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三十四章 丰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阵突然而来的海浪声将邓肯从梦境中惊醒过来。


        

他猛然睁开了眼睛,之前在半梦半醒间所看到的幻象已经只留下些许稀薄的剪影,他只记得自己看到有鱼在空气中游动,而那些环伺在自己周围的鱼似乎格外美味——但那些鱼是什么模样来着?


        

鱼……会在空气中游动么?


        

邓肯眨了眨眼睛,一种现实和梦境撕裂交融的诡异感觉让他短时间内有点迷惑,他看向自己固定在钓竿架上的三根鱼竿,并未看到有鱼上钩的迹象,而远处的海面则已经开始起伏,一波又一波海浪正拍打着失乡号的船壳。


        

紧接着,那海浪变大了,在肉眼可见的幅度内,一波强过一波的海浪开始连续不断地从远方涌来,失乡号庞大的船身在风浪中摇晃着,波涛涌动的声音充斥耳边。


        

邓肯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发现天气仍然很好,似乎只是多了一些风浪,但应该不至于出现什么大风暴之类的极端天象。


        

“这可能不是个钓鱼的好天气……”


        

他嘀咕了一句,考虑着是不是该把鱼竿收起来,但就在这时,他眼角的余光却突然看到其中一根鱼竿的前端猛然一弯!


        

专为海钓准备的强韧鱼线瞬间紧绷了起来,短粗坚韧的海钓鱼竿仿佛是抓住了什么大家伙,整个前半段都一下子弯曲如弓,同时还伴随着吱吱嘎嘎的刺耳声音,用于固定鱼竿的钓竿架也在这巨大的力量拉扯下发出了木头摩擦的声响,而这一切都传达给邓肯一个信号:


        

鱼来了!大鱼!


        

他瞬间打消了收杆休息的念头,钓鱼佬的热情在胸膛中熊熊燃烧,他两步就来到了那根“出货”的鱼竿前,一手抓住鱼竿以防止它从钓竿架上脱落,另一只手开始一点点地调整着鱼线的松紧。


        

“我就说嘛!我怎么可能空军!”


        

邓肯兴奋地自言自语着,开始与鱼线另一端的某个庞然大物较量起来,这是一番艰难的搏斗,鱼线尽头的东西显然不打算束手就擒,一股巨大的力道在拉扯着钓竿,哪怕是以邓肯的力气再加上钓竿架的支撑,这份僵持仍然显得摇摇欲坠。


        

失乡号周围的风浪一点点变大了,但对于邓肯而言,这点小小的摇晃尚不算什么。


        

他只是被那顽固的“猎物”弄出了火气,又担心着好不容易到眼前的改善伙食的机会平白溜走。


        

鱼线的紧绷已经到临界点,大鱼就要从他手中挣脱了。


        

在不知僵持了多久之后,邓肯终于把心一横,一簇幽绿色的火焰突然从他握着钓竿的手中向外弥漫。


        

绿火猛燃,如水般蔓延,又迅速沿着鱼竿、鱼线流淌出去,灵体之火一路燃烧,沿着鱼线形成了一道直入海水的“火线”,下一秒,失乡号周围的海水深处便突兀地浮现出了一片虚幻的绿焰轮廓,而在那幽绿火焰的映照与勾勒下,一片庞大的阴影在海水中浮现出来。


        

那阴影仿若涨缩不定的肉团,几乎笼罩了失乡号周围数百米范围内的全部海面,它的边缘又延伸出大量不断变幻、不断滋生的黑暗之物,仿佛千百只手臂般在海洋中蠕动挥舞着,搅动着失乡号周围的海水,控制着无形的海浪起伏翻涌。


        

邓肯听到海中传来些异样的动静,他一边维持着与“猎物”的僵持,一边探头好奇地向外看了一眼。


        

他什么都没看见,只看到海浪起伏,跟刚才比起来没有太大变化。


        

而且他明显感觉到钓竿上传来的那股对抗的力量比刚才减弱了一点。


        

猎物的力气开始不足了,这个事实让他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他开始用力收紧鱼线,一点点将自己的猎物拖出海面……


        

……


        

爱丽丝被船舱外传来的轰鸣与呼啸吓了一跳,剧烈的摇晃从脚下传来,让舱室中的陈设发出一连串叮叮当当的碰撞声响,她眼疾手快地抓住了附近的一根栏杆,这才没有让自己摔倒,脸上则露出惊疑不定的表情:“发生什么了?”


