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五十二章 船长不在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个意志,同时关注着两个视角,控制着两具躯体,做着完全不一样的事情,这对于邓肯而言是一种相当新奇的体验。


        

也是一种极其困难的挑战。


        

他认为自己现在应该已经不能算是个普通人,但即便如此,要一心二用毫无负担地控制两具躯壳也不简单,他努力熟悉着这种一心二用的感觉,最后折腾了半天也只是勉强控制着那具位于古董店中的躯体爬回到了床上,继续挺尸罢了。


        

但根据意识深处传来的反馈判断,他认为自己迟早是可以掌握这种一心二用的技巧的——只是需要很漫长的熟悉和训练时间。


        

在将古董店内的躯体安置妥当并留了一点注意力在那边之后,邓肯终于轻轻舒了口气。


        

在结束灵界行走之后第一时间确保对“远程身体”的联系是最紧要的事情,这直接关系到自己好不容易在文明世界找到的立足点是否能长久使用下去,而这件事搞定之后,他心情便轻松不少,也就有精力去关注其他了。


        

一阵拍打翅膀的声音就在此刻从旁边传来,鸽子艾伊三两下跑到邓肯面前,这鸟挺着胸膛,眼神和语气中带着浓浓的自豪:“传送成功!”


        

邓肯的目光越过了这只鸽子,落在它身后的桌面上。


        

一枚淡金色的太阳徽记,以及两瓶烈酒,此刻正静静地放在那里。


        

邓肯脸上慢慢浮现出笑容,紧接着笑容越来越灿烂。


        

可行!让这只鸽子在灵界行走的过程中捎带“货物”是可行的!而且不局限于超凡物品,连普通的物品也可以传送过来!


        

带着满意的笑容,他起身拿过了桌上的几样物品,首先检查了一下太阳徽记的情况,确认这件超凡物品中仍然有淡淡的力量流转,那是已经被他用灵体之火彻底占据、改造之后的威能,随后他又拿起其中一瓶烈酒,取下盖子凑在鼻子前,浓烈的酒气立刻传来。


        

邓肯低头看了已经开始在桌子上昂首踱步的艾伊一眼。


        

高效,保质,而且包邮——他开始喜欢上这只神神叨叨的鸽子了。


        

鸽子也立刻注意到了“主人”的视线,它立刻小跑到邓肯旁边,用嘴壳子啄着桌面,大声逼逼:“整点薯条!整点薯条!”


        

“船上暂时没有薯条,但我想这很快就不成问题了,”邓肯愉快地抓住鸽子捧在手上,跟对方的绿豆眼大眼对小眼,“只是不知道你每次传送物质的上限是多少,是否局限于死物,以及是否会出现‘丢包’的情况……这还要多测试几次……”


        

鸽子想了想,仰着脖子:“丢包?哎呀,页面不见了……”


        

“……对,我怕的就是这个,你这名字总让我觉得不老可靠的。”邓肯的思维不由得发散了一下,鸽子成功将更多东西传送到失乡号上的事实让他大感振奋,这让他想到了更多可操作的尝试,而不仅局限于向船上运送补给,然而这只鸟飘忽不定的智商和接触不良的逻辑却总让他不敢放下心来,思前想后,他还是觉得要多做几次测试,再真正建立起在失乡号和陆地之间的“补给线”。


        

心中暂时有了下一步的计划,邓肯这才从椅子上站起身,他走向通往海图室的房门,但刚迈开两步便停了下来。


        

他原地活动了一下身上的关节,又伸伸腿脚,感受着四肢传来的触感。


        

灵活,有力,丝毫没有疲惫或迟滞感,就好像他只是在桌前坐了一小会似的。


        

然而他十分清楚,自己“离开”失乡号已经一天多了,在灵界行走的时候,他的身体就留在船长寝室里,一直维持着坐在桌前的姿势。


        

邓肯仔细感知着四肢百骸,通过对自身身体情况的精准掌握,他几乎能确定这具身体完全维持着灵界行走那一刻的状态,就好像……在意识离开的一刻,这身体便陷入了某种“静滞”一般。


        

这也是“邓肯船长”的特殊力量?还是说……因为自己现在本质其实是半个幽灵,所以会像幽灵一样不知疲惫?


