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三百七十七章 严刑逼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姐姐,你叫错了,我是小香,不是灵香!"小香瞧着小公主乌黑的发髻,皱着眉毛说道。


        

他喜欢她叫他小香,不喜欢她叫他灵香。


        

那妇人则吓得捂住嘴巴半晌也没敢说话。她虽然不是东夷的人,可来了这里这么久,却也知道这灵香是逝去的太子的名讳。


        

莫非这姑娘和太子相识?


        

小公主不说话,依然紧紧的把小香抱在怀里。


        

"姑娘,回去吧!这清晨的风可是冷的很,万一生病了可如何是好!"


        

紫儿也瞧着小公主那只依然吊着的手,想起那大夫说的让她好好养着的话,轻轻的叹了口气,如同她已经不期望她家小姐能好好养伤了。只希望她家小姐不要出什么乱子就好。


        

那位世子,虽然长得和驸马几乎一样,可看着却不是一个好相处的。


        

况且他已经有了未婚妻,若是小姐再这样,难说不会出什么纰漏。


        

"姐姐,咱们回去吧!"小香也瞧着抱着他的小公主。轻声开口道。


        

小公主抬起头,这才拉着小香上了马车,朝他们的住所走去。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到了快晌午的时候,小公主又来了,这次,她身边还跟着小香。


        

紫儿站在她旁边,已经习惯了这一切。


        

不过她现在已经想通了,只要她家小姐能好好的,无病无灾的活到老,即使让她天天跟她守在这里,她也愿意。


        

小香则很是奇怪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小公主为什么要在这里一直坐着。


        

路上的行人明显的比早上的时候多了许多。茶楼里也人满为患,台上的老先生正在那里唾沫横飞的讲着什么。


        

小公主坐在外面的茶棚下,目光却望向不远出的,世子的府邸。


        

那里有下人依然站在那里恭敬的等着。


        

小公主看了看天上的太阳,她记得以前在北燕皇宫的时候,她父皇每次都是这个时辰下朝,想来这东夷应该也差不多吧!


        

可她让郁闷的是,离一般下朝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时辰,世子的马车却还没有到。


        

紫儿看出了小公主的心思,在旁边安慰她道,"小姐莫急,或许世子是被皇上留下了,所以还没有回来!"


        

小公主正准备说话,突然听见对面叫道,"卖糖葫芦了。卖糖葫芦了!"


        

小香听到喊声,犹豫了一下,转身朝大街上走去。就在这时,一匹马朝着这边疾驰而来。


        

马上的人一边扬着手中的马鞭,一边道。"让开,快让开!"


        

小香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的呆呆的站在那里。


        

眼看着那马匹就要撞上来了。小公主脸色一变,慌忙就去拽小香。


        

与此同时,几个大内高手也纷纷出手。


        

那马匹受到惊吓,长嘶一声便原地跳了起来,马上的人一时不妨,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只见他在路上打了几个滚,然后脑袋"砰"一声就撞在了旁边的树上。


        

鲜血瞬间就流了出来。


        

路人的行人看着这一幕,尖叫一声。顿时叫道,"死人了,死人了!"


        

几息之后。就用大批的禁军涌过来,他们瞧了一眼蹲在那里紧紧搂着小香的小公主,又瞧了一眼跟她身后的那数十名大内高手,眼睛一眯道,"带走!"


        

天牢里,那脑满肠肥的官员看着被绑在柱子上的小公主。一双泡泡眼竟然也微微眯着。


        

此女看起来病恹恹的,且浑身是伤,可没想到却带了这么多的高手。这架势,倒是比他们的公主还要厉害一些。


        

"说吧!你们为何潜入东夷,到底有何目的?"


        

他可不相信她这个样子会是来游玩的。


        

说不定是那别国的暗探!


        

"我们是西召的百姓,前段时间因为战火,所以投奔了东夷!"


        

那官员冷笑,"姑娘是欺我没有去过西召吗?姑娘说话的口音。可不像是西召的!"


        

小公主一愣,她从未去过西召,自然也不知道西召的人说话口音是怎样的?


        

"我看姑娘娇滴滴的样子。也是个经不住鞭子的,所以我劝姑娘还是好好招供,也免得受皮肉之苦!"


        

"招供什么?"


        

"自然是招出你的幕后主使,还有,你是何方人士,来东夷的目的,可是为了盗取我们东夷的情报!"


        

小公主看着他,"我没有!"


        

"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给她上刑!"


        

两个狱卒拿着夹棍走上来,他们看了一眼小公主吊着的一只手,犹豫了一下道,"头。怎么办?"


        

那脑满肠肥的官员有些气急败坏道,"那就另一只手!"


        

他就不相信了,他连一个小女娃的嘴巴都撬不开!


        

"是!"


        

几个人说完。就解开小公主的绳子,将她"噗通"一声扔在地上,其中一个还将小公主的一只手套进刑具里。


        

小公主惊恐的看着这一幕。却不说话,那官员看见小公主这个时候还是这个样子,气的冷着脸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上刑!"


        

几个狱卒一听,忙拼命的拉着手中的绳子,豆大的汗珠从小公主的身上滑落,她的脸白的如纸一般,整个人都摇摇欲坠,却依然道,"我什么都没有做!"


        

她只是重新想来看看她和灵香待过的地方。


        

"还嘴硬是不是?继续上刑,我倒要看看,是她的嘴巴硬,还是我的刑具硬!"


        

"是!"


        

那些狱卒一听,忙更加紧的拉住了手中的绳子。


        

撕心裂肺的痛传来,渐渐的小公主的意识开始模糊,她仿佛又看到了灵香,他一身黑衣的站在她面前,脸上依然是那种嘲讽的笑。小公主努力站起来,她一把扑过去道,"灵香!"


        

她终于又看到他了,终于又看到他了。


        

"大胆,你竟然敢喊太子的名讳?"


        

"发生了何事?"


        

"回世子的话,此人带着数十名大内高手在咱们京城里隐居,下官怀疑他们是别国的奸细!"


        

"可审出了什么?"


        

"此女嘴巴严实的很,到如今还没有审出什么来!"


        

"世子,此女已经晕过去了,不过她还拉着世子的衣服!"有个士兵瞧着小公主紧紧拽着世子衣服的那只手,犹豫的说道。


        

真不知道这个女人都成这个样子了,竟然还能拽住他们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