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五十八章 舱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邓肯一直很好奇,这个自称“爱丽丝”的哥特人偶到底有怎样的特殊和危险之处,以至于那些护送她的水手那般紧张,以至于她在这个危险诡异之物层出不穷的世界上都能占据着异常099的名号。


        

诚然,一个能够自行活动、具备理智的人偶本身确实就很邪门,她偶尔抱头乱跑或者分头行动的画面也着实惊悚,但在邓肯看来,这点邪门之处还远远够不上“获得上位编号”的标准,最简单的对比就是他从妮娜口中得知的一个情报:


        

异常196-血液,一个被收容封印在普兰德教堂地下圣堂中的危险异常,其本体是相当于一个成年男性全身血量的鲜血,该异常具备一定思维特征,会自行流动、扩散,会主动尝试替换附近符合条件的“宿主”体内的血液并占据躯壳出逃,阻止其流动扩散的方法是将其分别存放在二十二个血罐中并维持冰冻——但如果存放点附近十米范围内有人流血,封印即刻失效,流血者体内的血液会被异常196替换,宿主本人的理智也会被一并接管。


        

该异常无视圣徒以下的反制措施,会无条件杀死符合要求的宿主。


        

作为普兰德城邦负责管理的最危险的异常之一,异常196-血液的相关情报始终对民众开放,以确保一旦该异常泄露至城区,当局可以迅速定位并采取措施应对。


        

邓肯不知道所谓的“圣徒”是个什么概念,但听名字就可以知道这应该对应着某种相当强大的超凡者级别,或许那位在报纸上出现过的审判官凡娜就是一个圣徒——而像她那样有可能对抗异常196的圣徒在整个普兰德城邦能有几个?


        

这还仅仅是个异常196,排名一百开外将近两百的东西——爱丽丝的编号,是异常099。


        

百位以内。


        

虽然按照妮娜的说法,异常与异象的编号存在些许不确定性,不同的异常、异象之间也并非总能做出明显的强弱对比,但总体上,排名靠前的异常与异象通常都会有更高的危险性,或更诡异难以控制的“特征”,要么,就是曾造成过惊人的破坏或促成过特殊的历史事件,以历史留名的方式牢牢占据着独有的上位编号。


        

无论如何,百位以内的编号都意味着对文明世界而言极端棘手的诡异特性与危险程度,要么就是在历史上整出过什么惊人的大活儿,可这个名叫爱丽丝的诅咒人偶……


        

邓肯回头看了正老老实实跟在自己身后的爱丽丝一眼,后者注意到船长的视线,立刻抬起头来,回以一个人畜无害又有点怂的笑容:“嘿嘿……”


        

指望这货自己搞明白自己的危险性是不太可能了——回头还是得从普兰德城邦的历史档案里找找门道。


        

但一个在下城区混日子的古董店长要以什么办法去接触到这种“机密情报”呢?那个邪教徒罗恩留下的“古董行业人脉”显然不可能,那家店里大部分玩意儿的历史不超过上周……


        

邓肯静静思索着,同时脚步也没停下来,幽绿的灵体之火在他手中的提灯内静静燃烧,渐渐向着船舱的更深处弥漫,而那些由于舱底诡异环境呈现出“反相”状态的环境光与提灯的光芒混合在一起,呈现出的是诡异到甚至令人有些眩晕的、迷幻错乱的光影状态。


        

对外人看来,这一幕恐怕是极其诡谲、阴森可怕的画面。


        

然而邓肯的心却感觉到隐隐的平静,他的力量浸润在提灯的光芒中,如涓涓水流般一点点渗透在这封闭了不知多少年的船舱深处,这片之前对他而言完全未知的舱底结构正在他的脑海中一点点清晰起来,并传来了微妙的“触感”——


        

失乡号上最后一片不受船长掌控的区域在重回正轨,邓肯能愈发清晰地感觉到,随着自己的探索,他身边船舱里各种事物所呈现出的隐隐“躁动”正在逐渐平复。


        

确实如山羊头说的一样,失乡号的舱底因为长期浸泡在无垠海中而有些许“异动”,但只要船长亲自下来安抚,船上的秩序就会渐渐平复。


        

“你果然很怕海底,哪怕仅仅是来到位于海平面下的船舱里也会怕成这样,”邓肯突然对跟着自己的爱丽丝说道,“那为什么还非要跟来?”


