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四百零九章 恶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蝉衣喂了她一勺子米饭后,又夹了块肉给她,荤素搭配,十分殷勤。


        

西召公主瞧着她,脸上的表情很是得意,杀不了她的主子。能折磨折磨这小丫头取乐,倒也不错。


        

总有一日,她会让她们主仆在阎王殿见面。


        

待饭菜喂的七七八八之后,蝉衣这才小心的端了饭菜朝外面走去。


        

西召公主冷哼一声,心里默默盘算着杀她的计划。


        

一盏茶的功夫后,西召公主突然觉得肚子有些疼,她皱了皱眉毛,谁知肚子却疼的越发的厉害的,隐隐还伴着"咕噜咕噜"的声音。西召公主脸色一变,"来人……"


        

门外,蝉衣瞧着院子里盛开的桂花,拽着柒风道,"柒风,咱们去摘花吧!"


        

柒风。"……"


        

"那桂花做花糕可是最好吃了,咱们做了花糕给王爷吃,王爷一定会很开心的!"


        

柒风听着房间里那西召公主的喊声,犹豫了一下道,"好!"


        

蝉衣一喜,忙去找了个小篮子,拉着柒风下了楼。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两个下了楼之后,又穿过一条小路,这才来到那棵桂花树下。


        

蝉衣让柒风坐在树下,自己则拿着篮子慢慢的摘着。


        

柒风在旁边看着蝉衣白皙的脖颈和脸上那藏也藏不住的笑容,脸突然就红了。


        

他掩饰性的咳嗽了一声,沉着声道。"要摘多久?"


        

蝉衣道,"越久越好!"


        

说完还偷偷的看了一眼柒风的脸色。


        

柒风道,"好!"


        

蝉衣瞧见他没有不高兴,这才兴奋的继续摘着树上的桂花。


        

她买那泻药的时候可是特意问过那大夫,这泻药吃了一盏茶的功夫后,人就会开始拉肚子,且半刻钟一次,一个时辰下来……


        

蝉衣想着那西召公主穿着长长的裙裾,满是屎尿的样子,就笑的合不拢嘴。


        

她这样算不算是给她家小姐报仇了。


        

只可惜王爷不同意,否则给她下点毒药,她更高兴,还是那种从肚子里开始腐烂的那种……


        

柒风揉了揉鼻子,想不通一点泻药怎么会让这个小丫头这么高兴。


        

磨蹭到吃饭的时候,蝉衣这才慢腾腾的上了楼。


        

她先找了个地方将篮子放下。然后端着饭菜朝房间走去。


        

谁知她一推开房门,一股恶臭就扑鼻而来。


        

熏的蝉衣连忙退后,顺便还干呕了两下。


        

只见西召公主的裙子上到处都是屎尿。不但如此,就连地上,也有黄色的污渍溅的遍地都是。


        

而西召公主的脸。已经成了铁青。


        

她是公主,从小就锦衣玉食,身上哪怕是一点污渍都不曾有过,又怎么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公主想要如厕,怎的不说一声!"蝉衣睁着大眼,一脸无辜道。


        

事到如今,公主若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她就是一个傻子了!


        

"我要杀了你!"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


        

这个贱人,竟然敢……


        

"我刚才去院子里摘了些桂花。公主想要如厕,应当憋一下,怎能……公主可是公主。这要是传出去,公主以后可怎么做人!"


        

西召公主眯起眼睛,看来这个小丫头早就知道了她的身份,所以才一口一个公主,叫的那么顺溜……


        

"你给本公主吃了什么?"


        

"午饭呀!那饭菜可是店小二给奴婢的,公主若是有怀疑。奴婢现在就可以把那店小二叫来,和公主对峙!"


        

西召公主气的浑身颤抖,她现在的样子要是让旁人看见了。以后还怎么做人。


        

虽然她顶着是那个女人的脸,可谁知她们这辈子还有没有换回来的机会……


        

"还不赶快给本公主梳洗!"


        

蝉衣扯起嘴角道,"公主,不是奴婢不给你收拾,而是公主这样子着实没法子收拾,公主且等着。奴婢这就去问问王爷,该如何给公主收拾!"


        

西召公主一听她竟然要去告诉夜寒一,顿时脸色一变道。"慢着!你说吧!你到底要如何才替本公主收拾!"


        

蝉衣仰着头,态度诚恳道,"公主怎就听不懂呢?不是奴婢不给公主收拾,而是公主这个样子着实没法收拾呀……"


        

"五百两银子,五百两银子能帮本公主收拾好了,不许让王爷知道!"


        

"公主误会了……"


        

"一千两,一千两银子怎么样?这北燕京城买一处两进两出的院子也不过五百两,一千两银票可是许多人家活好几辈子了!"


        

蝉衣睁着大眼道,"可公主这个样子……"


        

"一千五百两,不许让旁人看见,本公主答应你,饶你一条狗命!"


        

蝉衣犹豫了一下。"你先把银票给我,不过要怎么收拾,我说了算!"


        

西召公主咬着牙点了点头。心里默默的想着蝉衣的无数种死法。


        

蝉衣一喜,这才朝外面走去。


        

片刻之后,她就拎着一桶水走进来。公主以为蝉衣要给她擦身子,谁知蝉衣竟然拎起一桶水就朝着她身上迎头倒去。


        

虽然已经是初夏,可那样冰冷的水倒在身上还是让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你干什么?"


        

"给公主冲冲污秽呀,公主不是说了吗?怎样收拾我说了算!"


        

"你……"


        

"公主若是不愿意,那奴婢可就不管了!"


        

公主咬了咬牙,却终究没有说话。


        

蝉衣看她不吭气了,高兴的出去又拎了一桶水……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后,蝉衣才拿着一叠子银票重新站在门外。


        

在房间内,西召公主浑身湿漉漉的站在拿来,一双眼睛仿佛能将蝉衣剜出个洞来。


        

这个贱人,竟然只是拿着水给她冲了冲就不管她了,还拿走了她一千五百两银票……


        

"柒风,咱们一回去吃好吃的行不行?"蝉衣拿着银票兴冲冲的走到柒风面前道。


        

这段时间,她无论去哪都要带着柒风,不为别的,就为了自己的小命。


        

这一段时间,若不是柒风,只怕她早就死了好几回了。


        

柒风犹豫了一下还没说话,蝉衣已经继续道,"反正王爷不在,咱们快去快回,我听说离这不远有家酒楼,那里的饭菜很是好吃!"


        

柒风瞧着蝉衣兴奋的样子,终究还是道,"好!"


        

蝉衣看见自己小命没问题了,忙高兴的拉着柒风朝楼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