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深海余烬 > 第六十五章 断头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橡木号的船长室被临时布置成了一处圣所。


        

熏香的气息在房间中飘荡,描绘着风暴符文的护符被悬挂在所有的门窗上,牧师们又在房间四角设置了青铜界碑,并在界碑顶端绑上浸满了圣油的布条,最后,一本来自大教堂的《风暴原典》被送入房间,以作为整个圣所的“支柱”。


        

在完成这一切布置之后,劳伦斯船长才和审判官凡娜一同进入船长室。


        

“希望你不会介意我们对这里的‘改造’,”凡娜淡淡说道,保持着作为高阶圣职者应有的矜持与得体的礼貌,“一切为了安全。”


        

“当然,一切为了安全——我现在最缺的就是安全感,”劳伦斯船长立刻十分理解地点了点头,他环视着房间中那些神圣的事物,微微松了口气,“有这些东西在,寻常的扭曲污染之物怕是进来看一眼就死了……”


        

“你可以放心在这里和我谈论失乡号的事情,”凡娜点了点头,“先从最开始说起吧,你们是在哪,又是以怎样的方式见到的那艘船?”


        

劳伦斯船长定了定神,开始将自己记忆中那最可怕的一日娓娓道来:“是这样的……”


        

劳伦斯船长讲的很详细,在专业的审判官面前,他甚至连自己当天早饭吃过什么、船上水手们几点开餐都准确无误地说了出来——那些实在记不清楚的,便翻阅当天的船长日志和水手们的日记。


        

有经验的船长们都知道这一点:许多异常现象发生之前,往往会有看似寻常的征兆出现,当时的人们或许很难意识到这些事物之间的联系,但事后复盘的专业人员可以从那些日常的蛛丝马迹中总结出经验,并以此警示后人。


        

无垠海上的每一个船长都有记录航海日志的习惯——与此同时,阅读自己写下来的日志也是除了阅读教会经典之外在无垠海上唯一安全的“阅读方式”。


        

凡娜听完了那惊心动魄的遭遇,英气的眉头一点一点地皱起来。


        

情况比想象的严重,更比想象的离奇。


        

她原以为劳伦斯船长所谓的“遭遇”仅仅是打了个照面,或者顶多是和那艘幽灵船擦身而过,因此那个可怕的船长才仅仅带走了船上的货物,而没有伤害到任何一个人——却没想到那竟然是一次正面相撞。


        

整艘白橡木号都撞进了失乡号的船舱里,全船从上到下都被那绿色的幽灵烈焰横扫过一遍。


        

按照劳伦斯船长的说法,当时白橡木号从上到下甚至已经开始向着失乡号转变了!他都能清晰地看到自己的躯体变成灵体状态!


        

船上的圣徽道标当时处于关停状态,压舱圣物没有反应,船体材料中添加的防护材料毫无作用,牧师仅能自保,整艘船都在灵界深度,无法向外界求援——可以这么说,当时的白橡木号已经是那位船长的猎获,根本不存在什么“侥幸逃生”的可能性。


        

劳伦斯船长如今还能站在这里,完全是因为失乡号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这份战利品。


        

“审判官阁下,”在终于讲述完自己的经历之后,劳伦斯船长看到凡娜久久没有反应,终于忍不住说道,“你说,失乡号当时到底想做什么?真的只是想带走异常099么?”


        

凡娜看了他一眼:“这不是你一直的看法么?”


        

“我……我是一直这么认为的,但现在不敢确定了,”劳伦斯叹了口气,“尤其是你刚才说那位幽灵船长最近曾将力量延伸到普兰德城邦……我就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没有人能猜到那位幽灵船长的想法,”凡娜摇了摇头,“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对白橡木号做最彻底的检查,防止这艘船携带了什么‘入侵物’。你和你的船员们这些日子也要受些委屈,在调查结束之前,你们不可以和除了教会神官之外的任何人接触……包括家人的探视。”


        

劳伦斯船长低下头:“我能理解。”


        

随后他停顿了一下,又接着问道:“那……关于异常099的失窃……”


        

凡娜知道这位船长在担心什么。


        

诡异恐怖的海上异象是悬在文明头顶的威胁,但在考虑这些长远又广大的威胁之前,这位船长首先是个需要养家糊口的普通人——他丢失了异常099,这份责任放在一个普通人头上太过沉重。


        

“放心吧,这件事会有教会出面向城邦当局以及探险家协会说明,”她声音沉静地说道,“失乡号的出现属于不可抗力,异常099的遗失不是你的责任——哪怕当时负责押送的是一艘教堂舰,结果恐怕也是一样。”


        

劳伦斯船长脸上的表情明显放松了一点。


        

凡娜心中却还有一句话没说出口:说到底,“异常”这种东西本身就都游走于封印和失控的边缘,每年都有新的异常失去控制,总有城邦居民在奇诡之物的影响下失去生命,而教会在千百年间都与这些失控的异常进行着斗争,在这长久又庞大的动态平衡面前,一个异常物的遗失其实并不是不可想象——哪怕那异常的编号在百位以内。


        

但这种话,她这个审判官可不能说出口。


        

“另外……”就在这时,劳伦斯船长突然又犹豫着打破了沉默,“我想打听一下,异常099到底有怎样的特殊之处?”


