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四十九章 两团迫近的乌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众神居于远离现实世界的神国之中,世人相信那个特殊的维度就是世界的基石,而和常识不同的是,这个“基石”并非位于世界的底层,而是位于所有维度的顶点。


        

古老的克里特王国在遗留下来的典籍中如此描述他们所认知的世界结构:


        

世界基石位于顶端,有永恒的真理和秩序守护,神国便在基石之中,自有永有;


        

自神国向下,是众生所在的现实,尘世众生在这一层得享秩序的余晖,可以在相对安定富饶的现实世界生存;


        

自现实向下,是渐渐偏离凡人认知的灵界,灵界之中,众神的赐福已经稀薄,扭曲怪诞的力量则开始占据上风;


        

自灵界向下,是已经不适宜生物生存、被奇诡力量主宰的幽邃深海,那已经不能再算作是物质世界的一部分,而更像是虚无的倒影;


        

越过幽邃深海,便是世界的最底部——盘踞着万物阴影的亚空间深度,极端危险的古神和各种险恶之物的本体都盘踞在亚空间中。


        

在克里特古王国的记述中,众神在基石中定下了契约,这契约便是世间所有法则的源头与准绳,这秩序奔流而下,厘定了世界运转的法则,也浸润着尘世万物,而随着“深度”的不断下降,秩序的力量也会开始减弱,并渐渐被亚空间占据上风——众神所处的“基石”与亚空间就如世界的上下两个端点,“秩序”则在这两个端点中单向流动。


        

这是一万年前那个在深海时代中开创先河的辉煌文明留给世人的古老馈赠,而在漫长的岁月中,无数学者皓首穷经地研究这个“分层结构”,都没有找出这个模型的错误之处,现如今,它已经成为世人公认的“世界标准模型”。


        

而在这个标准模型中,尘世的凡人会坠入更深的地方,却鲜少有人能从“深层”返回“浅层”,即便偶尔还会有那么一两个幸运儿从灵界返回现实,也从未听说有哪个逆天的存在可以从现实抵达众神所处的“基石”维度。


        

也正是因此,从亚空间中返回现实的失乡号才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离谱的异象——它的返航违背了世人对世界标准模型的认知。


        

但从另一方面,失乡号的存在却又符合有关异常和异象的那条经典论述:异常与异象永久失准定律。


        

可不管怎么说,主教瓦伦丁和凡娜都不认为那个幽灵船长有能力去向风暴女神复仇——哪怕他有这个心,也做不到这种事。


        

因为“基石”和现实世界是不连续的,它不像现实和灵界、灵界和幽邃深海之间那样存在连续下坠、物质互通的关系,迄今为止,都没有任何学者找到“基石”和现实世界能直接连通的证据,甚至就连神明,也只能通过投影、喻令之类的方法来间接降下自己的影响,一艘幽灵船……又怎么可能反攻诸神国度?


        

既然无法找风暴女神本人复仇,那么剩下的选择当然就只有女神在尘世间的信徒。


        

作为深海教会总部的风暴大教堂是一艘在无垠海上隐匿航行的“巡礼方舟”,来无影去无踪,坐镇方舟的教皇冕下拥有代主执掌风暴的威能,并不是很好的下手目标。


        

那么固定在海上、目标明显、对外开放的普兰德城邦自然就成了更好的选择:这座城邦里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风暴女神的信徒。


        

凡娜已经认定那位幽灵船长是为复仇而来——毕竟,一百年前的失乡号就是在风暴中坠入亚空间的,除此之外她也想不到别的理由,来解释为什么消失了那么多年的失乡号会突然返回现实世界,还把矛头指向了普兰德城邦。


        

但那位幽灵船长到底打算怎么做?


        

凡娜眉头紧皱,在思索中慢慢开口:“瓦伦丁主教,你认为……失乡号与最近一段时间那帮太阳信徒在城邦里的异动有关系么?”


        

说完她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在昨夜的梦境中,我看到燃烧的太阳和失乡号一同出现在普兰德,两场灾难的同时降临或许就是女神给我的预兆……”


        

“但你别忘了,在地下祭祀场,那个受到污染的‘祭品’杀掉了黑暗太阳的神官,那是一个受过洗礼的‘使者’,”主教摇了摇头,“至少在那个祭祀现场,失乡号和黑太阳的立场似乎是敌对的。”


        

凡娜一时间没有说话,只是因主教的话陷入沉思中,她对面的老人则在短暂沉默之后又接着说道:“关于那些崇拜黑暗太阳的教徒,我今天早上倒是从伦萨城邦那边得到了一些线报……”


        

凡娜立刻抬起头:“线报?”


