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夏紫曦穆景天清雅公主 > 第2章 此生只要你一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章 此生只要你一妻


        

翌日清早,厢房萧瑟。


        

白玖月醒来之际,沈燿已经不在梧桐苑。


        

只有桌上那断裂的玉簪证明那个男人昨夜曾经来过。


        

她吃了药,在院子里舞剑修心。


        

纵使身体虚弱,她也没有丢了每日练剑的习惯。


        

白玖月曾是武将之女,战乱之时父亲病亡,她替父从军上了战场,浴血奋战中救了沈燿一命。


        

那一救,让沈燿识出她的女儿身,更是对她一见倾心。


        

平定动乱,白玖月卸下武装换回了女子红装,被沈燿八抬大轿风风光光迎进了府。


        

只是曾经每日都有沈燿陪她舞剑作乐,如今却只有她独自一人了。


        

“啪嗒”


        

刚舞剑没多久,一股暖流毫无征兆地从白玖月鼻腔中滑落,滴在了锋利的剑刃上。


        

她一阵眩晕,差点摔倒。


        

婢女夏荷吓坏了,连忙搀扶着白玖月进屋休息。


        

眼见鼻血滴落不止,夏荷慌忙找手帕给她止血。


        

看到那放至着断裂玉簪的鸳鸯帕,夏荷没有多想直接拿起来准备放至白玖月鼻翼下。


        

“谁许你拿这帕子的,给我烧了!”白玖月甩开她的手,眼底的苦涩和愤怒交织。


        

夏荷从未见她发过如此大的脾气,连忙端来火炉,然后打开盖子。


        

白玖月没有任何犹豫地拿起那鸳鸯帕扔了进去,顿时火光四肆虐,一阵黑烟从炉中徐徐升起。


        

“你烧给谁看?!”沈燿的声音骤然传来,一身戎装的他雷厉风行走了进来。


        

白玖月被那火炉中的浓烟呛得连声咳嗽,无根无暇搭理他的质问。


        

在外顺风顺水受人尊重的沈燿何曾被人这般无视过,他一怒之下直接拽住白玖月的胳膊,逼迫她直视自己。


        

直视这一看,却让他当场愣住。


        

“怎么流鼻血了?”他的语气带着一丝连自己都没觉察到的担忧和惊慌。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