        

说到这他顿了顿,又赶快补充:“当然,承接押运任务的时候我是得到过一份资料的,但主要涉及到异常099的封印方式以及初步失控之后的紧急处置方法,并未涉及这份异常物的来历背景以及完全失控之后的情况……你知道的,那毕竟是百位以内的异常,在它周围的普通人对它的了解越多,它就越可能失控,这规矩我还是懂的。


        

“不过现在异常099已经被失乡号掳走,按规定,它应该算作是彻底失控了的,所以……”


        

“告诉你也可以,”凡娜不等劳伦斯船长说完便点了点头,“异常099已经脱离文明社会掌控,本身按照规定,它的相关资料就会向冒险家协会以及各城邦的超凡者队伍公布,以期日后抓捕并重新封印,而你是冒险家协会的成员,又是异常099的最后一个接触者,应该知道这些情报。”


        

说到这她停下来思索了一下,才一边整理着自己所知的情报一边慢慢说道:“异常099,人偶灵柩,外观为一个如灵柩般的华丽木箱,其内部有一个处于沉睡状态的人偶,人偶为银发紫裙,体型和普通人类相仿;


        

“该异常最初发现于北方冷冽海,其内部的人偶样貌极度接近半个世纪前被叛军斩首处决的寒霜女王蕾·诺拉,但无任何证据证明二者之间存在切实关联;


        

“该异常不具备思考倾向,没有神志,但极有可能会在本能驱使下主动感知外界,并向外界施加影响;


        

“异常099的封印方法你应该很清楚,我就不重复了,至于它的危险之处……


        

“首先,人偶灵柩会有‘定居’倾向,一旦它在某个区域长期滞留,便会将该区域视作自己的领地,之后便很难再将其转移,而它则会在自己的定居地逐渐扩大影响,同时其封印强度也会急剧减弱,变得越来越容易失控——这也是相当一部分异常物的共同特征,因此异常099需要经常转移封印地点,以防止其过度成长。


        

“其次,在人偶灵柩失控的情况下,其周围一定范围内,所有人形单位,包括人类、精灵、森金人和吉普洛人在内,都会被作为检定目标。这个范围少则百米,多则近千米,会随着异常099的‘定居’时间而成长。具体检定标准则尚不明确,只知道被选中的目标会立刻仿佛被木偶线操控般失去行动自由,并不自觉地向人偶灵柩的方向跪拜低头,就像城邦子民敬拜女王那样,而一旦这个动作完成……受害者会被即刻斩首。


        

“该斩首无法回避,无法防护,无法豁免,在受害者身上施加任何祝福或穿戴甲胄都无意义,唯一生效条件就是‘被人偶选中’,受害者会在动作完成之后直接变成已被斩首的状态,而在斩首完成之后,人偶会暂时安静四至六小时,随后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直至范围内无人存活,或灵柩被重新封印。


        

“人偶灵柩在失控状态下具备移动特性,速度极快,力量极大,且会以各种匪夷所思的方式挣脱捕获,再加上灵柩本身极其坚固,因此其失控之后的危害性也会进一步加大。


        

“在人偶灵柩的数次失控事件中,只有一位圣徒幸存下来,但那位圣徒正好拥有北方寒霜城邦的血统,因此无法确定是圣徒的力量抵抗了诅咒,还是因为他的血统正好符合人偶灵柩的‘赦免’条件。”


        

听着年轻审判官这平静淡然的讲述,劳伦斯船长感觉自己的汗毛一点点竖了起来。


        

他第一想法就是:城邦当局的钱果然不好挣!


        

怪不得押运异常099的报酬几乎是押运寻常异常物的五倍——这种完全无视防护无视躲闪,生效条件只需要“人偶盯上你了”就会发动的致死伤害,放在逃无可逃的远洋船只上,简直是只要失控就注定会全员丧命的恐怖之物!


        

也就探险家协会一帮专门跟“极限生存”打交道的船长们会接这种活计了。


        

而与此同时,他又听到审判官凡娜的声音继续传来:“……对于人偶灵柩如此诡异可怕的能力,教会在对异常099进行建档的时候专门给它的能力起了个名字,这个名字以一个世纪前叛军处决寒霜女王时所用的刑具命名:


        

“爱丽丝断头台。”