意将你嫁给寒王,只怕事情也到不了如今这种地步!"


        

西召公主想起夜寒一曾经看自己的眼神,嘴角是冰冷的笑,那个人是真的想杀了她,就是因为那个女人。


        

而且更让她耿耿于怀的是,他为了摆脱她,不惜让旁人替他入洞房,如此的羞辱,她若不十倍百倍的还给他,那她就枉为这西召的公主。


        

"公主可是想到了什么好法子?"


        

西召公主摇了摇头,"女儿只是在想,那东夷为何突然就这般厉害?"


        

"此事父皇也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如今若是再想不出什么好法子。只怕咱们西召很快就要完蛋了!"


        

"皇上,三皇子来了!"一个小太监道。


        

皇上蹙眉,"让他进来!"


        

"是!"


        

"见过父皇!"


        

"你来做什么?"皇上脸色看起来不悦道。


        

他的这个儿子素来软弱,在朝堂上也一直是唯唯诺诺,即使偶尔出个主意,也大抵不是什么好法子!


        

那位三皇子也看出了皇上对他的厌恶,他小心的站起来道,"父皇,儿臣倒是有一个法子,不知可行不可行!"


        

皇上挑眉,"你有什么法子?"


        

那三皇子"噗通"一声跪下道,"儿臣求父皇为天下百姓着想,先跟东夷服个软,以免战火继续蔓延!"


        

皇上满脸的皱纹都竖了起来,"服软,不知三皇子的服软是个什么意思?"


        

三皇子的声音已经开始颤抖,他道,"只要父皇不再追究东夷杀了五弟的事情,再向东夷割地认错,东夷皇上定会原谅父皇的!"


        

皇上的脸色铁青。他瞧着跪在那里的三皇子,只差一脚踹上去,他就知道,此人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父皇。如今情况危急,若是咱们再和东夷打下去,只怕咱们西召就真的要灭亡了!"


        

"荒唐,且不说我西召从不畏惧任何人。再说了,即使我们西召真的灭亡了,也比就这样投降有骨气!"


        

三皇子继续道,"儿臣知道父皇看不起儿臣,可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我们西召还在,以后便还有报仇的机会,若咱们西召都没了,又谈什么骨气!"


        

皇上气的脸色大变道,"来人,把三皇子拖下去关起来!"


        

"是!"


        

几个士兵上前。拖着三皇子就朝着旁边走去。三皇子一边挣扎,一边道,"父皇,父皇……"


        

皇上冷着脸不说话。倒是西召公主看着那位三皇子的背影,没有说话。


        

第二天中午,传来消息,西召又丢了两座城池。西召皇帝的脸已经阴的不像样子,更让他气愤的是,除了东夷,北燕这边也像是着了魔一般,只几天功夫。就攻下他们三座城池。


        

如今的西召如同一块糕点一般,人人都想来啃几口,可偏偏他们还没有还手之力。


        

与此同时的军营里,揽月瞧着手中的西召地图。一双眉毛微微蹙着。


        

他们这里西召士兵没什么防备,他们进攻神速也就罢了,可那东夷……


        

"王妃,不好了,小三晕倒了!"就在揽月发呆的时候,平安匆匆走进来道。


        

揽月一听,急忙朝外面走去。


        

小三的房间里,小三果然双眼紧闭的躺在那里。他的脸上是十分诡异的颜色,就连头发也变成了很是奇怪的浅白。


        

在他旁边,一个大夫正摸着胡子给他把脉。


        

"大夫,小三他怎么了?"看见那大夫收回手。平安连忙上前开口问道。


        

那大夫犹豫道,"他是中了毒,且毒素已经扩展,若是再没有解药,只怕有性命之忧!"


        

揽月一愣,这才想起叶大夫曾经说的话,他说他的解药只能抑制小三体内的毒,却不能彻底清除,至于能抑制到什么时候,就要看小三自己的抵抗力了!


        

也就是说叶大夫的药已经不管用了?


        

"他还能拖多长时间?"


        

"一个月,在下的药也只能让他再拖一个月,要是一个月之内还是拿不到解药,那在下也没有法子了!"


        

揽月道,"有劳了!"


        

蝉衣则连忙跟着那大夫去取药。


        

蝉衣刚刚出去,夜寒一就大步走了进来,他瞧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小三。皱了皱眉毛道,"怎么样?"


        

"大夫说他还能撑一个月,一个月之后要是再找不到解药,只怕有性命之忧!"


        

夜寒一蹙眉。良久道,"可知西召这解药在什么地方?"


        

揽月摇头,当时西召皇帝曾经答应他们再送一枚解药到北燕,可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却一拖再拖,以至于到现在她也没有看到解药的影子。


        

"明日我和平安潜入西召京城一次,或许可以打听到关于解药的消息!"


        

"如今西召守卫森严,你要小心一些!"夜寒一点头,没有说话。


        

第二天早上揽月醒来的时候夜寒一已经没有了踪影,揽月梳洗之后,正准备去小三的房间看看小三醒了没有,突然一个士兵走进来,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揽月一眼道,"王妃,外面有人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