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房间里,揽月看着铜镜里的那个人,嘴角勾起一个清冷的笑,矜持且带着寒意的眼睛,如花的双唇,这不是西召公主又是谁。


        

不得不说那大夫的手艺的确不错,不但能将一个活人的脸换到另一个活人的身上,且还看不出任何的痕迹。


        

就是不知道小三如今怎么样了,以西召公主的性子,不知会不会杀了他……


        

“公主现在可真好看!”那小宫女端着饭菜进来,由衷的说道。


        

揽月勾起唇角笑了笑,只见她扫了一眼桌子上的饭菜,拿起筷子,一下一下的吃着。


        

那小宫女瞧着她,想着她家公主以前每次吃饭的时候规矩都十分的多,除了净手,漱口之外,还需的人将这些饭菜一一验了,这才肯开动。今日怎会这般随便。


        

突然,揽月‘啪’的一声将筷子放在桌子上道,“这饭菜怎么会这般难吃,去叫掌柜的过来!”


        

那小宫女吓的脸色一变道,“是!”


        

几息之后,那掌柜的就屁颠屁颠的进来了,他瞧着坐在那里的揽月,嘴角笑的都快扯到了耳朵上,他在这里开客栈多年,别的不行,可这识人的本事却是一流的,此女一看便不是普通人,况且这一段时间西召公主要嫁到东夷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看这排场穿戴,想来此女便是那位西召公主吧!


        

“这小店荒郊野外的,厨子的手艺又平常,若是有什么吃伺候不周的,还请客官见谅!”


        

揽月冷笑,她从盘子里拿出一个东西道,“手艺不精也便罢了,可这又是什么?”


        

那掌柜的定眼一看,竟然是根头发。


        

那小宫女已经吓得‘噗通’一声跪下道,“主子饶命!”


        

她家公主可是最爱干净了,这要是在皇宫里,只怕又有不少人要人头落地了!


        

那掌柜的也感觉到了什么,脸色煞白道,“小的这就拿回去重做!”


        

“回去且要看好了,看看里面还有什么肮脏东西,若是再出现在我面前,那边休怪我不客气了!”


        

那小宫女吓得头也没敢抬,掌柜的则点头哈腰道,“是是,小的记住了!”


        

出了房间的门后,那掌柜的这才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想着幸亏来的是自己,若是来个不机灵的,只怕今日他的客栈就都完了。


        

那些随同的太监和宫女大都知道他们公主的脾气,顿时吓得在外面连大气也不敢出,生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厨房里,那掌柜的一巴掌拍向那厨子的大脑袋,气的牙痒痒道,“我一辈子的心血就差点毁在你手里了,那可是西召的公主,东夷的贵妃娘娘,你竟然拿这个东西招待她?”


        

掌柜的手里拿着那根头发,一脸的铁青。而且看那小丫鬟的表情,想来这位西召公主不是一个好说话的。


        

那胖厨子摸了摸自己盘的严严实实的头发,想不通这么长一根头发从哪来的。


        

突然,他眼睛一亮道,“掌柜的,这头发……这头发不是我的!”


        

掌柜的一听,犹豫的将眼睛落在那根头发上,只见那头发又黑又亮,而那厨子因为常年在火炉旁,使得头发又黄又细,根本就不是一个品种。


        

那掌柜的挠了挠脑袋,想起那位西召公主的头发倒是又黑又亮的……突然,他想起他临走时,公主的那番话,连忙低头在那盘菜里面细细检查,果然发现了一个纸条,那纸条外面虽然已经染上了菜汁,可里面却依然完好无损。


        

那掌柜的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了一句话。


        

那掌柜的脸色瞬间一白,看向那厨子的眼神都有些晃。


        

这算不算犯法!1


        

“掌柜的,这……这怎么办?”


        

掌柜的气的一拍他脑袋道,“这能怎么办,自然是照办了!”


        

那厨子将炒菜的勺子‘啪’的一声放下,嘴里不停嘟囔道,“打我干嘛?这人又不是我接的!”


        

气的那掌柜的伸脚就准备踹他,结果却被他躲过了。


        

掌柜的再次出现在揽月的房间时,脸上的笑比上次更甚,只见他一脸谄媚的将手中的饭菜递给揽月身边的小丫鬟道,“这菜是重新做的,客官若是觉得哪里不妥,唤我一声便是了!”


        

揽月的筷子在里面动了动,闲闲道,“给他些赏银,让他在外面等着!”


        

揽月身边的小丫鬟一听,忙从袖子里拿出一块碎银递给她道,“这个给你,待会你就在外面等着,我们主子有事自然会叫你!”


        

那掌柜的忙点头道,“是是!”


        

揽月则趁机从盘子里拿出一个东西,然后在桌子底下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以妥!”


        

揽月笑了笑,没有说话!


        

一夜好眠,第二天早上,队伍一早就出发,到了天黑的时候,果然看见东夷皇上的人在东夷边境迎接。


        

为首的是穿着一身白衣的小宦官,看向揽月的目光还算尊重。


        

“娘娘,皇上已经在宫中等着娘娘!”


        

揽月轻声道,“知道了!”


        

那人笑了笑,仰着声道,“来,伺候好贵妃娘娘!”


        

“是!”


        

有宫女和太监‘呼啦’一声上前,揽月瞧着那阵势,倒像是对她不放心似的。


        

揽月笑了笑,觉得那位西召公主的心着实大了些。


        

以是四月,树木的叶子由原本的嫩绿变成了现在的深绿,早春的花已经谢了,春风拂过,有栀子花的香味从远处传来。


        

揽月瞧了瞧四周,飞檐翘角,雕梁画柱,一片一片的大红灯笼分布四处,偶尔还能看见楼上的长廊里,有妙龄女子惦着脚尖走过。


        

揽月笑了笑,大约知道怎么会有灵香这样的人了,或许也只有这样钟灵毓秀的地方,才能养出像灵香那样的人,只可惜……


        

皇城外,已经有大臣在那里迎接,如今西召公主嫁给东夷皇上的身份虽然只是一个贵妃,可她是西召和东夷联姻的桥梁,自然和一般的贵妃不同。


        

“恭迎贵妃娘娘!”


        

“恭迎贵妃娘娘!”


        

“起来吧!”


        

“谢贵妃娘娘!”


        

“贵妃娘娘一路颠簸,请娘娘入城!”


        

揽月没有说话,看着马车缓缓驶进东夷的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