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十五章 触碰火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自亲手掌舵之后,邓肯拥有了对失乡号真正的掌控权,也能够感知到这艘船上的任何动静——但即便如此,出于谨慎,他还是命令山羊头时刻关注那个“诅咒人偶”的动静。


        

因为他知道自己并不是个神秘学领域的专家,对这个世界的超凡力量也知之甚少,而一个会走路会说话的人偶实在超出了他的知识范畴,爱丽丝的言行举止或许是无害的,但如果那位人偶小姐还有什么……肉眼不可见的“影响”,他极有可能看不出来。


        

这一点,山羊头比他专业。


        

而且即便抛开这点,邓肯也知道自己无法时时刻刻关注失乡号的情况——虽然现在他已经决定了要在“这边”这个世界生存下来,但情况必要的时候他还是有可能要返回门“对面”的那个世界,到那时候他不一定还能感知到失乡号上的动静。


        

想到最后这点,邓肯的眼神突然微微有些变化,他不动声色地看了航海桌边缘的山羊头一眼,后者那黑曜石雕琢的眼球则回以空洞的注视。


        

在自己返回“门对面”的时候,在自己回到自己那间单身公寓的时候……这个山羊头究竟是否有所察觉?在他离开失乡号的时候,这艘船上是个什么情况?


        

这突然浮现出来的疑问让邓肯心中有些烦躁,但在山羊头空洞的注视下,他什么都没表现出来,而是分出一丝心神关注了一下爱丽丝那边的情况。


        

当然,他并没有偷窥的爱好——哪怕对方是一个“非人存在”也是同样,因此他只是大致感知着甲板下面的情况,但哪怕仅仅通过和失乡号之间的感知传递,他也至少可以确定爱丽丝目前的位置,以及确定她是否有尝试破坏什么东西。


        

毕竟,在那位人偶小姐人畜无害、优雅漂亮的外表之下,是诅咒人偶的本质,是被这个世界的普通人称作“异常099”的危险个体。


        

她目前还留在房间中,可能真的在研究房间中的陈设,布置休息的地方。


        

邓肯稍微松了口气,与此同时,旁边的山羊头则突然发出声音来:“船长,您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如果感到无聊的话,您忠诚的……”


        

“闭嘴。”邓肯看了山羊头一眼,随后双手按在了航海桌边缘,伴随着心念变动,之前双手握住舵轮的那种感觉再次浮上心间,绿色的火焰亦再次如水流般淌过。


        

在烈焰焚烧中,邓肯的身躯再度化作灵体,四溢的流火则沿着航海桌蔓延出去,一路蔓延到船长室外,蔓延到上层甲板,攀上桅杆,攀上缆绳,并令桅杆上那半透明的灵体之帆随风鼓动起来。


        

随着大量主帆、侧帆与角帆在海风中灵活地调整角度,庞大的三桅帆船开始在这广袤无垠的海面上缓缓加速,邓肯的目光则落在眼前的航海图上,如预料中的那样,他看到那航海图上盘踞的灰白色雾气也瞬间发生了变化——代表失乡号的剪影正在缓缓前行,而剪影周围的雾气则随之消散。


        

短暂思索之后,他开始尝试将注意力集中在那幅海图上,幽绿色的火焰笼罩在航海桌周围,如邓肯肢体的延伸般传达着来自船长的意志,在这种微妙的“连接”状态下,邓肯终于隐隐约约地意识到了这明显也属于超凡物品的海图有何奥秘。


        

伴随着心念一动,那海图上代表失乡号的剪影瞬间放大了一点,随后又紧接着缩小成原本的尺寸。


        

邓肯在“缩放”海图所呈现出的画面,而这个异想天开的举动获得了成功——尽管目前不管怎么缩放,海图边缘能看到的都只有一片雾霭,但邓肯此刻已经确定,这幅海图足以记录并呈现出失乡号所探索过的每一寸海洋,并精确且实时地呈现出失乡号周围的细节情况!


        

在山羊头空洞的注视下,邓肯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就好像一个真正的船长在认真观察海图般神色冷峻,但一种隐隐的激动却浮现在他心间。


        

他的目光扫过自己身体上升腾的烈焰,意识则感知着失乡号的状态,感知着海图发生的变化。


        

这诡异的绿色火焰果然是掌控失乡号的关键,而且也是掌控这艘船上许多诡异物品的关键!


