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夏紫曦穆景天清雅公主 > 第5章 谁闻旧人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5章 谁闻旧人哭


        

白玖月没有挣扎,亦没有回头看那个男人一眼。


        

刺骨的冰渣杂夹着寒水侵入肌肤,她终是承受不住,沉沉闭上了眼……


        

碎冰重新盖住湖面,一切恢复平静。


        

“月儿!”沈燿脱了袍子就要往湖里跳,一旁的清雅连忙将他拉住。


        

“夫君,太危险了,您别去……”


        

“滚开!”沈燿眼底一片猩红,失控地推开清雅,随即跳进冰窟窿中。


        

清雅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还好旁边的婢女险险扶住了自己。


        

她愤恨地看着冰湖,眼眸几近扭曲。


        

梧桐苑。


        

卧房中摆了好几个火炉,婢女们不断往内添加炭火。


        

床榻上的白玖月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浑身止不住地颤抖。


        

沈燿不停地拿热毛巾给她擦拭身体,神情无措又惶恐。


        

“冷,好冷……”白玖月哆嗦着,声音虚弱。


        

“月儿,不怕冷,我在这……”沈燿慌忙将她抱住,带着近乎镶入骨血的力道。


        

好不容易止住她打摆子,白玖月又猛地发起高烧,整个梧桐苑上下急得手忙脚乱。


        

城中所有的大夫寻了个遍,全都对白玖月的症状没辙。


        

清雅公主前来探望,提议让王宫中的御医前来诊断,兴许能让病情好转。


        

“我不要……我不要御医……”烧得迷迷糊糊的白玖月执拗开口。


        

她不想承那个女人的情,更不愿让沈燿知道自己得了那种不治之症。


        

“月儿乖,你不想去我就在这里抱着你。”沈燿做了退让,让婢女去准备退烧的药汁。


        

“阿燿。”白玖月忽的睁开了眼,脸颊烧得红彤彤,嘴唇也是红得像滴血,“不是说好了……这辈子有我就够了,你怎么就变心了呢?”


        

沈燿心中闪过一抹愧疚之意,小心轻柔闻着她滚烫的额头:“你快些好起来,阿燿只要你一个……”


        

白玖月在床上足足躺了一个月,身子才逐渐好转。


        

沈燿也坚定不移地陪了她一个月,亦如当初那般寸步不离。


        

白玖月有些晃神,沈燿对自己这般伤心,是出于真情,还是愧疚,她捉摸不透。


        

可最后这所剩无几的生命中,有他这样尽心的陪伴,不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吗?


        

胸口突然堵得慌,嘴里骤然涌上血腥气息。


        

她连忙拿起帕子捂住嘴,想堵住那往外渗的血水。


        

自己的身子,是越来越糟糕了……


        

“怎么了?”沈燿看到了她的异常,担忧问道。


        

白玖月低着头,轻语道:“突然想吃你亲手做的面条了……”


        

她不想让沈燿看到自己的狼狈。


        

“我马上去做。”沈燿眼神泛亮,大步走出了梧桐苑。


        

他一走,白玖月止不住地咳嗽,帕子上浸染更多的血渍。


        

夏荷连忙打水前来给她盥洗,心疼又无力。


        

“给我备些深色帕子吧,这素色太招摇了……”白玖月对着夏荷吩咐道。


        

夏荷鼻头一阵酸涩,没敢忤逆自家夫人的决定,一路小跑着去了库房。


        

只是,直到傍晚时分,白玖月没有等来做面条的沈燿,更没等到夏荷回来。


        

她有些不安地在梧桐苑门口徘徊,心想着要不要派个人出去看看。


        

“轰隆”忽的一声雷鸣,响彻了整个天际。


        

白玖月呼吸一颤,心脏有些不受控制地急剧跳动起来。


        

“夫人!”主厅一个婢女慌慌张张跑来,噗通跪在了地上。


        

“夏荷姐姐……被将军杖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