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二十章 献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处下水道系统的规模极其庞大,在邓肯眼中甚至已经完全超过了“城市排污”这个单一功能的必要,而下水道中随处可见的、带有符文的瓦斯灯以及足以充当避难掩体的强化结构更能让他对这片地下设施的定位产生诸多猜想。


        

但不管这里在设计之初承载了建造者的什么想法,有一个事实显而易见:在这庞大设施的深处,在地上世界的目光之外,这阴暗寒冷的地方已经成为了某种邪恶力量滋长的苗圃。


        

一个名义上在崇拜太阳,却只让人感到寒意的邪教集团。


        

下水道几条走廊的交汇处是一处宽广的地下空间,坚固的水泥支柱撑起了砖石堆砌的穹顶,金属铸造的管道结构在那穹顶附近纵横连接,宛若蛛网一般,明亮的瓦斯灯照亮了整个空间,也照亮了聚集在这处“交汇地”的人群——


        

一眼看去至少有数百个身穿黑袍的人就聚集在这污浊潮湿的地方,他们中间则是一处凸出地面的高台,高台上站着一个同样身披黑袍的高大人影,那显然是这群黑袍人中地位最高之人。


        

这个站在高台上的人没有戴着和其他人一样的兜帽,而是佩戴着一张金黄色的面具,那面具样式古怪,宛若一个向四周放射出无尽光焰的圆盘,其表面同时又铭刻着大量支离破碎的裂纹。


        

在这佩戴面具的人身后,高台上还有一个奇特的图腾——那是一根高高的木桩,木桩顶部固定着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球,那火球的核心仿佛是某种金属,其表面开着许多小孔,火焰便是从那些小孔中喷涌出来。


        

当邓肯被“押送”到这里的时候,所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画面。


        

聚集在集会场中的黑袍人们也注意到了他。


        

“我们赶来集会场的路上抓到了一个逃跑的祭品!”之前负责押送的黑袍人之一走上前去,对那高台上的“领导者”恭敬地说道,语气中不无邀功之意,“这个祭品在黑暗中待了太长时间,思维已经有些混乱,愿您施展威能,让吾主的荣光降临在这个可悲的躯体上!”


        

那高台上佩戴黄金面具的邪教首领转过身紧紧盯着面无表情的邓肯,语气中带着一丝意外和冰冷:“逃跑的祭品?”


        

邓肯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他只是在好奇地观察着这个地方,包括那名邪教首领脸上的金色面具,以及对方身后那燃烧火球的图腾。


        

或许,这些象征物对于这个世界的普通人而言是诡异离奇的东西,但他几乎一眼就看了出来,这些东西……是在模仿太阳。


        

不是模仿如今天上那个被大量焰流和两重符文圆环束缚住的“光球”,而是模仿邓肯所熟悉的、散发出万丈光芒的、熊熊燃烧的太阳。


        

这些人真的在崇拜太阳,崇拜一个似乎在很古老的年代便“陨落”的太阳,而且是当做某种神明在崇拜。


        

邓肯抬起头,表情坦然地注视着正在高台上俯瞰自己的黑袍神官,但或许是面部肌肉坏死的缘故,他这坦然的模样在对方眼中倒更像是某种失去灵智的麻木。


        

佩戴黄金面具的神官与邓肯对视了不到两秒钟,便转过头吩咐着一个站在高台旁边的人:“去检查关押祭品的地方,速看速回。”


        

吩咐完之后他又对那些将祭品“押送”回来的黑袍人点了点头,语气中带着一丝称赞:“你们做得很好,即便对于主而言是细微的功劳,这也将在阳光重新普照万物之后化作你们永恒的荣光。”


        

仅仅是一句不咸不淡例行公事的夸奖,几名黑袍人却仿佛收到了莫大的鼓舞,一个个激动起来,一边赞美着“真正的太阳神”一边将邓肯推到了高台前,而那佩戴面具的神官则直到此刻才对邓肯开口:“走上歧路的可怜者啊……你可在无光的岩石与泥土间感受到了深寒?”


