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国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揽月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疑惑的看着他,想着莫非是自己今日的胭脂没有打匀了?


        

院子外面,一个男子站在那里,他穿着紫色的华丽锦袍,一双桃花眼正一眨不眨的看着揽月。


        

揽月眯眼,大概也知道那个小士兵为什么会用这样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了。


        

这夜寒一刚有事情外出,就有这样一个男子来找他。怪不得那小士兵会多想。


        

至于此人,东夷的国师,如今除了东夷皇上,官最大的人,不过他敢只身一人来找他,胆识的确过人!


        

"我们又见面了!"东夷国师挑起他的桃花眼,脸上的表情潋滟无双道。


        

揽月想起自己曾顾他诱惑过那个叫芸儿的小妾,心中只觉得好笑,也不知这位国师大人当时有没有献身……


        

"不知公子只身一人来找我,可是有事?"揽月让蝉衣给那个桃花眼倒了一杯茶,漫不经心开口道。


        

那桃花眼轻笑,他道。"夫人倒是聪明,这个时候攻打西召,可算是最省力的法子了。"


        

揽月抬眉,"国师来找我,应该不是只为了这件事情!"


        

此人原本一介布衣,能在东夷混到国师的位置,想来不是只会说风凉话。


        

那挑花眼笑了笑,"自然不是。我只是想告诉夫人一些事情!"


        

揽月一愣,"请讲!"


        

那桃花眼闲闲的喝了一杯茶,这才道,"夫人就不好奇,东夷和西召打了这几个月,一直势均力敌,为何这几日却接连攻下西召数十座城池!"


        

揽月的眉毛微微挑起,这的确是她一直想不通的,可她不相信这位国师大人眼巴巴的过来,只是为了跟她解释这件事情。


        

那桃花眼瞧着她疑惑的表情,脸上闪过一丝奇怪的表情道,"那是因为太子曾经秘密下令,不许我们使用火药,也不许我们赢了西召!"


        

揽月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声音听起来却闲闲道,"这是为什么?"


        

"传说寒王妃聪明过人。却不知寒王妃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我们太子心仪你们公主多日,偏偏我们皇上又不同意这么亲事,所以我们太子就想到了一个法子,让我们和西召曾僵持状态,他又作势利用北燕,去北燕搬救兵,倒是东夷受北燕恩惠,东夷皇上自然会同意他和小公主的亲事!"


        

揽月手中的茶盏"噗通"一声掉在了地上,蝉衣一看,连忙上前给她换了一个。


        

"小姐,你没是吧!"


        

揽月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依然漫不经心道,"国师说的……可是真的?"


        

"我知道夫人不信,可事实确实如此,我曾为此事和太子吵了一架,可他执意如此,我也只好由着他,可没想到。他最终却死在了自己最爱的女人手中!"


        

揽月将手中的茶盏小心的放在桌子上,良久道,"他算计公主怀孕却是真的,你们东夷的大夫。总不会诬陷他!"


        

"夫人说的对,此事的确是我们太子算计,不过夫人可知,我们太子为什么要这样做?"


        

揽月不动声色道。"为何?"


        

"那是因为我们太子知道,以北燕皇上的小心眼,定不会原谅他的,到时他和小公主之事便无法成功,所以才想了这个计谋!不过如今看来,我们太子还是有先见之明的!"


        

"既然你们太子是为了我们公主好,那为何不将此事告诉公主,也省的生出这么多的误会!"


        

那桃花眼冷笑,他道,"告诉她?你以为告诉她,此事还能办的成吗?你们小公主年龄还小,以为这世间的事情皆是黑是黑。白是白,岂止中间还有这么多弯弯道道?所以我们太子便一并全做了,想让她继续黑是黑,白是白的活着。岂知……却为此送了性命!"


        

揽月的脑袋"嗡嗡"响,她早就觉得此事没这么简单,没想到却是这样……


        

"国师为何要告诉我这些?"


        

那桃花眼冷哼,他道,"你们小公主害我们太子送了性命,我虽然不能亲手为我们太子报仇,可怎么也得将真相告诉她,让她内疚一辈子。否则我们太子岂不是白死了?"


        

揽月,"……"


        

"既然话已经说完了,我也就不留在这里了,还请夫人将我们今日的谈话告诉那位小公主一声。也让她的余生不得好过。"


        

揽月瞧着那桃花眼潇洒离开的背影,隐隐有些脑门疼。


        

谁知那桃花眼走到一半又转过身道,"对了,还有一事,这西召是我们东夷的,我劝夫人还是赶快退兵,否则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如今没有太子护着你们。只怕我们对你们也不会手下留情了!"


        

揽月……


        

那挑花眼走后,揽月瞧着站在外面一脸好奇的士兵道,"他是如何进来的?"


        

其中一个士兵连忙道,"一个时辰前。此人独自一人出现在咱们城外,说是王妃的老相识,让小的们通报一声,小的们看见他穿着不像是常人,所以便……"


        

揽月没说话,只是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若公主知道灵香是被他冤枉的,只怕……


        

"今日听到的事情一个字也不许传出去,否则我就让人割了你们的舌头!"


        

几个士兵一听,吓得连忙道,"是!"


        

此时的东夷边境外,紫儿瞧着面前紧闭的城门,轻轻蹙眉道,"小姐,这东夷城门紧闭,禁止任何人出入,咱们只怕也进不去!"


        

小公主看了一眼她身后那些前来投奔东夷的难民。转身找了个石头坐在他们中间,却没有说话。


        

紫儿看着那些难民中间,有几个已经不行的,着急道。"小姐,咱们还是回去吧,万一染了恶疾,可如何是好?"


        

那十个百姓打扮的大内高手也齐齐看向小公主。却不知该说什么,他们原本就是习武之人,不善言辞,如今对着这位愁思百肠的小公主,更是不知从何说起。


        

小公主没有说话,依然看着东夷的大门发呆。


        

紫儿没法子,只得找了个离这些难民远一些的地方,又垫了软垫,扶着小公主前去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