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为什么害老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说他们若想解了那人的毒,会怎么做呢?"此时的皇宫里,西召公主背手站在房间里,看着面前的宫灯,淡淡道。


        

她如瀑的头发披在身后,带着浅浅笑意的面孔在这半明半暗的光线下,狰狞的如同一个鬼魅。


        

"依奴才所见,他们若真想解了那人的毒。无非两条路,一时重新进宫,来偷真正的解药,而是挟持一个人,以此要求皇上妥协,给他们解药!"


        

西召公主笑了笑,"他们如今行踪已经暴露,以那个女人的性子,定是不会再让王爷再进宫了!"


        

"那便只剩下一个法子了!"


        

"是呀,只剩下了一个法子,王忠,你还记得那位寒王吗?"


        

那小太监一愣。"当然记得,公主以前和他见过一面,当时奴才就在,要说那北燕的寒王,长得可真是好看,性格又冷冰冰的,奴才看了都喜欢!"


        

西召公主很是无语的看了他一眼,继续道。"本公主小时候最大的愿望便是嫁给他了,想着嫁给他之后,定要知书达理,温柔贤惠,可不曾想,他却被那个女人捷足先登了!"


        

那小太监一听,忙在旁边安慰她道,"寒王错失了公主,是他的损失,以公主的容貌,无论想嫁个什么人……"


        

那小太监说到一半,突然想起他们公主就要嫁给东夷那和老皇上了,顿时吓得不敢说话了。


        

西召公主冷笑一声道,"你也觉得本公主嫁给那位东夷的老皇帝是件不体面的事情?"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哪里?那东夷的皇帝虽然岁数大了些,可他好歹是一方的帝王,况且公主是以贵妃的身份嫁过去的。若是得皇上喜爱,再生个小皇子,以后,那可就是东夷的太后了!"


        

西召公主冷哼,太后?她一介女子,若是不能嫁给自己心爱的人,即使当了太后又如何?


        

"奴才知道公主心里不舒服,可那东夷皇上失去了唯一的皇子,仅剩的那个皇子不但长相丑陋,还是宫女所生,不被东夷皇上待见,只要公主嫁过去能生了皇子,这以后呀,整个东夷都是公主的了,到时候公主想要什么样的面首没有!"


        

西召公主笑了笑道,"本公主知道你想安慰本公主,不过你放心,嫁给那东夷皇上的,不会是本公主!而本公主,只会嫁给自己喜欢的人!"


        

那小太监一愣。正想问西召公主这是什么意思的时候,那西召公主已经转身,朝门外走去,那小太监只得跟在她身后。不说话了。


        

只会嫁给自己喜欢的人,莫非公主……


        

天快亮的时候,小三再次醒来。


        

随着意识袭来的是如排山倒海般的痛意,小三皱了皱眉毛。身子正准备蜷缩在一起,突然感觉手里有个什么东西。


        

他打来手一看,是一张纸条要一个黑色的药丸,只见那纸条上用娟秀的字体写着,此药丸可以帮你暂时止痛,你若想活命,明日辰时到怡红院天号房!此事若让旁人知道,你便永远拿不到解药。


        

小三愣了一下,门外,平安听到动静走进来,他看见小三苍白的脸,担心道。"怎么样了!"


        

小三的身子蜷成一堆,趁机将那颗药丸咽下,"不……不怎么疼了!"


        

平安松了口气,他高兴道。"你饿不饿,我去厨房给你那些粥来!"


        

"好!"


        

平安走后,小三看了一下外面的天色,犹豫了一下,转身朝外面走去。


        

他虽然不知道来人是谁,不过那药丸倒是的确管用。


        

此时的怡红院十分清冷,那些昨晚便留在这里的男子如今还搂着这里的女子睡觉,至于那些没客人的女子。则还没有起床。


        

那老鸨看见有人进来,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道,"公子……是找人!"


        

小三点了点头道,"天号房!"


        

那老鸨一愣。忙道,"公子请随我来!"


        

小三跟着她上了楼,没走多久,就看到面前的门牌上写着天号房三个字。


        

"公子要找的人就在里面,公子请进!"


        

小三冷冷瞧了那老鸨一眼,一把就将门推开了。


        

他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还害他!


        

房间里坐着一个男子,他穿着一身黑衣。脸上则戴着一个银色面具。


        

小三闲闲的睨了他一眼,手突然就朝着他脸上抓去,那人迅速向后退,只瞬间就和小三过了好几招。


        

若是平时小三或许还不怕他。可他昨日疼了那么久,今天一早又滴水未进就来了,显然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不到二十招,就被那人抓住了手腕。


        

"公子这样可不好!"低沉的声音传来。


        

小三咬着牙根道,"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害老子?"


        

那人将小三的手放开,漫不经心道,"公子此话差异,要害公子的不是我们,是寒王!"


        

"胡说,他为什么要害我?"


        

"这个就要问公子自己了,当初那寒王妃明知此毒没有解药,却还和公子下了毒,可见寒王妃并未将公子的生死放在眼中。只不过是想利用公子!"


        

小三道,"老子的事情不用你管,你就说的找老子来到底所谓何事吧!"


        

那人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那寒王妃要是知道公子如此的护着她。不知会不会后悔当初给公子下毒!"


        

小三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既然公子是爽快人,那我也不和公子绕弯子了。公子身上的毒乃是一种奇毒,此毒的解药十分难寻,我们主子倾尽全力,一年也只得一颗解药!"


        

小三插嘴道,"所以你们就下到老子身上?"


        

"公子这可就冤枉我们了,当初那解药可不是我们逼着公子喝下的,不过我们主子仁义,愿意帮公子解了此毒,可我们主子有一个要求!"


        

小三阴阴的看着那个人,"什么要求?"


        

"我们主子对寒王妃倾慕已久,所以想请公子帮忙,带寒王妃去一个地方!"


        

小三眯着眼道,"你们以为老子会做这种卖主求荣的事情?"


        

那人笑了笑道,"公主放心,我们主子只是相见寒王妃一面,不会把她怎么样的!"


        

小三一愣,"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