        

失乡号在摇晃,仿佛有巨大的风暴正在外面肆虐,这艘古老的幽灵船深处也传来某种低沉压抑的怪声,就好像它正在怒吼、咆哮,在对抗着深海带来的恐怖,对抗着某个尝试吞噬自己的庞然巨兽。


        

舱室里的各种东西都在叮叮当当地乱响,一开始爱丽丝还以为这都是船只摇晃带来的碰撞,但很快她便发现这些发出噪声的事物有很多其实是在原地聒噪——它们在发出声音互相交流,但爱丽丝根本听不懂这种只有失乡号自己才能理解的语言。


        

她只知道,外面可能出状况了。


        

人偶小姐决定去甲板上看看——她跌跌撞撞地跑出了船舱,一边扶着附近的墙壁避免摔倒,一边跑向甲板的方向。


        

在几次险些被乱飞的缆绳和横冲直撞的木桶绊倒之后,她终于来到了阶梯的尽头,她推开那扇在风浪中不断摇摆的木门,看到无垠海上正掀起惊人的巨浪。


        

天空漆黑如墨,不详的浓云几乎凝成了沉重的团块,云层黑压压地靠近了海面,城墙般的巨浪则在乌云下翻滚奔涌,如包围般在失乡号附近起伏!


        

爱丽丝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景象,她不知道这是不是海上的正常情况,但她知道这时候必须找到船长。


        

她在甲板上环视了一圈,几乎没费什么工夫,就找到了正站在甲板边缘的船长邓肯。


        

……


        

四周的风浪有些烦人,但对于即将成功的邓肯而言,这只是些无足轻重的“打扰”,在鱼线以及绿火的双重反馈下,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猎物已经停止了反抗,那个庞然大物正在一点点被他拽出水面。


        

“上来吧你!”


        

他愉快地喊了一声,最后一次猛力拉动手中的钓竿。


        

一条大鱼跃出了海面——真的很大,几乎有他半个人那么大。


        

在这短暂的一瞬间,邓肯与那条半空中的鱼视线相对。


        

“……挺丑的。”


        

这是他心中第一个感慨。


        

那确实是一条极丑极丑的鱼,黑不溜秋的身体表面仿佛覆盖着某种增生物般崎岖凹凸,还有古怪的灰白色花纹沿着两侧的鱼鳍胡乱蔓延,鱼头位置还能看到许多骨刺一样的结构,一对空洞泛白的眼珠则在那些骨刺下面注视着邓肯。


        

邓肯感觉很不舒服,他竟感觉那鱼是在不怀好意地注视自己。


        

但下一秒,他便看到那鱼猛然抽搐起来,它那对注视自己的眼珠不知为何凭空爆裂了,瞬间鲜血直流。


        

鱼沉重地掉在甲板上,仿佛中电一般疯狂跳跃扭曲,并在短短的几秒种后安静下来,鲜血从它的嘴巴和爆裂的眼珠中向外渗透,一点一点地落在甲板上。


        

邓肯有些诧异地看着这只奇丑无比的鱼在自己脚边迅速失去生机,他依稀记起自己在书上看过的知识:大部分深海中的鱼确实是很丑的,而且由于长期生活在水压环境下,它们在被钓出海面之后确实是会因压力变化而血管破裂,甚至因此快速死亡——原来这个世界的鱼也是这样么?


        

就在他这么一愣神的功夫,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又突然传了过来。


        

邓肯好奇地循声看去,却看到又有好几条体型更小的“怪鱼”也紧跟着落在甲板上。


        

它们的模样和那条足有半人高的怪鱼差不多,但尺寸只有半米左右,而且和大鱼一样——在邓肯注视到它们的时候,它们就已经在浑身剧烈出血了,而且很快便奄奄一息。


        

邓肯有些发怔,良久才反应过来:“葫芦娃救爷爷?一送送一串的?”


        

……


        

爱丽丝紧紧地抓着旁边的栏杆,紧张地注视着不远处那足以令普通人疯狂的凶残搏斗景象。


        

她看到邓肯船长站在甲板边缘,身上幽绿的火焰滔天爆燃,他如同一个熊熊燃烧的巨人般对峙着大海,有三道钩锁从他脚下的甲板延伸出去,其中一道钩索上燃烧着恐怖的烈焰。


        

她看到无垠海中突然出现了庞大的阴影,紧接着有一道几乎比失乡号主桅杆还粗大的触腕从海水中伸了出来,那触腕表面张开了无数泛着恶意的眼睛,又有数不清的尖牙利齿在眼睛之间摩擦、咀嚼,仿佛下一刻就要将整艘船咬成碎片。


        

爱丽丝几乎惊呼出声,她想要提醒船长躲避,想要冲上去帮忙,但在她来得及行动之前,那触腕便向着船长砸落下来。


        

她看到邓肯船长抬起头,在熊熊火焰燃烧下,船长脸上竟带着丰收的喜悦——他注视着那触腕上的无数眼睛,触腕上的无数眼睛也注视着他。


        

下一秒,那触腕上所有的眼睛便猛然爆裂开来,数以百计的尖牙利齿间也发出了刺耳且痛苦的嘶鸣,紧接着,那触腕便凭空断裂——就好像是隐藏在海平面下的某个庞大本体主动切断了与触腕间的联系,将已经严重受创的触腕末端直接抛弃在了甲板上。


        

触腕砰然落地,从断口处洒落的污浊粘稠血肉也噼里啪啦地掉了一地,落在船长脚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