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四百一十六章 流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只是想要左太医手中的解药,但是如果左太医不配合,那我要的就不只是这些解药了!"


        

左太医沉着脸不说话。


        

平安就当他同意了,押着他朝外面走去,一边走还一边道,"你不要送我了。我改日再来看你!"


        

左太医冷冷的看着平安,依然不说话。


        

公主让他给自己易容的原因就是为了防止北燕的人找见他。也因为这个,知道他真正身份的人少之又少,可没想到,他最终还是被这些人找见了。


        

公主府的人看见这一幕,只当是左太医想将左然送出去,倒是没有人上前阻挡。


        

等两人出了门口后,左太医这才冷着脸道,"阁下这下可以放了老夫了吧!"


        

平安冷笑。"我也想放了阁下,可惜阁下还有用,所以,只能劳烦阁下走一趟了!


        

左太医脸色一变,还没有反应过来,突然看见平安吹了个口哨。然后一掌就把他拍晕了。


        

有一匹黑马朝着这边疾驰而来。


        

平安直接将他扔马上,然后上马,朝着城门疾驰而去。


        

等公主府的人反应过来,两人已经走了数十米远。


        

"快,拦住他!"


        

与此同时,夜寒一和小三也从暗处走出来,公主府的人瞧见来了帮手,正准备上前,就看见夜寒一将一个火折子扔在了墙角。


        

一时间,"轰隆隆"的声音不停的响起。


        

公主府的人则惊得向后一退,火药?莫非这些人是东夷的!


        

"着火了,着火了。快救火!"


        

城门处,几个守城门的正站在那里聊天,突然看见三匹烈马朝着他们狂奔而来。


        

那烈马跑的很快,而且看样子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那些守城门的人一愣,后知后觉道,"快,关城门,关城门!"


        

他身后的那些士兵一听,连忙想要关上城门。


        

谁知他们的手刚刚碰到城门,一把长剑已经直直的扔了过来。


        

那士兵吓得一个哆嗦,连忙伸手想要再关城门,可就刚才那一耽误,那三匹烈马已经直直的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那些士兵连忙躲开,下一刻,三匹烈马已经消失在城门外。


        

就在这时。又有一匹烈马跑了过来,"快,拦住他们。拦住他们!"


        

"他们已经冲出了城门,只怕是拦不住了!"守城门的小将阴着脸说道。


        

"那还不快点派人去追,他们劫走了公主府的人!"


        

城门的士兵一听。连忙上马,随着那人朝城门外追去!


        

出了城门之后,夜寒一他们就直接朝着前面疾驰而去。


        

公主府的人和城门的士兵则在他们身后紧追不放。


        

只可惜他们骑得都是普通的烈马,而夜寒一他们骑得却是少有的良驹,所以没过多久,他们的距离就越来越远,到了最后,已经看不见对方的身影。


        

城门的小将瞧着夜寒一他们消失的背影,脸上的表情气急败坏道。"这些到底是什么人?"


        

而且看他们身下那良驹,想来对方应该不是普通人。


        

驸马府的人犹豫了一下,良久道。"这个我们也不知道,不过他们劫走那人对公主十分的重要,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把他们拦住!"


        

"让人画上画像,让各府衙通缉他们,定要将他们拦住!|


        

"是!"


        

确定身后的人已经被甩掉之后。夜寒一他们这才来到一处空地,小三给他们重新易容,也给那位左大夫画了别的妆容之后。这才继续朝着回去的路线走去。


        

马车上,小三瞧着手中的解药,犹豫道,"喂,你说这是真的吗?"


        

这解药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呀!


        

平安阴着脸瞧他。"不是!"


        

此药他已经喝了,他竟然还在怀疑?


        

小三看见夜寒一对他也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只得讪讪的笑了笑。将那解药放在嘴里。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自从他喝下那解药之后,就没有再犯病,至于毒有没有解了,他就不知道了。


        

回到客栈已经是五天后,夜寒一他们一进门,就看见柒风着急上前道,"王爷,王妃来信了!"


        

夜寒一脸色一变,连忙打开那封信看了看。


        

"月儿让给我们去东夷!"


        

柒风一愣,"东夷?"


        

莫非是王妃出了什么事?


        

"如今东夷那位二皇子趁着世子不在,意图谋反。这东夷不少的大臣都被他们杀害!"


        

小三道,"这样不是最好吗?等他们杀的差不多了,咱们再出现。一举攻下东夷!"


        

夜寒一很是无语的看了他一眼,继续道,"月儿让我们尽快赶去。想来是有什么地方需要我们!"


        

柒风道,"我去收拾,收拾,我们即刻出发!"


        

"那这个人呢?"平安看着被他拎在手中的左太医,犹豫的问道。


        

此人中途的时候曾经醒过一次,不过直接就被平安打晕了。


        

"一起带上,还有那位西召公主!"


        

"是!"


        

此时的东夷皇宫内,揽月依然蹲在墙角仔细的看着皇上寝宫前的那些宫女。


        

那四个长的奇形怪状的人不知道揽月到底在看什么,又不敢问,只得挠着脑袋站在他们身后。


        

那些宫女忙完后就各自回了自己的屋子。


        

揽月悄悄跟着她们身后,瞧见一个宫女进屋后不久,就又出来了,然后拎了一桶水朝另一个房间走去。


        

揽月犹豫了一下,看着那个曾经把她推下地洞的人道,"你去看看,此女身上有没有胎记什么的!"


        

那人瞪着大眼,"我?"


        

揽月点头。


        

那人瞧了瞧其他人,看见其他三人皆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只得沉着个脸,然后瞧了瞧四周,小心的朝着那边走去。


        

好在巡逻的侍卫已经走开,那人确定四周没人之后,这才凑近门缝,睁着大眼往里看。


        

里面,那女子已经将外衣脱掉,露出了里面的红色肚兜。


        

那人看的正出神,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尖叫道,"啊……"


        

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突然一个拳头朝着他脸上打过来,"流氓……"


        

正在旁边巡逻的士兵听到动静,直接朝着这边涌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