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四十四章 普通人的早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份普兰德消息报的价格是十二比索,相当于一份寒酸的早餐,或十字街区一份最便宜的甜点——报纸可以向路过的报童购买,也可以多走几步路,到另一条街道尽头的报刊亭买一份。


        

邓肯怀中揣着几个硬币,在报刊亭购买了一份当地的报纸,报刊亭的老板是个正埋头阅读的中年人,他听着邓肯把硬币投进盒子里的动静便摆了摆手示意报纸自取,全程连头都没有抬起来。


        

邓肯探头看了一眼对方正在看的东西,发现是一份往期彩票的分析文章,上面用花花绿绿的线条勾勒着一切不切实际的幻想。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刚买到的报纸,报纸的头版头条便是他最感兴趣的新闻:


        

可敬的教会守卫者部队在审判官凡娜·韦恩的带领下成功捣毁一处太阳神邪教聚会点,并在现场抓获大批教徒,同时解救市民若干……


        

那位“审判官阁下”的照片就印在这版新闻的一侧,出乎邓肯预料,是一位相当年轻的女子,其左眼位置有一道醒目的疤痕,但仍称得上是一位美丽的女士——她与她的部下们站在一起,比周围的每个男人都要平均高出半头来。


        

审判官穿着贴身轻便的甲胄、战裙,还带了一把仿佛从冷兵器时代走出来的双手大剑,如同中世纪画风的飒爽女骑士一般——然而在这位女士和一群教会守卫者身后,却可以看到一具庞大的蒸汽机关,那蒸汽机关身上甚至可以看到明显的炮台结构……


        

奇妙而诡异的画风,矛盾却又融洽。


        

邓肯的目光长久地落在这幅照片上。


        

邪教徒集会点被剿灭的新闻对他而言算得上好消息,在不担心自己身份暴露的情况下,他可以毫无心理压力地见到那帮进行活人祭祀的恶棍被抓捕归案,而另一方面,他更关注这幅照片所透露出的种种情报。


        

专业对付邪教徒的女性审判官,全副武装的蒸汽装甲机器人,冷兵器与热兵器兼备的教会武装部队……


        

在失乡号上极难获得的情报,在文明社会内部只需要一份十二比索的报纸就能看个明明白白。


        

正如邓肯之前所想的那样——在失乡号盲目漂流一个世纪的时候,时代已经变了。


        

哪怕不从“谁比谁更能打”这种粗浅的角度考量,普兰德城邦所代表的凡人文明社会也已经发展到了一种……堪称精彩的阶段。


        

路口并不是看报的好地方,邓肯随手将报纸卷一卷之后夹了起来,他还记得古董店那边有个叫妮娜的“侄女”在等着自己,于是迈步往回走去。


        

和自己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城市里乱逛比起来,一个先天对自己有信任加成的当地人显然是更好的情报来源。


        

至于失乡号那边,邓肯并不担心——即便是在灵界行走的状态下,他也仍然可以清晰地感知到失乡号上的情况,感知到自己另一具身体的状态,山羊头在替自己掌舵,爱丽丝看起来也挺安分,他应该还可以在这边多行动一段时间。


        

反正原本失乡号的船员守则上就有“船长偶尔会离开船”的表述,船长一个灵界行走溜达两天也不算什么大事吧?


        

而且随着灵界行走的持续,邓肯感觉自己对这种特殊“精神投射”的控制也在逐渐熟练,或许不久之后他就可以尝试着同时控制两边的身体活动——这就更不用担心在自己灵界行走期间船上的情况了。


        

一股香甜的味道就在这时突然从旁边飘了过来,邓肯下意识停下脚步看向旁边,他看到一间临街的蛋糕店,新出炉的糕点正被摆在外面。


        

这里是普兰德城邦的下城区,自然也不存在什么高档的甜点商店,但即便是一些最廉价的粗劣糕点,也让邓肯的脚步停了下来。


        

口袋里还有几个硬币,加起来不到二十比索,但买块蛋糕还是绰绰有余的。


        

略作犹豫,他便来到那蛋糕店前,掏钱买了一块最普通的蜂糖蛋糕——店家用来打包蛋糕的包装材料是某种质地粗劣的厚纸,摸起来毛毛糙糙的。


        