        

或许……这就是“船长”的威能?


        

邓肯揣摩着这火焰的力量,他很明白,如果自己想真正掌控好这艘船,并以此为基础在这个诡异的世界上好好生存下去,那就必须搞明白自己的能力。


        

首先,是完全掌握这火焰。


        

至于刚才山羊头所说的“接下来的安排”……


        

邓肯看着眼前那正在缓缓发生变化的海图,看着失乡号剪影周围缓缓散去的白雾,心中的打算也很简单。


        

既然对这个世界了解不够,既然满地图都是迷雾状态,那先开地图肯定是没错的。


        

毕竟,开船就是为了出去浪。


        

反正“邓肯船长”在这个世界当地人心目中的形象本就是个在野外地区到处浪的世界boss,他跟失乡号哪怕老老实实在海上待着对风评也不会有任何改善。


        

至于就这么漫无目标地在大海上乱开会不会有什么风险,邓肯是这么认为的——在他亲自“掌舵”之前,这艘船本来也是在到处飘荡,失乡号从未下锚停泊,又何来“额外的风险”?


        

相比起之前那种盲目飘荡的情况,在“扬帆”情况下的航行至少还能驱散海图上的迷雾,这也算是结束了之前那种完全被动、陷入迷雾的状态。


        

邓肯从航海桌后站了起来,身上的绿色火焰也渐渐消散,但在他的感知中,失乡号桅杆上的半透明灵体之帆却并未随之消失,一部分盘踞在桅杆和缆绳上的绿色火焰也仍在燃烧,继续执行着船长的意志。


        

结合之前“掌舵”时所观察到的情况,邓肯心中隐隐有所了然。


        

尽管这艘船是在他“掌舵”之后才在烈焰中扬起了灵体之帆,但不管是那规模庞大的风帆还是这艘船上自动运行的诸多事物,所依靠的都不是“船长”本人的力量——这艘幽灵船有着自己的动力来源。


        

尽管他还不知道让这艘船动起来的“能源”到底是什么,但很显然,他这个船长要做的就只是对这艘船“下达命令”而已。


        

然后,这艘船自然会忠诚执行船长的指令。


        

邓肯离开了航海桌,并转头看向船长室最深处的那扇小门。


        

那扇门后面是他作为船长的独立寝室,在最开始几天探索这艘船的过程中,他一直将那个房间当做休息据点。


        

现在,他需要一个比较安静的环境,来好好研究自己作为失乡号的船长到底还能做到些什么事情。


        

但在此之前,这艘已经进入扬帆状态的船还得有人看管。


        

他看向航海桌边缘的木质山羊头,用很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你来掌舵。”


        

“啊?”山羊头愣了一下,语气有点意外,“但是船长,您……”


        

“我有事要忙,这段时间不要打扰我。”邓肯却仿佛完全没有在意山羊头要说什么,只是非常自然地吩咐着,而在他的另一重感知中,在绿色火焰沿着船舱外的甲板所蔓延而传来的信息中,他却可以清晰地看到隐藏在这艘船深处的各种……联系。


        

桅杆,缆绳,风帆,船舵,火炮……


        

所有东西都在无形中连接着,某种宛若神经或血管一般的“脉络”贯穿着这艘船,而所有这些“联系”最终都汇聚到了船长室。


        

山羊头与这一切都隐隐相连。


        

或许,这个神秘又诡异的山羊头就是“失乡号”本身?亦或者是某种在紧急情况下用来接管全船的“控制机关”?


        

邓肯不是这艘船的建造者,自然不知道这艘船的运行原理,但他想,如果是真正的邓肯船长,必然知道山羊头都能做些什么。


        

从另一方面,始终自称“大副”的山羊头本身也就该理所当然地可以在情况需要的情况下代替船长掌舵。


        

邓肯需要稍微冒一点风险,做一些他之前从未做过,但身为真正的船长又必须知道、必然会做的安排。


        

毕竟,船长总有休息的时候。


        

一秒钟后,山羊头发出了愉快又聒噪的声音:“啊,好的船长,您放心忙吧,您忠诚的……”


        

邓肯没有理会,只是随意摆摆手,转身走入位于船长室深处的寝室,随手关上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