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三百七十九章 什么个意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世子,这……”那官员有些不甘心的说道,他好不容易抓了这么一个看起来像暗探的,还等着审出点什么去皇上那里邀功呢?可谁知却是一个半死不活的,而且看这世子的表情,似乎也没有再审下去的意思。


        

“把人放了,她不是暗探!”


        

“世子怎么知道她不是暗探,或许是哪个皇上突发奇想,寻了这么一个半死不活的人做暗探,为的就是降低咱们的戒备心!”


        

世子挑眉,“那依大人说,那该如何是好!”


        

“当然是严刑逼供,问出她的幕后主使,趁着她死之前,赶紧给她定罪,省的这些人一直逍遥法外,祸害咱们东夷百姓!”那脑满肠肥的官员信誓旦旦的说道。


        

世子的身形顿了顿,漆黑的眸缓缓的落在那官员身上,那官员小心的看着他,发现他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时,吓得‘噗通’一声跪下道,“世子恕罪,下官这也是为了咱们东夷好,此人身份不明,且带了这么多的高手。对了,她还一直喊太子的名讳,这样的人着实留不得呀!”


        

世子冷笑,他的目光闲闲的扫过天牢里的小公主,漫不经心道,“此女只是一个寻常百姓,可大人为了邀功,却严刑逼供,使得此女命悬一线,若是此女有一天真的因此出了什么意外,那大人也便一同去吧!”


        

那大人一愣,吓得脸色也白了,“世子……世子是开玩笑吧!”


        

他可是刑部官员,怎么因为一个女犯就……


        

“你觉得本世子会和旁人开玩笑?所以大人还是保佑这个女犯能多活些时日吧!”


        

那大人不知他们的这个世子为什么会突然向着一个女犯人,可他知道他觉不是随便说说的,顿时吓得连忙磕头道,“下官知罪,请……请世子饶命!”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位世子可是皇上召进宫要封太子的,哪是他一个小小的官员能得罪起的。


        

世子冷哼,转身朝外面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开口道,“不许跟那位姑娘说我来过!”


        

“可……可那个小娃娃都看到世子了!”其中一个狱卒怯怯道。


        

“到时候一口咬定那小娃子看错了,即使她知道了,也不许将我今日说的话告诉她!”说完便冷冷的走了。


        

那大人不知道他这是个什么意思,只得跪在那里没敢动。


        

世子走后,旁边的狱卒这才连忙上前,将那个大人扶起来。


        

那大人颤颤巍巍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小公主,声音有些发硬道,“你们说世子是不是认识那个女人?”


        

传闻这世子的性格向来清冷,即使身边的人犯了错,他都不会留情,颇有太子当年的风范,今日怎会对一个女犯如此网开一面。


        

还有,他刚才……那是光明正大的吓唬他?


        

“这世子……怎么会认识那个女犯?”


        

“就是,你们说是不是世子看那女子长得好看,起了旁的心思!”


        

那大人一愣,目光再次落在小公主的脸上,长得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美人,难道世子护着她是因为这个?


        

“头,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还能怎么样?你刚才没听世子说吗?若这位姑娘有个三长两短,就要了咱们头的命,咱们现在呀自然是给这位姑娘找个大夫好好医治,让她能多活一日就多活一日!”


        

那大人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


        

“对了,再去外面的酒楼让厨子炖些滋补的鸡汤来,再拿几床棉被,还有,还有那个小孩,快把他带到那个女人的牢里。”


        

有这个小孩在,或许那个女人突然就醒了也说不定!


        

“头,有一件事,你有没有觉得很奇怪?”一个狱卒摸着自己光溜溜的下巴道。


        

那大人道,“什么事?”


        

“那你不觉得那个小孩特别像咱们世子吗?你说……那个女人会不会是咱们世子的老相好,至于那个孩子,就是她和咱们世子的孩子!”


        

他这样一说,其他几个狱卒也连忙道,“对对对,小的也发现了,那孩子长得和世子还真是像,而且世子就是见了那孩子之后,才对那个女人的态度有所改变的!”


        

那大人瞪着大眼,他说他们世子好好的怎么会向着一个女犯,原来竟然是他的姘头呀!


        

“你们还在这里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去外面买东西,切记,要买最好的,最好的!”


        

“是!”


        

这样说来,他这牢里关着的可就是世子的第一个孩子了,若是世子日后真的当了皇上,那这可是他的嫡长子。


        

而且还有可能成为日后的皇上。


        

一想到这,那大人就十分的激动,“你,快去外面买些小孩子的吃的和玩的来,要多买些,买贵的,买好的!”


        

那狱卒一听,忙道,“是!”


        

小公主是被一阵聒噪的声音吵醒的,只见离她不远的地方,那个对她用刑的官员正拿着一个拨浪鼓对着小香使劲的摇着,一张肥胖的脸笑的跟个哈巴狗似的。


        

小公主皱了皱眉毛,就看见那官员扯起嘴巴,笑的很是温和的看着她道,“姑娘醒了?”


        

小公主瞧着自己被包扎的严严实实的手指,终于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姑娘,这是我们大人特意给你熬的药,姑娘快喝吧!喝了之后也好吃饭,今日我们大人给你熬了鸡汤,小的刚才闻着,那香味,能馋死人!”


        

小公主瞧着面前那碗漆黑的药,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不是别国的暗探!”


        

“哎呦,什么暗探不暗探的,那是我错怪姑娘了,姑娘好好喝药,等姑娘喝了药,吃了饭,我就亲自送姑娘离开!”


        

小公主又瞧了一眼面前的药,不再说话。


        

他们还是不相信她吗?


        

那大人愣了愣,突然明白小公主在想什么了,只见他拍着自己肥胖的大腿道,“哎呦,姑娘是怕我在这药里下毒吧!姑娘误会了,这药真的只是用来医治姑娘的病的,姑娘若是不惜,我喝给姑娘看!”


        

其他狱卒一愣,就看见他们大人已经一把接过那碗药,‘咕咚咕咚’喝了两口。


        

“姑娘你看,没事吧!我没有骗姑娘!”


        

其他狱卒砸吧砸吧了嘴,他们跟着他们头这么多年,竟然没想到他们头还有这么一面。


        

“为什么?”


        

他们明明把她当成了坏人,为什么还会对她这么好?


        

“那是因为我们头发现姑娘是冤枉的,所以想补偿姑娘,姑娘你放心,我拿项上人头发誓,这药真的是给姑娘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