        

他好奇地思索着,却丝毫没有头绪。


        

他已经开始了解这个世界的历史,了解文明城邦的兴衰,却连自己身上的秘密都解不开。


        

但不管怎样,这似乎不是坏事,这具身体不需要太多“保养”,这就意味着他可以更放心地把一部分精力分在别的方面。


        

邓肯是个很能看得开的人,或者说,他很擅长将那些暂时无解的谜题放在一边,心中想通之后他就来到门口,推开了通往海图室的门。


        

邓肯船长回来了。


        

橡木门发出吱呀一声轻响,打破了海图室中的安静,下一秒,航海桌边缘的木雕山羊头便突然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这块木头飞快地把头转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在空洞的注视下,它缓缓开口:“姓名?”


        

“邓肯·艾布诺马尔,”邓肯看了山羊头一眼,“我回来了。”


        

“啊!伟大的邓肯船长回到了他忠诚的失乡号上!抱歉船长,您这次灵界行走时间比较长,我需要额外确认一遍……这毕竟是您定下的规矩。您感觉如何?心情如何?身体如何?这次漫长的灵界行走收获如何?是找到了有趣的东西?您愿意与您忠诚的大副兼以下省略分享一下这次行走之旅么?您有没有注意到刚才我用了‘以下省略’?爱丽丝小姐说这样可以让话精简一点,您可能比较喜欢这样精简的……”


        

“闭嘴,你精简的那点单词全在后面的废话上找补回来了,”邓肯看了这聒噪玩意儿一眼,“我离开期间,船上发生什么事了吗?”


        

“啊,邓肯船长的严厉与幽默一如既往,您教训的是——船上一切正常,您忠诚的以下省略完美地完成了您交付的掌舵任务。另外爱丽丝小姐来过两次,但都不是什么大事,一次是跟缆绳打架,一次是跟锚索打架……”


        

邓肯本来正准备穿过海图室去检查甲板上的情况,听到山羊头的话顿时停了下来,他一脸问号:“她为什么要跟缆绳和锚索打架?”


        

他在灵界行走期间能感知到失乡号上的情况,但也没有分太多精力去过多关注,只能依稀感觉到爱丽丝在船上走来走去地“探索”……这怎么趁自己不在的时候她在船上过的还这么热闹呢?


        

“哦,其实爱丽丝小姐也是好心,”山羊头立刻回答起来,“她觉得在船上无所事事很不好,就想找点事做,于是便去整理缆绳和维护绞盘——但我忘了告诉她缆绳怕痒,锚索则需要午睡……”


        

邓肯:“……”


        

“船长您生气了?”邓肯的突然沉默让山羊头顿时紧张起来,它来回晃动着自己的木头脑袋,“其实都不是什么大事,再者说,一艘船上的新成员总是需要磨合一下才能和老水手们打成一片的——现在他们已经进入‘打’的阶段,这说明爱丽丝小姐融入集体的进度很快。事实上她在船上还挺受欢迎的,失乡号上大部分……”


        

山羊头话刚说到一半,就听到外面的甲板上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船长室的门便被人一把拉开,爱丽丝急匆匆地冲了进来:“山羊头先生,为什么弹药库的炮弹一直在滚来滚去不让我……”


        

邓肯默默看了爱丽丝一眼。


        

爱丽丝也发现了站在航海桌旁的邓肯,整个人僵硬又尴尬地看着他。


        

“好吧,这是第三次了,”航海桌上的山羊头发出一声叹息,“这次她在跟炮弹打架……我承认爱丽丝小姐在船上的磨合过程可能是过于热闹了那么一点点……”


        

爱丽丝缩了缩脖子(可能是在加固关节),紧张兮兮地看着表情木然的邓肯:“船长,您回来了哈……”


        

“嗯,”邓肯点点头,一脸淡然,“看样子我不在的时候你在船上过得很愉快?”


        

爱丽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