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三十八章 离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尸体在呼吸,仿若在死亡的国度边缘徘徊了一圈,便折返人间。


        

房间中的黑袍教徒们愣愣地看着这一幕,他们中有人甚至没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刚才其实已经“死去”一次,因为这生死轮换的一刻实在短暂,以至于不是仔细关注甚至都分辨不出来,他们只是感觉眼前垂死“同胞”的气息不知为何竟突然平稳、有力起来,这让人分外诧异。


        

下一秒,躺在地上的男人便睁开了眼睛。


        

他似乎已经在黑暗中待了太久,以至于房间里不够明亮的油灯都让他感觉刺眼,他眨着眼睛适应着光线,然后眼球慢慢转动,似乎这才刚刚注意到周围聚拢的三个黑袍人。


        

“感谢主的庇佑!”一个较为年轻的黑袍教徒终于反应过来,忍不住激动地赞颂着,“你挺过来了!我还以为你会……”


        

“等等!不对!后退!”那名嗓音低沉的教徒却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他一把拦住了其他人的动作,同时用警惕的眼神狠狠盯住了刚刚苏醒的男人,一边向后退去一边用带着威胁的语气说道,“他刚刚的呼吸已经完全停止了,我绝对没看错……情况不太对劲!”


        

邓肯终于适应了周围的环境,耳鸣般的噪声也渐渐从脑海中褪去,他看清了那些围在自己身边的人影,心中第一反应就是——这怎么一睁眼还是这帮人?这怎么还是在下水道?


        

灵界行走应该是随机的,他在选择目标的时候也完全是循着直觉在乱点,却没想到两次睁眼竟然都是落在这帮邪教徒中间,这算哪门子的孽缘?


        

但紧接着,他便从周围那些人的反应中察觉出了有哪不对,下一秒,他便注意到了自己身上的黑袍。


        

邓肯沉默了两秒钟,心中已经恍然。


        

上一轮自己是被邪教徒献祭的祭品,然后眼一闭一睁,现在他是“邪教徒”了。


        

他跟这帮人是真的有缘。


        

“……情况不太对劲!”


        

就在这时,一个饱含敌意的低沉嗓音突然打断了邓肯在“苏醒”后的头脑混乱状态,他循声看去,立刻便迎上了一道充满警惕的冰冷视线。


        

那道视线的主人正冷冷地注视着自己,而在旁边,另外两名黑袍教徒也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纷纷后退做出戒备姿态。


        

邓肯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跟上次一样,也是附身了一具尸体。


        

自己这是当着这帮邪教徒的面诈尸了!


        

搞明白眼前的状况之后,这几个邪教徒的紧张反应也变得顺理成章,邓肯头脑飞快地运转起来,他感觉到这具躯体中残留的麻木迟钝还未完全散去,如今行动分外不便,要在好几个邪教徒的眼皮子底下搞事似乎不太容易,只能先想办法稳住这些人——而就在他飞快寻思出路的时候,一点点支离破碎的模糊记忆竟突然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


        

在那支离破碎的模糊记忆中,他突然“回忆”起了许多不属于自己的经历片段——他记起“自己”在下水道中躲藏,记起“自己”将家中钱财供奉给太阳的使者,记起“自己”为了疗愈疾病而参加那些黑暗疯狂又血腥罪恶的仪式,饮下无辜者的鲜血以换取“太阳的赐福”……


        

在一连串凌乱记忆的尽头,他又“看”到了献祭仪式的现场,看到许许多多和自己一样身穿黑袍的人站在高台旁边,而一个年轻的祭品被推上高台,那个年轻的祭品带着僵硬又诡异的表情,让整个仪式陷入一团混乱……


        

他看到“太阳的使者”被献祭了心脏,祭台周围所有人都陷入疯狂,教徒在自相残杀,汹涌的火焰从太阳图腾中四溢流淌,愤怒的嘶吼和虚无的呢喃充斥着集会场,而他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和最后仅存的几个教徒仓皇逃离……


        

邓肯不知道自己呆滞了多久,或许其实只有一瞬间,他脑海中汹涌的陌生记忆又重新平静下来,一段可悲又可恨的人生就这样变成了一连串苍白的碎片,仿佛供人阅览般躺在他的心底——宛若某种“养分”。


        

这是自己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虽然残留不多,但来源毫无疑问。


        

邓肯眨了眨眼,这是上次“灵界行走”的过程中不曾发生的变化。


        

上一次,他没能从附身的尸体中得到任何记忆,那个“祭品”的大脑只有空白一片……这次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


        

是因为自己这次占据的躯壳还很“新鲜”?还是因为鸽子“艾伊”强化了黄铜罗盘的力量?


