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三十二章 失乡号上的早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色褪去,占据整个天空的苍白伤痕也随之渐渐消散,邓肯站在船尾甲板仰头注视着天空,没有放过这昼夜交替时刻的任何一点细节。


        

他看到那道伤痕就仿佛渐醒的梦境般一点点变得透明、虚幻,其周围逸散出的灰白色光雾首先和天空融为一体,紧接着是伤痕的本体——而在这整个过程中,那“伤痕”的位置都不曾改变过。


        

邓肯眨了眨眼,心中隐隐泛起进一步的推测:天空的那道痕迹并未改变位置,是否说明它并不是某种遥远的天文结构?是否说明它只是某种“印”在大气层背景中的、会随着无垠海同步运动的幻影?


        

或者是由于无垠海所在的星球(如果这里真的是一颗星球的话)和那道伤痕正好保持了同步运行?亦或者那道伤痕其实是在移动,但由于观测时间太短,无法用肉眼察觉?


        

种种猜想在脑海中此起彼伏,但邓肯十分清楚,在有充足的证据以及可靠的实验验证之前,这些猜想也都只是猜想罢了,一个自然现象背后可能的解释有千千万,但缺乏理论与证据支撑一切都是空谈。


        

那轮“太阳”升起来了。


        

最先是天海一线出浮现出的金色光辉,紧接着便是巨大的发光结构体突兀地浮出海面,伴随着辉煌灿烂的霞光,被双重符文结构锁定的光体圆球出现在邓肯的视野中。


        

在符文结构的缓缓运行下,太阳庄严地上升,这个威严的过程仿佛有着某种声音——某种低沉、有力、迟缓的轰鸣虚幻地在邓肯脑海中回荡开来,但当他真的凝神去听时,那声音却突然消失了。


        

他皱了皱眉,有些怀疑自己刚才是否产生了幻听,但那声音所带来的记忆是如此鲜明,让他根本无法否认。


        

那是……太阳在上升时向这个世界发出的宣告?亦或者只是无垠海带来的诸多幻觉之一?


        

没有谁能解答邓肯的疑惑,广袤无边的无垠海一如既往保守着所有的秘密。


        

鸽子艾伊如平常一样安逸地蹲在邓肯的肩膀上,接着它很突然地站了起来,用力拍打着翅膀,一边看着海面一边大声逼逼着:“整点薯条!整点薯条!”


        

邓肯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看了这个古怪的鸽子一眼,突然觉得有这么个鸟玩意儿在好像也不赖——这鸽子时不时飚出来的怪话总能让他产生一些“家乡的亲切感”。


        

“可惜船上没有薯条,”他随手拨弄了一下鸽子的嘴壳,转身走向船长室的方向,“但有一句话你说对了,得弄点吃的。”


        

片刻之后,失乡号的船长为自己准备好了幽灵船特色传统早餐——在船长室内,邓肯直接将航海桌当成了餐桌,把几个盘子放在海图旁边的空桌面上,今天的早餐和昨天的晚餐、昨天的午餐以及过去的每顿饭一样,是肉干、奶酪与白开水。


        

邓肯坐在航海桌前,认真且仪式性地为自己铺上了餐巾,山羊头静静地待在他的对面,他左手边是一大早就跑来打招呼的诅咒人偶爱丽丝,那只古怪的鸽子则蹲在他右手边的桌面上。


        

邓肯突然觉得,这一幕画面开始符合自己作为“幽灵船长”的人设了——代表恶魔的山羊木雕,无法丢弃的诅咒人偶,知晓异界知识的能言之鸟,还有坐在主位的幽灵船长,这拍下来不用修都能给电影当封面的……


        

但失乡号上的伙食现状只有当事人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


        

邓肯叹了口气,低头看着餐盘中的东西——电影海报般的开场画面结束了,接下来是失乡号上柴米油盐的真实生活。


        

他拿起餐刀,用力切在奶酪上,硬物摩擦中有吱吱嘎嘎的声音响了起来,他又用叉子戳了戳旁边的肉干,肉干和盘子碰撞,发出清脆的叮当声响。


        

爱丽丝好奇地看着这一幕,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船长,今天和昨天的饭一样啊?”


        

“明天的也会一样,”邓肯抬头看了这个诅咒人偶一眼,“你要试试?”


        

爱丽丝想了想,直接用手拿起一条肉干,放进嘴巴里用力嚼了两下,紧接着便呸呸地吐了出来:“一点都不好吃!”