邓肯拿着报纸与蛋糕向古董店走去,心情却莫名地愉快起来。


        

走在街头,与人交谈,购买东西,返回住处。


        

如此简简单单的事情,却让他产生了一种仿若隔世的感觉——他几乎是细细品味地享受着这种在陆地上呼吸的感觉,并把这些普通的日常当成了某种宝贵的生活体验看待。


        

失乡号上的生活其实也还可以,山羊头聒噪但可靠,爱丽丝也是个有趣的家伙,但能体验一下陆地上的生活也不赖。


        

没过多久,邓肯便回到了古董店前,在推门进店之前,他还是先抬头看了一眼店铺上的招牌——邓肯古董店一排字母仍然静静地印在上面,带着仿佛十几年不曾改变的陈旧质感。


        

他推门进店,铃铛的碰撞声清脆响起,紧接着,便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楼梯方向传来。


        

褐色长发的年轻女孩急匆匆地跑了下来,又在楼梯口前一个急刹车站定,她扶着旁边的柱子瞪大眼睛看着邓肯,表情紧张又担心。


        

“邓肯叔叔,您去哪了?”她飞快地说着,“您说去门口看看,但一转眼就不见了……我还以为您又跑去酒馆或赌场……”


        

邓肯有点诧异地看着眼前的姑娘,他能听得出来,对方是真的在紧张和担心着什么。


        

她在担心一个和自己相依为命的、世上仅存的亲人——哪怕这个亲人是个嗜酒嗜赌、颓废暴躁的烂人,而且背地里还沾染着邪教徒的血腥勾当。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淡淡涌现,但他脸上表情没什么变化:“我只是出去走走,顺便买了点东西。”


        

一边说着,他一边走向古董店的柜台,准备把报纸和蛋糕放在上面,妮娜则好像突然放下心来,又紧接着向楼上跑去,一边跑一边飞快地说着:“叔叔你等一会,我把早餐端下来——这个时间你肯定又没吃早餐吧,我煮了玉米甜菜汤……”


        

邓肯还没来得及说话,妮娜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楼梯上,随后又过了一会,她便端着大大的托盘小心翼翼地走了下来。


        

托盘上是两人份的朴素早餐。


        

邓肯表情有些呆滞地看着这个女孩忙上忙下,看着她熟练地将柜台清理出一块地方,把食物摆放好之后又去旁边搬了把额外的椅子给自己……


        

她手脚格外麻利,而且透着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高兴劲。


        

邓肯看着她忙碌,想要帮忙却发现根本插不进手去。


        

他跟这个年纪的年轻人打过不少交道,但他几乎没见过和她一样勤快、麻利的孩子。


        

放在地球,她应该只是高中生的年纪,哪怕放在这里,她看上去也是一个学生。


        

邓肯突然想到,和一个堕入邪教的“叔叔”共同生活,想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这个名叫妮娜的姑娘似乎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不管怎么看都称不上美满的生活,而且还能在生活中找到支撑自己的东西。


        

“我们吃饭吧,”妮娜这时候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她看了邓肯一眼,仿佛说过无数遍一样开口说道,“阿尔伯特医生说过,您如果能按规律吃早餐并保持良好的心情,长久来看那将比烈酒……比止疼片还管用。”


        

邓肯却一时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妮娜,在对方表情就要变得局促紧张之前,他才把之前放在一旁的蛋糕拿了过来,并打开包装放在妮娜面前。


        

妮娜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困惑地看着眼前的东西:“这是……”


        

“蛋糕,从街角买的,”邓肯随口说道,“你在长身体,早餐吃些有营养的东西。”


        

妮娜却愣住了,她只是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廉价糕点,过了半天才仿佛反应过来似的,近乎自言自语地小声说道:“您真的没事吧?”


        

“我当然没事,”邓肯表情相当自然,“只是突然想起来,很久没给你买过甜点了。”


        

“确实,都一年多了……”妮娜嘀咕了一句,但紧接着便突然笑了起来,同时拿起餐刀,“那我们一人一半,阿尔伯特医生说过,您也需要有营养的东西。”


        

邓肯的感觉很古怪,但在沉默片刻之后他还是点了点头。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