        

“太阳异端并不只是在普兰德死灰复燃,最近他们在许多城邦都有异动,一大批太阳异端最近通过伦萨、摩柯港口中转,在向普兰德聚集,其中有一些落网的,”老主教点点头,“在审讯中,那些异端提到了‘太阳碎片’。”


        

“太阳碎片……那些异端口中‘真实太阳神’解体之后剥落的残骸?”凡娜猛然间反应过来,“他们认为有一块太阳碎片藏在普兰德?”


        

“目前看来是这样,不知道那些异端从哪得到的情报,也可能是他们在疯疯癫癫中得到的‘启示’,总之,现在他们坚信自己的‘主’有一部分残骸就藏在这座城市里,”瓦伦丁主教表情沉静,“而他们将这视作黑暗太阳复苏的希望。”


        

“……那帮疯子,”凡娜忍不住低声咒骂,“为了复活那个黑暗亵渎的太阳,他们已经残害了多少人命!”


        

“黑暗太阳是我们的称呼,他们心目中的太阳神可是光明四射,代表着最真实的秩序呐——你不能指望那群失去理智的邪教徒在满手血腥的时候还能有什么良心,”瓦伦丁摇了摇头,“他们坚信自己所言所行皆为正义,跟他们打交道,只有两种语言最管用,一种是口径,一种是磅数。”


        

听着主教这颇有深海教会风格的发言,凡娜嘴角也忍不住抖了一下:“看来我们要有的忙了。”


        

“无垠海上从不太平,城邦也在无垠海中,”瓦伦丁说道,“船长们要面对海洋中的风暴,我们要面对尘世愚徒带来的风暴,审判官,做好准备吧,普兰德城邦可能要面临一场挑战了。”


        

“两场挑战,”凡娜很认真地纠正道,“除了黑太阳的信徒,还有一个诡秘恐怖的幽灵船长——如果失乡号和黑太阳真的不是一路,那我们的麻烦就从一个变成两个了。”


        

瓦伦丁主教略作沉吟:“或许还有另一个可能——根据下水道祭祀场上的情况,失乡号说不定会跟黑太阳的信徒打起来呢?”


        

“……那两个麻烦就合并成了一个毁天灭地的麻烦,瓦伦丁主教,”凡娜看着眼前明显已经开始思维发散的老人,“从亚空间返回的幽灵船和一群争抢太阳碎片的邪教徒在普兰德城邦里打起来,中间还可能伴随着黑暗太阳的神降,我想不到比这更糟糕的情况了。”


        

瓦伦丁叹了口气,承认凡娜说得对。


        

“总之,先和治安官部队一同努力,把那些渗透进城邦的太阳异端都抓起来,在事态严重之前消弭掉黑太阳的威胁,这是较为容易达成的目标,”凡娜说道,在解除了失乡号对自己的精神干扰,同时又进入自己擅长的领域之后,她的思维明显活跃起来,“至于那艘幽灵船……我们不知道它接下来的行动,暂时无从着手,只能先做好对灵界以及城邦周边海域的监控……”


        

说到这,这位年轻的审判官不由得摇了摇头,神色严肃又无奈:“该死,谁能知道一个幽灵船长接下来会想干什么……”


        

……


        

“我想再加点番茄酱……”邓肯对餐桌对面的妮娜招了招手,“你递过来我自己弄就行。”


        

妮娜立刻把番茄酱递过去:“好的邓肯叔叔。”


        

现在已经到中午,邓肯与妮娜正在二楼的小厨房吃着午餐,古董店中的饭食很简单——一种普兰德当地特色的咸煎饼,配上番茄酱或辣酱,还有蔬菜浓汤,说不上是什么美味佳肴,但不管是邓肯还是妮娜都吃的津津有味。


        

邓肯已经很久不曾吃过这样正常的午餐,妮娜也已经很久不曾像这样正常地吃午餐了。


        

邓肯觉得自己开始喜欢这个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