        

“好吃你也吃不下去——你有胃么?”邓肯伸手拿走了爱丽丝手里剩下的半条肉干,“让你试你还真试。”


        

说着,他又有些发愁地看了盘子里的食物一眼。


        

船上能找到的食物只有这些,肉干的口感像加了盐的厚纸板,奶酪则像是疏松掺沙的木柴,而且不管怎么处理都有一股怪味,他也曾尝试用水煮一下肉干或进行烘烤、生煎,但费了好大劲也没能把这些东西的口感和味道变好一点。


        

好消息是这些食物最起码没有腐败,不会把人毒死,坏消息是岁月流逝的力量仍旧把这些不曾腐烂的物质变成了某种极端不推荐下咽的状态——邓肯完全有理由相信这奶酪的岁数比自己还大好几轮,而那些肉干如果还活着的话起码也都见证过一个世纪的风雨兴衰。


        

失乡号的船长或许不用担心坏血病,但邓肯仍旧很向往健康的饮食搭配——起码,他希望盘子里的食物能比自己年轻一点。


        

同岁也行。


        

昨天心中盘算过的“失乡号物资补给计划”与“陆地探索计划”再次浮上脑海。


        

但这都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实现的。


        

邓肯叹了口气,继续以报仇雪恨般的姿态去切割盘子里的“木柴”,在旁边桌子上歪着脑袋看了半天的艾伊则好奇地走了过来,这鸟先看了自己的主人一眼,又看了看盘子里的东西:“晶体矿储量不足?”


        

邓肯看了鸽子一眼,随手捏了点掉落的奶酪碎屑扔给它,艾伊低头啄了两下,立刻就跟突然跟死机似的浑身一僵站那不动了……


        

这鸟就这么僵了足足三四秒钟,才突然间活动起来,它扑啦啦地拍着翅膀飞到旁边的架子上,发出气急败坏的声音:“我今天就是饿死,死外边,从这儿跳下去,也不会吃……”


        

邓肯感觉自己受了点伤害,而在桌子对面好不容易安静了半天的山羊头则终于忍不住开始发出吱吱嘎嘎的木头摩擦声音。


        

在这货钻自己取火之前,邓肯终于点点头:“有话就说。”


        

“是的船长,”山羊头可算有了说话的机会,立刻聒噪起来,“我从昨天就一直想问了,您带来的这位……是叫‘艾伊’吧?它说话我怎么总是听不懂呢?昨天我想了一晚,充Q币到底是什么意思?”


        

邓肯顿时挑了下眉毛——他是真没想到这山羊头竟然能憋到这时候才问出来,自己竟然还低估了这货的自制力!


        

“你不必在意,这只鸟的思维很古怪,”邓肯没有停下手中的木工活,而是一边用手中刀叉发出锛凿斧锯的声音一边随口说出了早就想好的托词,“它似乎会用一套只有它自己能理解的语言来和人交流,听多了就能大概猜到它是什么意思。”


        

“是这样么?”山羊头兀自思索起来,“但我总感觉它的话语中好像隐藏着某种逻辑……就好像那语言背后隐藏着一套完整的、自洽的知识似的……您是在灵界行走的过程中发现了艾伊?那它会不会是某种来自幽邃深度的投影?您知道的,越深的地方就越是会有来自错位时空的信息以投影的形式浮现出来,其中不乏一些我们未曾了解过的失落时代,甚至未来的某些碎片,艾伊或许说的是另一个时空的事情?”


        

邓肯手中的切削工作以肉眼难以察觉的幅度停顿了一瞬间,紧接着一切如常,同时语气平淡地说了一句:“那祝你早日总结出艾伊语言背后的逻辑。”


        

山羊头的话或许是随口胡猜,但其中透露出的信息却不可避免地在邓肯心中掀起了波澜!


        

灵界行走的过程中,他的灵魂靠近了这个世界的“更深层”?在越“深”的地方,越是会见到来自错位时空的投影?那些投影甚至有可能呈现出不同时间线中的景象?


        

邓肯在灵界行走的时候可没看到什么“不同时间线中的风景”,但山羊头有一句话却没说错——艾伊,确实是来自另一个时空的。


        

那么……这只鸽子到底是被名为“周铭”的地球人带到了这个世界,还是真的如山羊头所说,是从这个世界的更深层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