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慕容揽月夜寒一 > 第四百一十九章 篡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小宫女瞧着揽月手中的簪子,犹豫道,"你真舍得?"


        

看着簪子可是价值不菲!


        

揽月笑了笑,"反正我也不喜欢这些东西,就给你了,你要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下次再和我换一次便是了!"


        

躲在墙头上的那四个长得奇形怪状的人看见这一幕,瞪着大眼道,"我的乖乖呀,这个女人的样子怎么和那小丫头片子的一模一样呀!"


        

那小宫女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伸手接过那个簪子,"规矩你懂吧!定要小心一些,若是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第一个告诉二皇子,否则我们都得死!"


        

揽月笑了笑。"知道了,知道了!"


        

那小宫女这才重新站好,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前方。


        

夜半,皇上的门口只剩下一个小太监,揽月瞧着那小太监在门口脑袋一点一点的样子,上前道。"公公,你回去睡觉吧!这里有我守着呢!"


        

那公公惊醒,眯着眼道,"不行,二皇子可说了,必的看好皇上!"


        

"皇上已经昏迷几日,刚才太医也说了,皇上暂时是不会醒来的,公公就放心去睡吧!"


        

那公公折腾了一天也累了,如今听揽月这么一说,犹豫了一下道,"那你可要把皇上给看好了。万一出了什么事,咱们可都是要掉脑袋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揽月一听,忙道,"是!"


        

那小公公这才起身,缓缓的朝不远处走去。


        

等那小公公走后,揽月算准时间,确定巡逻的御林军走远之后,这才悄悄的打开寝宫的大门,侧身走了进去。


        

皇上脸色蜡黄的躺在床上,他的双眼身陷,整个人看起来消瘦了不少。


        

揽月上前,轻声道,"皇上,皇上……"


        

床上的人没有反应。


        

揽月犹豫了一下,莫非那太医没能将皇上弄醒?


        

"皇上。是世子让我来的!"


        

床上的人睫毛颤了颤,突然就睁开了眼睛,揽月一愣。就见皇上眯起眼睛道,"你是什么人?"


        

揽月瞧着皇上那一点都糊涂的样子,想着他应该早就醒了。至于他为什么一直不睁开眼睛,只怕是一直找不到时机!


        

揽月将袖子里的玉佩拿出来。


        

皇上一愣,"世子……他真的死了吗?"


        

"世子临行前曾跟我说过,想要让让二皇子露出他的真面目,想来他没死!"


        

皇上眼睛一亮,"你说世子没死!"


        

揽月点了点头,灵香走的时候确实是跟她这样说的,至于他到底死了没有,只怕没人知道!


        

"那朕接下来要做什么?"


        

"现在……需要皇上写几道圣旨!"


        

等那公公回来的时候。揽月正托着腮坐在台阶上打盹。


        

那公公瞧见她竟然正睡觉,气的一巴掌拍她脑袋上道,"快醒醒!"


        

揽月睁着睡眼惺惺的大眼睛。看向那公公道,"怎么了?"


        

"你怎么睡着了,皇上呢?"


        

"皇上还在床上躺着!"


        

那公公忙进皇上寝宫看了看,确定皇上依然昏迷之后,这才送了口气。


        

原本这皇上生病,身边定有人守着的。可如今皇上身边的嫔妃全被二皇子关了起来,只剩下了那位皇贵妃,只可惜那位皇贵妃身子本就不好。连守着皇上几日之后就病倒了。


        

如今这皇上的身边,除了那位二皇子,就是一些宫女太监了。


        

早上,所有的宫女和太监们都回来之后,揽月就回去休息了。


        

那四个长得奇形怪状的人则趁着这个时候将那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小宫女重新扔了回来,将揽月带了出去。


        

"事情怎么样了?"房间里。夜寒一面无表情的说道。


        

"已经办妥了!"


        

夜寒一蹙眉,良久道,"小公主呢?"


        

他记得小公主临出皇宫的时候。叶太医说过,她的时日不多了!


        

"小公主如今在二皇子的府上,不过二皇子府上守卫森严,若是前去,只怕会打草惊蛇!"


        

夜寒一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


        

算时间,她的时日怕是不多了。


        

当天晚上,京城的街上难得的安静,就连二皇子也坐在屋中的椅子上,脸上的表情略略有些不好。


        

"你说那些老顽固都答应了协助本太子之事?"


        

站在他旁边的侍卫道,"回主子的话,那些老东西似乎是因为这几日的灭门之案。今日倒是难得痛快!"


        

二皇子蹙眉,"你说会不会是因为旁的什么原因?"


        

据他所知,这些老东西往日里对他父皇可是十分的忠诚。且他父皇素来讨厌他,这也是他这几日迟迟不敢登上皇位的原因。


        

没有八成的把握,他这帝王之位只怕还不等焐热。就别人赶下来了。


        

那侍卫怔了一下,"别的原因?"


        

别的什么原因!


        

"二皇子,以属下之见,这些大臣虽然都是朝中大员,可京中并没有府兵,若他们到时候反悔,或许有什么不愿意的,二皇子只需杀了他们便是,何需和他们这些浪费时间!"


        

二皇子瞧他,闲闲道,"你知道个屁,那些大臣在朝中根基极深,若是真的犯了众怒,我这皇位不但坐不稳,只怕连小命都保不住了!"


        

那人犹豫了一下,"那……那要如何是好?"


        

"你看见他们可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没有,只是那些大臣家中的下人个个都吓得脸色苍白,倒像是害怕什么?"


        

二皇子笑了笑,"也罢,既然他们都同意了,那我也就不客气了!反正我父皇膝下只有我这一个亲生儿子,这皇位总不能让他人继承了去!"


        

那人连忙道,"主子英明!那……那皇上呢?"


        

二皇子冷笑,手上做了一个杀的姿势……


        

第二天早上天才微亮,皇宫中便传来皇上驾崩的消息。


        

东夷的百官知道后,纷纷进宫。


        

皇上的寝宫里,二皇子和贵妃娘娘正一脸悲戚的跪在那里。


        

在他们身后这是长长的宫人……


        

那些文武百官见此,也只能跪下。


        

其中一个官员壮着胆子说道,"皇上驾崩前,可有说了什么?"


        

一个小公公哭着道,"皇上临终前曾清醒过半刻,除了念了几句世子和太子之外,还说将皇位传于二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