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十章 优雅是不怎么优雅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口“棺材”又回来了。


        

失乡号的船尾甲板上,邓肯面无表情地看着正静静躺在自己面前的华丽木箱,木箱边缘的水珠一滴滴地落在他脚边,证实着他此前将木箱扔入海中的记忆绝非虚假,证实着这东西不久前还确确实实在大海中飘荡。


        

如此诡异的情况足以让人心中发寒,然而不知为何,邓肯此刻的心情却比他自己想象的都要平静。


        

或许是因为身处这本就无比诡异的幽灵船上,或许是因为前不久才经历了一次惊险刺激的“灵界漂移”和撞船事故,更或许是因为跟某个同样诡异的山羊头打了好几天的交道,邓肯好像已经对这个世界离奇古怪的超自然现象有了一定的免疫。


        

事实上早在上次把这个“诅咒人偶”扔下海的时候,他就隐隐约约猜到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结束了。


        

他低下头,不出意外地发现之前钉在棺材周围的铁钉和那一圈锁链都已经不翼而飞,随后他弯下腰,再次用手中的海盗剑将“棺材”的盖子一把撬开。


        

华丽的哥特人偶仍然静静地躺在红色天鹅绒内衬中央,双手交叠,恬静优雅。


        

但邓肯这一次清晰地注意到了对方裙角似乎有着被海水打湿的痕迹——一股轻微的海腥味则从棺材盖的内侧传来。


        

截至目前,这诡异人偶除了一次次去而复归之外好像并没有任何别的出格或危险举动,但仅仅是“去而复归”这一点,便已经算是“诅咒物品”的标准属性了。


        

邓肯面无表情地看了那人偶一会,突然似笑非笑地打破了沉默:“我突然想要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话音落下,他便转身走向了不远处的船舱入口,颇为放心地把那人偶留在了甲板上。


        

——虽然从个人而言,他对那人偶很警惕,并不想将对方留在自己身旁,但基于对失乡号以及对那个山羊头的了解,他知道暂时把那人偶放在甲板上也不会出太大问题,即便她暴起伤人,这艘船上的诸多“活物”也足以应付。


        

而他要在这段时间里做些“准备工作”。


        

邓肯穿过了船尾甲板,打开通往甲板下层的木门,踩着不知已经有多少年头的木楼梯,轻车熟路地来到了甲板下的船舱中,这里在船舱中属于“上层舱”,是安置火炮的地方——样式老旧的前装火炮静静地卧在船舱两侧,霉变发黑的木板盖在旁边的射击口上,黑漆漆的火药桶和实心铁球般的炮弹堆放在炮位之间,看上去仿佛已经堆积了一个世纪之久。


        

邓肯的目光扫过这些一眼看去便颇具年代感的事物,心中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在这艘船上,他并没有看到除自己之外的第二个“人”影,那么这些火炮……又是谁在操控?


        

难道就和失乡号本身一样,这些火炮到时候也是可以自行装填,自行发射的?


        

那么船上的淡水舱呢?也是在自行补充?损坏的地方呢?也是自行修复?或者说……这艘船真的有“损坏”的概念么?


        

心中的疑问一个个冒了出来,却都想不到该从何解释。


        

邓肯很清楚,自己对这艘船的了解还是太少太少,尽管他在过去几天中已经在这里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探索,但也仅仅是大致了解了它的上层结构,那些更深处的区域远比上层更加诡异,也更令人忌惮,再加上之前他一直寄希望于能够离开自己的“单身公寓”,返回地球上的正常世界,并未将主要精力放在失乡号上,这导致了他在“这边”的行动并没有太大动力。


        

但现在,他突然对这艘船有了更大的好奇,或者说……有了更大的“掌控意识”。


        

这是他的船,他理应去了解这“失乡号”。


        

这或许也是在握住那舵轮之后产生的变化。


        

邓肯摇了摇头,暂且将后续的探索计划放在心中,随后便来到了堆放炮弹的地方……


        

片刻之后,抱着好几个铸铁炮弹的邓肯返回了船尾甲板,如他所想的那样——棺材里的诅咒人偶仍然老老实实地躺在木箱中。


        

“她刚才有什么动静么?”


