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三百七十二章 中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早上,夜寒一他们果然出现在了揽月的门外,揽月看着他已经恢复的原貌,连忙上前道,"东西拿到了吗?"


        

"拿到了!"夜寒一从袖子里拿出一个东西道。


        

揽月忙打开一看,果然当初进贡时的盒子一模一样,就连里面的毒药都是一样的。


        

揽月将那枚解药放起来道,"你们是怎么拿到的?"


        

夜寒一走后。她曾仔细的研究过那西召的皇宫,按照她的估算,想要进入库房,拿到解药只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昨日我们放了一把火,趁着那些侍卫都着急去救火的时候偷偷潜入了库房,拿到了这个东西!"


        

揽月蹙眉,"这库房前面没有侍卫吗?"


        

"有,不过被我们迷晕了!"


        

揽月"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几息之后,小三高兴的走进来,他一看见桌子上的木盒子,就高想道。"拿到了吗?"


        

揽月点了点头,将其中一粒递给他道,"这是解药!"


        

小三二话没说,直接将那枚解药放进嘴里,咽下,果然没多久,小三脸上的黑色就渐渐褪去,露出了他原本那张白皙的脸。


        

蝉衣着惊奇的看着这一幕。想不到这小小的药丸竟然有这么大的作用。


        

"即使事情已经办完了,咱们就回去吧!不知为何,属下总觉得这里不安全!"说话的是柒风。


        

揽月也有这感觉,便让蝉衣收拾了东西,一伙人当天就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一伙人连夜赶路,三日后就到了离军营不远的地方,众人看见安全了,这才松了口气。


        

"小姐,你说那西召公主接下来会不会和东夷的士兵一起联手,攻打咱们北燕?"吃饭的时候,蝉衣一边给他们倒茶,一边纳闷的问道。


        

这几日西召和东夷那边没有任何动静,不知为何,她的心里反倒不踏实了。


        

小三奇怪的看着蝉衣,不知道这个小丫鬟什么时候也对这些感兴趣了。


        

"那东夷既然答应了西召的请求,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咱们北燕进宫西召。只怕现在还不是时候,时候到了,东夷自然会出手!"


        

蝉衣想起那位东夷太子,重重的叹了口气,要是驸马还在那该多好呀!


        

小三则很是不屑的看了蝉衣一眼,想着这小丫头片子懂个屁。


        

或许是许久都不曾好好用饭了,那日小三吃的格外多,到了半夜的时候,小三的肚子突然剧烈的疼了起来,他不停的在床上翻滚着,一张小脸白的跟纸一般。


        

平安和柒风听到动静,慌忙进来,当他们看到小三的时候,脸色梦的一变,此时小三的脸上是奇怪的彩虹色,可他的嘴却白的跟纸一样,看起来十分的怪异!


        

"快……快去通知主子!"


        

几息之后,夜寒一也赶来了,他看了一眼小三的脸,一双眉毛微微蹙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快去请大夫!"


        

"是!"


        

"这位公子是中了毒,不过究竟中的是什么毒,在下就不知道了!"房间里,老大夫摸着自己花白的胡子道。


        

揽月蹙眉。中毒,莫非……


        

"那可有什么法子?"


        

老大夫摇了摇头道,"此毒霸道,虽然不会立即要了这位公子的性子。不过想要将此毒解了却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知道此毒配方!"


        

揽月皱了皱眉毛,没说话,小三则依然在床上不停的翻滚着,他身上的衣服全湿,豆大的汗珠从他脸上不停的滑落,蝉衣吓得躲在揽月身后连动都不敢动。


        

"可有什么东西能暂时缓解他的疼痛?"说话的是夜寒一。


        

他的眼睛微微眯着,脸上的表情略略有些不好。


        

"这个只怕没有法子!"


        

"那他会这样一直疼下去吗?"蝉衣有些不忍道。


        

那大夫犹豫了一下,斟酌道,"据在下观察,此毒若是半个月之内没有解药,这位公子只怕就会全身溃烂而死……"


        

蝉衣脸色一变。"什么?"


        

"在下劝诸位还是好好想想,到底了得罪了什么人,才会引来如此的无妄之灾,然后尽快寻回解药才是!"


        

揽月蹙眉。却没有说话,看来是那位西召公主有所察觉,所以才会设此一计。


        

"小姐,你说咱们接下来怎么办?若是让小三这样一直疼下去,只怕还不到半个月,小三就被疼死了!"


        

"让我想想!"


        

"再不我和柒风再进西召皇宫一趟,抓了那位西召公主,有她做人质。还怕那西召皇帝不把解药拿出来!"平安阴着脸道。


        

揽月摇了摇头,如今他们已经暴露,若是再进西召,定会被那位西召公主抓住。到时候事情只怕比现在还要麻烦。


        

夜寒一则阴着脸没说话,半个月,半个月之内无论他们做什么都来不及了,所以此事还得从长计议。


        

那边,小三在床上滚着滚着慢慢就睡着了,大家生怕会吵醒他,忙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间。


        

他们走后,一个小二走过来。平安看着他手中的东西道,"干什么的?"


        

"回客官的话,如今虽然是春天,可早晚天凉。我们掌柜的听说这位客官身体不好,特让送了一个手炉过来,若是暖暖,或许会对身体好一些。"


        

平安觉得这话有道理,就开了门道,"进去吧!"


        

"是!"


        

只见那店小二进去之后,果真将手中的手炉贴着小三的肚子放下,然后转身离开了!


        

平安看见小三睡得安详,重新关上了门。


        

房间内,揽月依然坐在椅子上喝茶,在她旁边坐着面无表情的夜寒一。


        

蝉衣已经对这样的场面习惯,所以一边给他们斟茶,一边看着两人的脸色。


        

"听说五日后,那位西召公主会出发,前往东夷!"说话的是夜寒一,他狭长的眼睛微挑着。目光里是深不见底的寒意。


        

他少年便随皇上四处出征,倒是没想到有招一日会栽在一个女人手里。


        

揽月的眉角微微挑起,"王爷是说?"


        

"到时候他们会经过离这里不远的辛镇,我们可以在那个地方下手!"


        

"你说他们若想解了那人的毒。会怎么做呢?"此时的皇宫里,西召公主背手站在房间里,看着面前的宫灯,淡淡道。


        

她如瀑的头发披在身后。带着浅浅笑意的面孔在这半明半暗的光线下,狰狞的如同一个鬼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