        

邓肯慢慢从地上坐了起来,他知道不管这变化背后的原因是什么,现在都不是发呆的好时候,那些神经紧绷的邪教徒显然已经意识到自己这“死而复生”的过程不对劲了。


        

而伴随着邓肯起身的动作,三名邪教徒也立刻向后退了半步,紧接着那名嗓音低沉的黑袍人便一手按着腰间打破了沉默:“你先别动——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罗恩,”邓肯略一回忆,便相当自然地说出了自己刚刚从记忆中得知的姓名,“罗恩·斯特莱恩。”


        

“他是叫罗恩。”对面一名年轻的黑袍教徒立刻压低声音对那名隐隐成为三人首领的、嗓音低沉的黑袍人说道。


        

然而那名黑袍人却丝毫没有放松警惕,他只是仍旧死死盯着邓肯,随后突然以古怪的音节语调念诵道:“以日之名,惟愿主的光辉普照,以日之名,惟愿主的赐福降临!”


        

听着对面那邪教徒突然发癫的动静,邓肯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便感觉到胸口一阵灼热,他下意识地伸手掏出了那正在衣服下面发热的东西,却看到那是一枚金黄色的太阳护符——一阵阵诡异的热量正从护符表面传来!


        

下一秒,那护符竟猛然燃起了熊熊烈焰,烈焰仿佛饱含着恶意,向邓肯的心脏位置直扑过来!


        

“主的荣光在反噬他!”看到这一幕,刚才念诵祷词的邪教徒瞬间反应过来,他一把抽出腰间短剑,同时口中高喊,“他的灵魂被替换了!杀了这个异端秽物!”


        

另外两名邪教徒的动作明显慢了一点,但紧接着也反应过来,这些前一刻还以为邓肯是“同胞”的人毫不犹豫地抽出了随身携带的短剑与匕首,一边饱含杀意地猛扑过来一边高声呼喊着:“杀了他!!”


        

邓肯手握已经开始熊熊燃烧的太阳护符,看着三道身影朝自己猛扑过来,下一秒,却又有另一道影子突然出现在他的视线边缘!


        

一只浑身燃烧着幽绿火焰的、仿佛幽魂般的亡灵鸟撕裂了空气,裹挟着冰冷的焰流掠过屋顶,它发出怪异的尖声啸叫,翅膀拍动间洒下无形的灰烬与羽毛碎片。


        

三名邪教徒理所当然地被这只“亡灵鸟”吸引了注意,他们下意识地抬头看了化作灵体形态的“艾伊”一眼。


        

下一刻,他们所有人的动作都迟滞下来,就如同和现实世界之间的联系突然变得遥远又迟缓,三个黑袍人的身影仿佛一卡一卡的逐帧动画般在半空中拉出了重叠的残影,他们以慢到滑稽可笑的动作慢慢落地,并最终在邓肯面前不到两米的距离彻底陷入静止。


        

他们眼神中带着巨大的惊骇,看着那只亡灵鸟在天花板上盘旋了一圈之后落在对面的黑袍“同胞”身上,他们看到那个男人手中的太阳护符仍在熊熊燃烧,但下一秒,那些燃烧的火焰便变成了幽幽绿色,变成了和“亡灵鸟”身上烈焰一样的形态。


        

邓肯捏了捏手中的太阳护符,绿色的灵体之火丝丝缕缕地缠绕着护符表面,从护符中喷涌出的焰流在他身前绕了半圈,便如宠物般安安分分地消停下来,讨好般地在他手臂上缓缓盘旋。


        

他握着已经被完全占据、改造的太阳护符,不紧不慢地来到了三名邪教徒面前,他看着对方惊骇的眼睛,语气中不由得带着遗憾:“你们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该多好。”


        

下一秒,三名邪教徒的身影突然在半空中剧烈闪烁了几下,紧接着消失不见。


        

浑身缠绕绿火、宛若骸骨般的“亡灵鸟”在邓肯肩膀上蹦跶两下,在火焰灼烧的噼啪声中,它发出尖锐嘶哑的喊叫:“哎呀,页面不见了,刷新一下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