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六十一章 不稳定航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邓肯带着爱丽丝返回了失乡号的上层甲板——清冷的世界之创仍然高悬在夜幕中。


        

邓肯以为自己在船里面探索了很久很久,甚至怀疑一夜已经过去,但现在看着这夜幕深沉的模样,他似乎仅仅在下面待了几个钟头。


        

但就仅仅这几个钟头里所看到的奇诡异常的情况,已经足够让他印象深刻了。


        

他仍然记着那光影反相的船舱,以及位于舱底的那扇门……尤其是那扇门,那门背后到底是什么东西?


        

邓肯手中的提灯已经熄灭,他与人偶一起慢慢向着船长室走去,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人偶似乎已经开始在脑袋里演练做饭的事情,而邓肯的注意力则落在周围的甲板建筑物上。


        

他对比着自己的记忆,确认那扇门对面那个昏暗破败的船舱确实是失乡号的一部分,二者的风格完全一致,且建筑结构存在隐隐约约的连续性。


        

而且现在回忆起来,他总觉得那个破败船舱的最深处好像还有什么别的东西,被隐藏在黑暗中。


        

那是失乡号不为人知的“隐雪区域”——连邓肯这个船长都感知不到、探测不到的隐雪区域。


        

山羊头知道那扇门么?它知道那后面是什么地方么?


        

自己该向它打听么?


        

船长室到了,邓肯心里的思绪却还是起伏不定,他带着爱丽丝开门进去,看到山羊头仍然静静地待在航海桌上,空洞漆黑的眼珠正循声转向门口的方向。


        

邓肯转身去挂好提灯,然后就听到后面爱丽丝已经带着一点兴奋跟山羊头打起招呼来:“山羊头先生!我跟船长去了舱底!这艘船底下好厉害啊!最下面的船舱竟然是四分五裂的——而且还有一扇很奇怪的门!”


        

邓肯心里顿时就不纠结要怎么跟山羊头开启相关话题了——他差点忘了自己还带着个好奇心旺盛且啥都不知道的人偶,爱丽丝这噼里啪啦的不就把场面打开了么?


        

他努力控制着别让自己乐出声,一边装作不动声色地收拾东西一边竖起耳朵听着两个“船员”的交谈,他听到山羊头的声音响起,带着毫无意外的语气:“我就知道你会大吃一惊!爱丽丝小姐,现在你意识到失乡号是一艘多么伟大的船了吧?它可是能够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同时航行在不同的维度中!”


        

邓肯听着,顿时心中一动。


        

情况果然与自己猜测的一样,这艘船的船底裂缝外面之所以是那样古怪的景象……果然是因为那已经不属于无垠海所处的时空!


        

与此同时,他心中也在飞快盘算:好奇心旺盛的爱丽丝对失乡号下层的奇特景象充满兴趣,她似乎不敢向自己这个“船长”询问太多事情,以至于宁愿跟话痨山羊头打听,但自己如果一直站在这里旁听,反而会显得古怪可疑,甚至可能让山羊头把话题转向自己——万一它给爱丽丝来一句“你问船长去”,自己可接不住……


        

想到这他立刻有了打算,整顿好脸上的表情,恢复平常的严肃之后便不动声色地说道:“你们在这里聊吧,我要在外面走走——山羊头,爱丽丝已经是船上的一员,关于这艘船的事情,只要不是太隐秘的,你只管告诉她就行。”


        

爱丽丝一听这个脸上顿时露出开心的笑容,山羊头则立刻满口答应:“当然,船长,您忠诚的以下省略一向是个热情对待新成员的……”


        

邓肯推门离开了船长室。


        

但在离开船长室的下一秒,他便又集中起精神,借助自己与失乡号之间的紧密联系,认真关注着船长室内的动静。


        

在将精神集中于一处之后,模模糊糊的感知便变成了清晰实时的监控,船长室内的一切都清晰无比地倒映在邓肯脑海中,他“看”到爱丽丝干脆去搬了个凳子坐在山羊头对面,带着兴奋讲述着自己在失乡号下层探索的经历,讲述着舱底那些光怪陆离的情景。


        

她好像已经完全忘记了要给船长做夜宵的事情——但邓肯一点都不在意。


        