        

“完全没有,”山羊头的声音立刻传来,它好像已经憋了太久,一开口就噼里啪啦的,“这位女士如她的模样一般安静,您应该相信我的判断,她于您而言是温和无害的,既然她三番五次回到船上,那或许说明她和她的灵柩与失乡号之间存在某种联系,一位伟大的园艺师曾经……”


        

“闭嘴。”


        

“哦。”


        

邓肯面无表情地注视着棺材里的人偶。


        

也不知道她是真的不能行动,还是事到如今仍在假装沉睡——反正邓肯对此并不在意。


        

他要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了。


        

实心铁球般的铸铁炮弹格外沉重,在处决船上叛徒的时候,绑一发这样的炮弹就足以让再老练的水手也葬身鱼腹。


        

邓肯往棺材里放了四个——然后又返回船舱,搬了另外四个。


        

八枚炮弹几乎塞满了木箱里所有的剩余空间,那华丽典雅的哥特人偶现在被一圈炮弹包围着,看上去……武德非常充沛。


        

优雅是不怎么优雅了,邪门是真的邪门。


        

邓肯再次封住了棺材的盖子,然后颇为费力地把那木箱推到甲板边缘,饶是以自己如今的身体强度,完成这番操作都不太轻松。


        

最后,他飞起一脚,将那棺材踢入海中。


        

沉重的落水声传来,华丽的木箱笔直入水,径直沉没。


        

邓肯仍然静静地站在甲板边缘,注视着木箱落水的地方,久久没有移动。


        

山羊头的声音传入他的脑海:“船长,您是反悔了么?如果您对于丢弃这件战利品感到遗憾,失乡号可以试着用船锚再把那箱子捞上来,虽然这不是船锚的正确用法,但船锚说它可以试试……”


        

“闭嘴。”


        

“但我看您已经在甲板边缘站很久了……”


        

“闭嘴。”


        

“哦。”


        

邓肯轻轻呼了口气。


        

在狗腿子山羊头面前,他总不能承认自己脚趾头疼。


        

于是他就在甲板边疼了好几分钟,全程努力维持着一个威严船长应有的严肃,到最后他都有点怀疑自己看上去是不是像一块望妻石了才终于缓过劲来,然后不紧不慢地返回了甲板下的上层舱中。


        

又安静地等了几分钟之后,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邓肯才突然走向上层舱的船尾区,并打开了两尊尾部火炮中间的观察窗口,凝神关注着海面上的动静。


        

那山羊头安静了也没多久,这时候便忍不住了:“船长,您这是……”


        

邓肯一边全神贯注地盯着海面一边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声:“我很好奇那个‘诅咒人偶’到底是怎么回来的。”


        

“额……因为她是个诅咒人偶?”


        

“……我很欣赏你这种不求甚解的态度,但我认为,即便是个诅咒人偶,她返回船上也一定存在某种过程。她想假装自己是‘死’的,但又一次次回到船上,我认为这中间一定有着原因,而且对方一定存在交流能力……可她现在拒绝交流,那我就只能想办法抓住她的行动规律,强行跟那家伙建立交流了。”


        

听着邓肯的解释,山羊头沉默了两秒钟,突然试探着问道:“船长,您好像……兴致突然变高了?啊,这可真是个好现象!自从上次睡醒之后您的心情就一直不是很好,显得对很多事情都失去了兴趣,您忠诚的大副兼二副兼……”


        

“闭嘴。”


        

“哦。”


        

山羊头安静下来之后,邓肯仍然在凝神关注着海面上的动静,而在他的视线中,船尾方向的海面只有一片平静。


        

那口“棺材”似乎真的沉入深海,不再出现了。


        

但有了前两次的经验,邓肯这一次格外有耐心,他默默计算着时间,默默等待,默默观察,任凭时间流淌。


        

他自己都仿佛没有注意到,他正在主动期待那人偶重新出现。


        

然后,他视野中真的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影。


        

在一次波浪起伏间,那黑影冲入了邓肯的眼帘,那是一口精美的木箱,如风浪中的孤舟般破开了海面,而那美丽的哥特人偶正站在木箱中,以一个颇有气势的姿势抱着她那华丽的棺材盖,在风浪中左右开弓地玩命划水往前冲。


        

一个站在棺材里挥舞着棺材盖乘风破浪的哥特人偶。


        

优雅是不怎么优雅了,邪门是真TM比八个炮弹还邪门。


        

邓肯大受震撼。


        

(妈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