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三百八十三章 起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晚上,有小二端了饭菜进来,这次的饭菜倒是好了一些,有冒着香味的夫妻肺片,烤的焦黄的烤鸭,翠绿的青菜,还有东坡肉,和佛跳墙……


        

西召公主犹豫了一下,拿了夜寒一的碗舀了一碗佛跳墙,又夹了几块东坡肉给他。


        

夜寒一看着西召公主放在他面前的碗,一双眉毛微微的皱了起来,平日里这东坡肉和狗跳墙都是揽月喜欢吃的,他虽然偶尔会吃些佛跳墙,但是东坡肉却是一口都不沾的,桌子上之所以有这个菜,那是因为揽月喜欢吃。


        

不过今日这个女人怎么会夹了这些菜给他。


        

更让他疑惑的是,以往他回来,那女子只是斜自己一眼,直接说话。


        

可今天她不但自动替自己接下披风,还用了妾身。


        

倒是不想那女人往日里跋扈的样子。


        

“王爷怎么不吃?”


        

西召公主瞧着夜寒一依然按兵不动的样子,疑惑的问道,莫非自己哪里露馅了。


        

可一般的夫妻,夫君若是回来了,不都是做的这些吗?


        

突然,夜寒一看见西召公主头上的那套首饰,他愣了一下,缓缓道,“本王送你的这套首饰你可喜欢?”


        

西召公主原本就怀疑北燕的皇上怎么会把这么贵重的东西给了揽月,如今听夜寒一这么一说,才明白这套玉饰竟然是夜寒一给她的。


        

也难怪,这寒王最喜欢的就是那个女人了,他若是从皇上那里得了这套东西,给的人自然是那位寒王妃。


        

想到这,西召公主笑了笑道,“喜欢,王爷送的妾身自然喜欢!”


        

夜寒一正在夹菜的动作一顿,没有说话。


        

就连站在旁边的蝉衣也愣了愣,不过她只是疑惑的看了夜寒一一眼,也学着他的模样,没有说话。


        

晚上,夜寒一准备去别的房间睡觉,西召公主连忙拦住他道,“王爷这是要做什么?莫非是嫌弃妾身了?“


        

她好不容易才有了近他身的机会,岂能就这样错过。


        

夜寒一挑起狭长的眼睛,“我记得这两日应该是你有葵水的日子,以往这个时候,你可是不许我在你房间里呆着的!”


        

西召公主愣了一下,只得含羞道,“妾身……妾身怎么把这件事情忘了!”


        

夜寒一没说话,转身朝外面走去。


        

蝉衣则站在那里,大概明白了什么?


        

她家小姐的葵水每月可并不是这几日,这个女人……不是她家小姐。


        

可她怎么会有她家小姐一模一样的面孔呢?若她不是她家小姐,那她家小姐呢?会不会已经遇害了。


        

等西召公主睡着后,蝉衣轻手轻脚的出去,夜寒一的房间果然还亮着灯。


        

蝉衣敲门。


        

“进来!”低沉的声音传来。


        

蝉衣推开房间,‘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王爷,我家小姐……会不会……”


        

夜寒一蹙眉,“此女既然敢冒充你家小姐,定然知道你家小姐的消息,你好好服侍她,不要露出什么马脚,到时自会有线索,本王已经派了人去四处寻找,有消息自会通知你!”


        

蝉衣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退下,心里却如同有什么东西挠着一般,她家小姐到底在什么地方,还有,冒充她家小姐的这个女子到底是谁?


        

蝉衣走后,柒风从外面走进来,他瞧了一眼依然坐在那里的夜寒一,犹豫道,“王爷为何不严刑逼供,以王爷的手段,定能从此女的嘴里撬出王妃的下落。”


        

“此女既然敢光明正大的冒充月儿,想来是确定月儿不会再出现,若是严刑逼供……只得会适得其反!”


        

柒风一愣,大约知道他家王爷这次为什么这么反常了,想来他是怕把这个女人逼急了,和王妃来一个玉石俱焚,王爷这是怕了!


        

整整一晚上,夜寒一房间的灯都亮着,平安已经被派去寻找揽月,蝉衣则一人站在房门外,无声的哭着。


        

虽然她知道她这样救不了她家小姐,可不知为什么,她就是想哭。


        

站在旁边的柒风瞧着蝉衣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道,“你放心,王爷定能找到王妃的!”


        

蝉衣有了一下,突然开口道,“我想起来了,是小三,那日我们吃了小三端进来的饭菜之后,我便睡着了,醒来之后便不见了小姐,我四处寻找也没有找到。后来小姐自己回来了,谁知却成了一个假的!”


        

柒风蹙眉,小三来寒王府这么久,他对他的性子还是有些了解的,此人虽然看起来咋咋呼呼的,不过却不是一个卖主求荣之人,否则以他的本事,怎么还可能只是一个杀手。


        

除非……有人拿什么东西挟持他,或者骗了他!


        

想到这,柒风连忙敲了敲身后的房门然后走进去,片刻之后,又出来了。


        

蝉衣眼巴巴的看着他,就听见他道,“我已经告诉了王爷,今日已经夜深,明日一早王爷就下令,寻找小三!”


        

蝉衣一听,忙高兴的点了点头。


        

柒风瞧着她红的跟兔子似的眼睛,忍不住提醒她道,“你要小心一些,切勿让她看出来,以免伤了王妃!”


        

蝉衣正准备点头,却看见柒风犹豫了一下又道,“我让厨房煮几个鸡蛋,你敷敷眼睛!”


        

蝉衣有些不好意思道,“好!”


        

柒风揉了揉了自己的鼻子,转身下了楼。


        

第二天早上西召公主醒来的时候床边并没有人,西召公主起身。幔帐外的蝉衣听到动静,连忙高兴的进来道,“小姐醒了?”


        

西召公主瞧着她高兴的眉目,微微点头。


        

“小姐今日要穿什么衣服?”


        

西召公主看了看衣柜里那一溜素色的衣服,挑了一件最艳的道,“那件吧!”


        

蝉衣笑了笑道,“好!”


        

梳妆完毕后,西召公主满意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这位慕容大小姐的皮肤原本欺霜赛雪,穿上艳色的衣服才好看,可她却每日都穿着素色的衣服,看起来清汤寡水的,着实不好。


        

“王爷呢?”


        

“王爷有事,出去了!”


        

西召公主一愣,“又出去了?”


        

莫非他们两个每日就是这样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