他更欣赏这个人偶在关键时候的神助攻。


        

夜幕下,艾伊突然拍打着翅膀扑啦啦地飞到了附近的桅杆上,仿佛是要站岗放哨,邓肯则像正常巡视甲板一样慢慢向前走去,而在他脑海中,正清晰地传来船长室内的交谈。


        

爱丽丝已经和山羊头谈到了那扇古怪的门,人偶小姐语气中带着紧张兮兮的感觉:“……那扇门看着有点可怕,船长都不让我靠近的……”


        

“你当然不能靠近,那扇门别说是你,连我都不能碰——你别露出这种眼神,我知道自己没有手脚,我说的‘碰’是另一重意义上的……接触,掌控,了解,窥视,你明白么?那扇门是在这重意义上的不可触碰……你碰它你就完了懂了没?”


        

爱丽丝似乎是被山羊头格外严肃的语气吓了一跳,她又迟疑了一两秒才开口:“那……那扇门到底是什么啊?”


        

正在甲板上走动的邓肯一下子集中起精神,可他听到山羊头突然沉默下来,良久才沉声开口,却没有正面回答任何问题:“你们确实没有碰那扇门,对吧?”


        

“我没碰!”爱丽丝立刻急匆匆地答道,但紧接着又犹豫了一下,才不太肯定地继续说道,“不过……不过船长凑过去看了看,透过门缝看的,还用剑戳了戳门对面的不知道什么东西……”


        

爱丽丝话音落下,邓肯突然感觉到整艘船摇晃了一下,紧接着所有的主帆、侧帆都在风中发出了低沉的呜咽声,所有的桅杆与缆绳也紧接着吱嘎作响——而这所有东西目前都是山羊头在接管!


        

他惊讶地抬头看着那些晃动的桅杆与缆绳,仿佛能通过这些东西感知到其背后控制者瞬间的惊慌失措,在他脑海中,则传来了船长室内的惊呼,那是山羊头的声音:“你说什么?!你说门缝?那扇门开了一条缝?”


        

“对……对啊……”爱丽丝仿佛是被吓到了,“门是虚掩着的,有一条缝,大概……大概只有手指那么宽……”


        

“船长看了一眼门缝对面?然后呢?他还用剑刺了……他当时有什么变化么?他带你离开的时候有显得迟疑或者恍惚么?”


        

“没有,”爱丽丝立刻答道,“船长只是表情很严肃,然后很快就带我回来了,他路上好像在思考什么事情,但一点都不恍惚——啊,他还跟我讨论做饭的事情呢,我一会要去厨房……”


        

“先别想着厨房了!你知道那扇门背后是什么吗?”


        

“啊……那扇门背后是什么啊?”爱丽丝的语气有点茫然又害怕,她还从没见过山羊头如此严肃急迫的模样——这模样给她的感觉简直跟船马上就要沉了一样。


        

山羊头的语气突然变得很低沉,它慢慢开口:“那扇门背后,是亚空间。”


        

正在甲板上走动的邓肯停下了脚步。


        

那扇门背后,是亚空间?


        

他错愕不已,心中泛起的巨大波澜甚至险些干扰到了对船长室的监控,而紧接着,他却想到了另一件事情——


        

那个支离破碎的舱底,舱底裂缝外面所呈现出的暗淡、混沌的光影乱流——失乡号同时航行在不同的维度中,其舱底外面显然是和现实世界不同的时空,而舱底又有一扇门,门的对面是亚空间……


        

难道失乡号的下半部分其实是在亚空间里航行的?!


        

而且听山羊头的说法,这种航行状态似乎并不安稳?不但舱底需要船长时时安抚,而且那扇门理论上也应该是紧闭着的,但现在它多了一条缝……这意味着什么?难道意味着舱底的“密封性”出了问题?还是说亚空间的某些东西在尝试进入失乡号?


        

他回忆起自己在离开舱底之前曾尝试去关上那扇门,然而不管自己怎么用力,门都纹丝不动地维持着开启一条缝的状态——就如同和空间融为一体般稳固。


        

当时他没有多想,可这时候回忆起来,一个古怪的想法却不由自主地浮上心头。


        

或许……当自己尝试关上那扇门的时候,门对面有什么东西抵住了它,在阻止自己关闭那条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