        

邓肯压根听不懂这个神棍在说什么,只能沉默以待,而那神官也显然根本不在意眼前的“祭品”能有什么反应,他的言语不是说给邓肯听的,而更像是说给周围的信众,以及说给他所坚信的那位“太阳神”:


        

“寒冷与黑暗是虚假太阳留给这世间的苦难,在虚假太阳的统治下,幽邃黑暗的海洋肆虐世间,仅有支离破碎的小块陆地让生灵苟延残喘,可即便是在这些支离破碎的陆地上,世人也难以摆脱苦难,地下盘踞着旧日的阴影,无光的地穴中蠕动着它们那择人而噬的爪牙,地上充斥着仇恨与争端,人类纯净的灵魂被邪神呼出的气息沾染……


        

“我们如何忍受这长久的苦难?我们如何忍受那虚假太阳带来的、扭曲荒诞的世界?


        

“我们无法忍受,我们惟愿吾主回归,惟愿真实太阳神再次降临大地,自血与火中熊熊燃烧,将秩序与繁荣重新带回人间!”


        

在这面具神官极具鼓动性的语调煽动下,邓肯明显能感觉到集会场中的气氛发生了变化,那些身披黑袍的信众一个接一个地激动起来,他们先是附和着,紧接着这附和便变成了热切的呼喊:“惟愿真实太阳神再次降临大地!自血与火中熊熊燃烧!”“惟愿真实太阳神再次降临大地!自血与火中熊熊燃烧!”


        

“惟愿真实太阳神再次降临大地,”高台上的神官高声说道,随后伸手一指邓肯,“而今天,吾主将进一步从沉睡中醒来——迷途者的鲜血将抚慰太阳崩裂之后的伤痕!


        

“将祭品带上来!”


        

几个黑袍人从旁边一拥而上,但邓肯比他们还快——他都不用人推,自己就翻身爬上了祭台。


        

这副身体虽然不怎么好使,但爬个台子还是可以的。


        

爬上去之后他就来到了那面具神官的眼前,而后者这时候还维持着刚才下令时候那威严又神秘的姿态——变化发生的非常突然,完全超出过往经验的展开方式让这个邪教头子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他隔着金色面具与邓肯面面相觑,祭台周围也一下子诡异地安静下来。


        

邓肯却仿佛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气氛的变化,他只是感觉自己又收集到了有关这个世界的更多情报,并十分期待在这个临时躯体“报废”之前还能不能看到点更多的稀罕场面。


        

“那什么,”带着某种探究的期待感,邓肯搓了搓手,很认真地打听着,“然后呢?下一步是怎么搞?”


        

面具神官:“……”


        

“没听清么?”邓肯皱了皱眉——但因为脸上肌肉不太好使,没皱起来,“我说,下一步该做什么了?”


        

这时候那神官才终于反应过来,虽然隔着一个面具,但他的眼神中明显出现了一瞬间的混乱,不过很快他便压着低沉的嗓音开口:“黑暗中的阴影确实影响到了你的心智,不过放心吧,至高至圣的太阳会终结你的苦难……把祭品带到图腾前!”


        

两名黑袍人立刻从旁边走上台,拉着邓肯的胳膊走向那个顶着火球的图腾柱,这一步邓肯不太了解,自然也就没办法“提前配合”,但他还是保持着不反抗的状态,老老实实地在两个黑袍人的“钳制”下站到了那个熊熊燃烧的火球下面。


        

尽管邓肯身体上没有任何反抗举动,两个抓住他胳膊的黑袍人仍然用了极大的力气来钳制住“祭品”的胳膊,仿佛生怕这个祭品在最后关头剧烈反抗挣脱开来,他们的力气大的异常,邓肯甚至能感觉到这具临时躯体的骨骼都在一点点爆裂开来,这让他相当诧异地看了那两个黑袍人一眼。


        

而紧接着,那名佩戴面具的神官又走了过来。


        

邓肯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过去,他看到那神官从怀里掏出了一柄造型奇特的匕首,那匕首弯曲怪异如同干枯扭曲的指节,刀刃漆黑仿若黑曜石打造一般,其表面又倒映着图腾上的火光,看上去诡异非凡。


        

邓肯默默做好了切断“灵魂投射”的准备,他知道,这具临时躯体能收集的情报应该也就到这了。


        

邪教神官的祝祷声在高台上响起:


        

“至高至圣的太阳神啊!请您收下这高台上的献祭!我向您献上这祭品的心脏,愿您自血与火中归还!”


        

邓肯立刻把切断灵魂投射的举动停了下来,跟看傻子一样看着眼前的邪教神官。


        

(妈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