        

“我……我当时没想到这么多啊!”爱丽丝强行镇定着,“我想的是再怎么走,那也是在船上……我哪有‘水线以下的船舱’这个概念啊!我只是个人偶!”


        

“你连个消化道都没有你还研究做饭呢——别拿人偶当借口,”邓肯随口说道,“你以后需要好好补一补船上的知识了。”


        

爱丽丝沮丧地哦了一声,邓肯则略作沉默之后又好奇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害怕深海?或者说……你为什么这么怕‘泡在海中’这件事?我知道深海很危险,许多人都怕深海,这个理由你是说过的,但现在看来……你的紧张比我想象的严重,已经到了哪怕仅仅是站在位于水线以下的船舱里,只要联想一下外面的海水就会神经过敏的程度……你别揪自己衣服上那点花边了,现在失乡号上可没有给你替换的衣服,坏了自己缝。”


        

“哦,”爱丽丝赶紧把手放松了一点,但紧接着又不自觉地拽起扣子来,“我……我完全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啊,我就是怕,怕还不行么?”


        

听着人偶小姐紧张兮兮的语气,邓肯不置可否,他看向走廊尽头,看到一道倾斜向下的楼梯已经出现在视线中。


        

那是更深的地方,可能会直达舱底——这艘船与无垠海接触最深之处。


        

邓肯与爱丽丝站在楼梯口往下看了一眼,借着灵火提灯散发出的光芒,他们却没有看到下方的船舱结构,而是有一扇门立在黑暗深处。


        

在看到那扇门的时候,邓肯不由得皱了皱眉。


        

这里的结构其实不太正常,首先是通往舱底的路显得过于冗长——上层几个船舱之间的楼梯其实是连续的,可以很快地抵达各层船舱,但在这一层,通往深处的楼梯却位于走廊尽头,需要穿过几乎整整一层仓库区才能走到,这毫无疑问会影响到船只内的通行效率。


        

其次,那楼梯下面竟然还有一扇额外的门。


        

邓肯犹豫了一下,还是拎起提灯,慢慢向下走去。


        

爱丽丝更加犹豫,但最后还是老老实实跟上——现在让她自己返回上层那是万万不敢的,还是跟在船长身后能有点安全感。


        

很快邓肯便来到了那扇门前,他举起提灯照亮四周,尝试寻找这扇门周围是否有文字标注——然后一行位于门框上的字母便意料之内地出现在他视线中:


        

“舱底最后一扇门”


        

“这是什么意思?”爱丽丝好奇地看着门框上的字母,“舱底最后一扇门……正常情况下门牌上不是应该写明房间的功能么?”


        

“显然是一句提醒,”邓肯若有所思地收回了望向门框的视线,他的一只手搭在了门把手上,在推开门之前提醒着身旁的人偶,“如果进去之后发现有别的门存在,都别碰。”


        

爱丽丝紧张地点了点头,随后便看到邓肯一把推开了那“舱底最后一扇门”。


        

一种异样的苍白微光迎面而来。


        

他们迈步向前,踏入一片开阔之处。


        

在看清楚门对面的情况之后,爱丽丝瞬间瞪大了眼睛:“这……这……”


        

她“这”了半天,才终于憋出一句:“船……船长!船底碎了啊!碎了啊!”


        

她大声嚷嚷着,邓肯却一时间没有回应——因为后者这时候也在目瞪口呆地看着周围的情形。


        

失乡号的最深层,浸泡在无垠海中的舱底结构——支离破碎!


        

入目之处是完全呈现出四分五裂状态的船舱,是数不清的巨大裂隙和散发出微光的空洞,数以百计的船舱碎片分散漂浮在空间中,又维持着某种“支离破碎的有序性”,维持着舱底应有的轮廓和结构。


        

而越过那无数碎片之间的巨大裂缝,邓肯能清晰地看到舱底之外的“风景”——


        

那不是他想象中的、深邃黑暗的无垠海,而是一片苍白晦暗的虚无,以及无数在虚无中飞快穿梭的、晦暗未明的光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